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强势太后,殿堂之争 (2)

付氏的脸上变幻不定,下面的喧闹的朝臣似乎察觉到了皇太后的神情变化,一个个的都变得沉寂起来。

付氏长吸一口气道:“先皇圣明播于天下,百姓皆感其德,长宁公主与扬威公古穆的婚事本后本不该说什么,可是先有楚太子亲自求婚,又有古穆失踪杳无音讯达两年之久,哀家宁愿背上骂名也不能因为一公主而招来楚、汉两国不和,不然哀家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先皇啊!”

付氏竟然在朝堂之上痛哭起来,看那伤心的模样似乎她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一般。

众朝臣虽然明知付氏是在做戏,但是都慌忙道:太后圣明,仁慈之名播于天下,是难得的好太后……

见到付氏只是简单的几句话,掉了几滴眼泪就将他们营造出来的形式给完全破坏,甚至现在如果他们在说什么的话,自己就要成为挑起两国纷争的罪人来。古敬闻几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站在武将行列之中的古泽见皇太后如此做作差点被气得跳将出来,竟然要将自己的儿媳给改嫁他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古泽双颊被憋的通红,如果不是边上的几名和其交好的将军拉住他的话,恐怕古泽都要大闹朝堂了。

虽然在掉眼泪,可是见到古敬闻几人露出无奈的表情,付氏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得意。朝着始终站在那里不发一言的老父望了一眼,只看到付严看了她一眼,只是摇头叹息。

付氏心中暗暗不悦,刚才的好心情也消失不见。朝着殿中诸人道:“哀家还是那句话,两日后楚太子迎接长宁公主二女出京城,只要在这两日之内古家小公爷能出现的话,哀家的懿旨将自动收回,其他的不用说了,为保长宁公主安危,哀家特命宫中供奉去仁和王王府保护公主直至离京。”

那司礼太监立刻识机的喊道:“退朝”

诸人散去,古敬闻三人相视苦笑,这次更好,说什么派人保护长宁公主的安危,分明就是变相的软禁。

“相爷,皇叔,等一等”

三人正走出金銮殿,身后传来声音道。

三人忙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忙行礼道:“臣等见过陛下”

李涉虚扶了一下道:“免礼!”

三人道:“谢陛下!”

李涉看了看古敬闻叹了口气道:“朕帮不上什么忙,真的十分愧对古大哥”

古敬闻听李涉如此说忙道:“陛下切莫如此说,真是折杀穆儿了,这或许就是命吧!”

李涉瞅了瞅左右除了一些宫女太监其他的朝臣都已经散去,轻声道:“母后派去的供奉之中有一名和清缘姐姐十分的要好,如果长宁公主和清缘想要逃走的话……朕要走了”

李涉身后簇拥着一群的宫女太监离开。

古敬闻三人对视一眼,三人知道在那些供奉之中定然有月仙子,毕竟三人均从清缘那里清楚的了解了古穆当时失踪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自然对月仙子不陌生。

古敬闻长叹一口气道:“至于如何,就交给清缘与浅雪它们吧!她们要想暂时躲开,我们就帮她们安排”

李健与柳彻点了点头。

当三人相携来到仁和王王府询问两女意见的时候,接到太后懿旨的宫中的几名供奉已经暗中将仁和王王府监控了起来。

大厅之中,王妃陆氏见到李健与古敬闻三人脸上没有丝毫喜色的下朝回来,不用问就知道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好消息,眼中又潮湿起来。

李健看了叹气不已,朝着一名丫鬟道:“去喊小姐与清缘姑娘来”

只听得厅外传来声音道:“不用了,我们已经来了。”

从厅外走进来的正是孟浅雪与清缘。

向坐在厅中的三人礼,坐在边上。

古敬闻将一口茶咽下,看了看两女,那口茶似乎变得更加的苦涩,他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向两女说。

孟浅雪和清缘本就是聪慧女子,见到古敬闻三人皱着眉头的模样哪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默然。

孟浅雪开口道:“义父,爷爷,外公,是不是没有缓解的余地了?”

古敬闻听到孟浅雪的称呼觉得是那么的刺耳,什么时候他们古家到了这番田地,看着孟浅雪和清缘,古敬闻极其不愿却又不得不缓缓的点了点头。

李健开口道:“现在除非古穆突然出现,不然谁都改变不了太后的决定了,她已经派了宫中的供奉前来‘保护’你们的安全,其实实为监禁,不过其中有月仙子,我想你们二人不如趁机先躲起来一段时间吧!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或者有了古穆的消息之后再回来。”

孟浅雪与清缘对视一样,孟浅雪毅然道:“我们绝不会逃走”

柳彻听了道:“难道你们真的要嫁到楚国去!”

清缘道:“清缘无论生死都是少爷的人,岂会再嫁他人”

孟浅雪也点了点头,显然她的意思和清缘的一样,只是有些羞涩不肯亲口说出罢了!

