第99章 孩子

    等到小娘走后,陈剑平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一眼此时站在一旁还未离开的老马,说道:“干得不错,下次小娘要是再来抓我,记得再早些通知我。”

    “少爷……”老马此时面露难色。

    “怎么了?”

    “之前老爷说,不让我再跟着您了,要调我去城外庄院……。”

    听了这话,陈剑平眉头一皱:“真有此事?”

    老马点了点头。

    陈剑平没有再多说什么,从怀中取出一枚银子,丢给老马:“拿着。”

    老马接过银子,说道:“谢谢少爷。”

    “回去吧。”

    说完,陈剑平带着瓶子转身回屋。

    老马站在门口踌躇良久,看到少爷最终还是没有什么要说的,于是对着少爷的背影躬身施礼,然后关上门,转身离开。

    顾青玉看到老马心事重重的离开,不过陈剑平却和之前一样,不由得出声问了一句:“没事吧?”

    “没事。”陈剑平摆摆手,然后说道:“刚刚谢谢。”

    顾青玉知道陈剑平为什么要跟他道谢,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我帮你说慌?”

    陈剑平撇了撇嘴:“你别看我小娘和和气气的,其实她可是一位先天高手,我爹之前可是说了,只要小娘再抓到我去教司坊,生死不论!”

    “虽然小娘不会将我打死,但是真要被她抓到把柄,也免不了一些皮肉之苦。”

    顾青玉说道:“其实你小娘应该知道你昨天晚上不在我这。”

    “不可能,你的话她可能不信,但是瓶子的话,她肯定是信的……”说完这话,陈剑平看顾青玉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像是在唬他,紧接着又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身上有胭脂水粉的味道,而且女人对这方面是非常敏感的。”

    顾青玉说完,领着手中的醉春鸭便走进了屋内。

    “胭脂水粉?”

    陈剑平不信邪,赶忙抬起胳膊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确实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紧接着他又想到刚刚小娘凑近一小步的小动作,一开始他没以为什么,现在想想,小娘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

    “唉……”

    他叹了口气,紧接着抬起头双眼无神看着天空。

    “青玉,既然小娘知道了,她为什么没揍我啊!”

    “可能你小娘压根就没想揍你。”顾青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陈剑平不信:“不可能,我上次被她在教司坊门口堵住,差点儿半个月没下的来床。”

    “上次也别怪你小娘,你都被你小娘在教司坊门口堵住了,她都不动手教训一下你,万一这件事传到你爹那里,你爹会怎么看?”

    “那倒也是。”

    陈剑平仰头叹息:“青玉,我不想成婚啊!”

    “你是不想成婚,还是不想跟那个姓林的小姐成婚?”

    “就是不想,跟那个姓林的小姐没有关系,你想想啊,我要是不成婚,我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云城的教司坊青楼我都还没玩够呢,更别提美女云集的长安城了,长安城我都还没去过,万一我成了婚,那我还能再去玩吗?”

    顾青玉闻言,转头看向此时正一脸惆怅的陈剑平,笑着问道:“不应该啊,你为什么会认为成婚之后就不能出去玩了?”

    “你不懂。”陈剑平低下头看着顾青玉,说道:“成了婚,那就是一个丈夫,做事的时候多有掣肘,总要担心这,担心那的,干什么事情都不自在。要是再生了孩子,那就是一个父亲,不论是作为妻子的丈夫,还是作为孩子的父亲,要是再去教司坊这些地方,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

    “难得。”

    顾青玉笑着打趣了一句,说实在的,他本以为陈剑平是个喜欢逛青楼喝花酒的花花公子,但是通过他这么一说,才发现其还是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人。

    陈剑平紧接着又说:“成婚我是不可能成婚的,要是老头子非要逼我,大不了我就在大婚之日逃婚!”

    “想那么多做什么,成婚这件事情还早呢。”

    陈剑平摇摇头,“说早也早,说晚也晚,你可能不知道,再过半年,就是我与那林家小姐成婚之日。”

    “半年?”