柳彻疑惑的道:“那你们为什么不离开,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两天后楚太子真的要上门将你们给抬走的”

孟浅雪道:“不是还有两日的时间吗,或许这两天之中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呢!”

古敬闻闻言摇了摇头,他不相信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的古穆会在最后这两天中出现,正要开口劝两女。

清缘开口道:“我和浅雪之所以要留下,一方面是不甘心,另一方面其实是不想连累大家,如果我们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失踪的话,恐怕任是谁都会知道是你们帮我们逃了出去,到时候太后一定会借机大做文章。”

孟浅雪接到:“如果我们是在楚太子的手上失踪的话,到时候义父等大可以反咬一口追着楚太子咬人,那样一来自然就不用面对太后的为难了。”

三人闻言脸上露出讶异的神色,没有想到两女竟然能够考虑的这么深远,如果真的如两女所说的那样的话,的确可以让他们免去许多的后顾之忧。

古敬闻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你们有没有把握能够顺利的从楚太子那里逃出?”

孟浅雪想了想道:“以我和清缘姐姐的修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古敬闻听了点了点头道:“你们还是找月仙子商量一下,我怕到时候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孟浅雪和清缘见三位长者答应她们的方法,忙点了点头道:“我们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两日的时间眨眼即过。直到第三天早上,楚太子摆出一副偌大的场面来到仁和王王府前迎接两女的时候也没有出现古穆的身影。

孟浅雪与清缘正呆在房间之中,身上穿着大红的喜袍,如果今天是她们和古穆大婚的日子的话,想必两女脸上一定笑颜如花,可是此时两女却是愁云满布。

自从昨天晚上月仙子从她们房间之中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月仙子,按说都到这个时候了,月仙子怎么着也会出来和她们二人说几句话,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月仙子的消息。

房门突然之间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名女子,在两女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之间将两女制住。

感到浑身的法力被封禁在丹田之中,就连元婴都无法驱使,似乎一瞬间成了凡人一般。

清缘看清楚走进来的女子不由的惊呼道:“怎么是你!”

只听那女子口中发出咯咯的笑声,其中充满一种勾魂摄魄的味道。

那女子身上披着一件绛红色宫纱,内里穿着艳红的亵衣,雪白的肌肤在那宫纱之下若隐若现,显得诱人无比,女子脸上带着媚人的笑意,朝着一脸惊讶的清缘道:“小姑娘,是不是很奇怪啊,没有想到我风月娘子成了这皇宫之中的供奉了吧!”

孟浅雪望着面前的风情万种的女子,冷静的道:“月仙子呢?”

风月娘子笑盈盈的看着孟浅雪,猛然之间在孟浅雪的俏脸之上摸了一把,口中娇笑道:“好滑嫩的肌肤,好清丽的可人儿,难怪楚国那个小子会这么痴迷于你们两人,这标致的人儿连我都看得心动,更何况那些凡俗的男子,嫁给那小子,真的是可惜了,听说你们是古小子的女人,可惜啊,那小子命不好,让你们早早的做了寡妇……”

清缘厉声叱道:“妖妇,住口,休要咒我家少爷”

风月娘子面色转冷道:“哼,不要想着月仙子来帮你们脱身了,她现在估计自身难保了,太后早就防着你们了,有我一直跟在你们身边到楚国,直到你们成了楚国太子的女人,你们就不要想着半路逃跑了!”

听了风月娘子的话,孟浅雪和清缘两人娇躯巨震,俏脸瞬间变得煞白,失去血色。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一个声音传来道:“请长宁公主与清缘姑娘上轿了!”

孟浅雪和清缘互视一眼,猛然之间银牙朝着香舌咬去。

就在两人想着就算是死也绝不嫁给他人而咬舌自尽的时候,身上突然之间一软一麻,竟然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风月娘子笑盈盈的声音听在两女的耳中就像魔鬼的声音一般。

“呵呵,幸好我发现的及时不然两个娇滴滴的可人儿如果咬伤了那香喷喷的舌尖的话,那多么不美观啊!”

风月娘子一边说着一边摇着头,似乎极为惋惜一般。

孟浅雪凤目不含丝毫的感情的道:“无论你是什么人,不要让我恢复能力,不然今日你辱我们之事他日必将有所回报”

“啧啧!小姑娘还真的很有性格,不过等你到了楚国还是安心的做自己的太子妃吧,那时候等你享受到了人间乐事,或许会感激姐姐呢!“清缘毕竟是经历过人事所以听得出风月娘子话中的意思,立刻淬道:“风月娘子,你敢,最好早些放了我们姐妹,不然我家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风月娘子一副怜惜的模样道:“真是可怜啊,自己的男人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竟然还想着他来救你们,真是可笑”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