    “对。”陈剑平叹息一声,“算了,不说了,咱们先吃饭,我昨天还答应瓶子带她去买糖吃来着,瓶子,吃完饭我带你去买糖吃好不好?”

    “好呀!”

    瓶子欢快的答应了下来,然后看向顾青玉:“师父,你也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也好。”顾青玉笑着点头:“正好等会儿我还要去镇魔司有点事儿。”

    陈剑平好奇的问道:“你去镇魔司有什么事儿?”

    “许大哥跟我说,初次加入镇魔司的人,都能够去镇魔司的藏经阁免费取三门功法来修行,所以我想去挑一挑功法。”

    “哦,对。”陈剑平忽然想到这一点,紧接着又说:“我还记得上次许清推荐你的一门功法叫做长春功,你可以去看看,这门功法应该比较适合你,因为贴合你的真气属性,就是威力不行……”

    “行,等会儿我去看看。”

    “好。”

    陈剑平也不再多说什么,走进屋内便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他去醉春楼可不只是买了醉春鸭,还买了一些肉包子作为主食。

    ……

    ……

    吃完了早饭。

    陈剑平便带着瓶子去买糖。

    顾青玉发现,陈剑平似乎很喜欢瓶子,尤其是在买东西的时候,格外宠着她,基本上瓶子想要什么,他都会给瓶子买。

    因此没过多久,顾青玉便发现瓶子越来越喜欢陈剑平了。

    一口一个陈师伯叫的那是格外的甜。

    “陈师伯,我们都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了,什么时候去买糖果呀!”瓶子手里拿着一大堆的小玩意儿,一些重物拿不下的,都交给了陈剑平。

    “别急嘛。”

    说着,陈剑平指了指一旁的店铺:“你看,那边有金钗,你要吗?”

    瓶子似乎并不喜欢这些,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四处张望着,街边的小摊子,街道两旁的商铺。

    忽然,她看到了一家商铺前围了一群小孩:“陈师伯,你看那儿!”

    陈剑平顺着瓶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似乎是一家买糖的商铺:“那里是卖糖的,你要去嘛?”

    “嗯嗯。”

    瓶子将手里的东西全部塞在陈剑平怀中,然后欢快的朝着那间商铺跑去,刚跑没两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赶忙回头,跑到顾青玉面前,拉着师父的手,再朝商铺跑去。

    不过她还不忘回头对陈剑平喊一句:

    “陈师伯,快跟上!”

    看到这一幕,陈剑平气笑了,合着我不但给你花钱,而且给你拿东西,到最后拉的却是你师父的手。

    到我这就嚷嚷两声。

    陈剑平有些吃醋。

    不过还能怎么办呢?

    毕竟师父亲,师伯不亲。

    瓶子拉着师父的手刚走到那家买糖的店铺门口,忽然便见三五个流里流气的男子从不远处走来。

    “滚开!小屁孩都给我滚开!”

    “都给我滚回家,谁让你们来了?”

    他们嘴里骂骂咧咧的,直接将围在店铺门前准备买糖的孩子们都吓跑。

    其中一个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见到眼前这三五个凶神恶煞的人,一时间不知所措,直接被吓得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手里抱着的糖也散落一地。

    “哭什么哭?”

    孩子被这么一凶,哭的更大声了。

    走在前面的男子见状,脸上出现一抹厌烦的表情,“小屁孩真他妈烦人……”

    说着,他走上前抬脚将地上的孩子踢飞了出去……

最新推荐: 我在七零招女婿 | 恣宠 | 农门寡妻田园小药娘 | 重生八零捡破烂 | 重生八零:财源广进 | 随身灵市农女生活有点甜 | 金媒玉聘 | 王爷,将军又来提亲啦 | 赵默赵依仙 | 明月照东篱 | 拾箸记 | 直死无限 | 闲后保命准则 | 屠夫家的俏媳妇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甜 | 病娇Boss的小医妻 | 重生1982医女撩夫忙 | 侯门贵妾 | 长工家的小农妻 | 我在古代有超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