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强颜欢笑,被困洞中

何其商又是将李涉一阵奉承,夸的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双。

李涉一路之上似乎突然之间成熟了许多,听到何其商的奉承只是轻笑。

韩文起心中暗笑,不过脸上却正容道:“何大人夸赞了,太子殿下虽然年少聪慧,可是也不像大人所说的那样”

何其商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清缘的身上离开道:“听说贵国的古穆小公爷本来也是随行前来,只是路上出了意外而未能前来”

韩文起点了点头道:“是的,小公爷是因为有些突发的事情而未能前来。”

何其商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国满朝文武都想见识一番让楚大将军赞不绝口的少年才俊,不曾想却未能见得如此优秀的少年。”

听到两人的对话,原本端坐在李涉身边神情平静的清缘脸上又浮现出哀怨的神色,立刻让那些原本就呆呆的望着他的那些楚国年轻官员一阵神魂颠倒,其中一个穿着锦衣的少年眼中满是痴迷的神色,呆呆的望着清缘。

注意到一道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清缘顺着那目光望去却见到一名英俊的男子盯着自己,清缘的目光一闪而过,,丝毫没有将那男子放在心上,可是那男子却是被清缘的那一眼给迷得神魂颠倒。

直到何其商领着大汉的使团朝着楚国皇帝专门为大汉太子使团准备的衡雨院行去,清缘的身影被那放下的帷帐隔开,那俊秀男子的目光才缓缓的收回,轻声叹道:“本皇子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简直就像是仙子一般”

盯着缓缓远去的李涉的座驾,那男子心中打定注意,如此女子说什么也要收来做姬妾,甚至将来还可能是贵妃,皇后,和清缘一比,男子才发现自己的那些女人简直就像是庸脂俗粉不堪入目。

在那男子身边,一个浑身透着阴柔的气息的男子开口道:“殿下,既然大汉的太子你已经见到,我们还是回宫吧,不然如果陛下发现了的话,那奴才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那男子听了,将目光从远处的使团队伍上最华丽的马车之上收回,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我们回宫”

当那男子偷偷的回到皇宫之中朝着御书房行去,行到御书房门前,突然之间停了下来,里面传来的声音让他不由的聚起精神去听。

御书房中,一个半百老者端坐在龙椅之上,浑身透射出一股皇者之气。一个身着道袍的道人则是坐在老者案下一边的一张椅子之上。

只听楚献帝朝着那道人道:“清越道长,你看这文书,刚才何尚书派人来报古家的古穆没有随行前来,而且朕派去的宫中的供奉也传来消息说对方的队伍之中,只是修行之人就不下十多人,朕有些不太明白了,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其他的图谋不成?”

那道人捋着长长的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笑道:“陛下多虑了,据贫道所知,对方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修行之人而且连带文书之上所拟定的正使古穆都没有现身其实是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遇到了麻烦。”

楚献帝听了立刻道:“麻烦,难道在他们大汉的境内还敢有什么人对皇家的使团出手不成?”

清越道长笑道:“那倒不是,出手的那些人本身就是邪道中人,而古穆之所以没有前来而是他已经在一个月之前已经神秘的失踪了,或许现在汉文宗正发愁呢!”

“啊!竟然会有这等事情”楚献帝惊呼一声,显然古穆的失踪有多么的令人吃惊。

清越道长见楚献帝盯着自己看,苦笑的摇了摇头道:“陛下,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修行界正邪,仙魔两道,其中的是非曲折就算是贫道也说不清楚,只能说从此古家这千年家族要多事了”

楚献帝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朕就不多问了,古家衰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楚零可以少一个劲敌。现下只要那些随行前来的修行之人不要在京师闹事,朕就放心了。”

清越道人点了点头道:“陛下但请放心,贫道保证不会让那些修行之人在京师重地闹出什么事情。”

楚献帝点头道:“道长先行下去吧”

在外面听了清越道人与汉献帝对话的太子楚征,听到清越道人的脚步声,忙在门外道:“父皇,儿臣求见”

正坐在那里的楚献帝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的喜色道:“征儿进来”

房门应声而开,楚征正遇到出去的清越道人,忙朝清越真人行礼道:“见过清越仙长”

清越含笑望了楚征一眼道:“是太子殿下啊,贫道先行告辞”

楚征待清越出去以后这才走进御书房中,向着坐在那里的楚献帝行礼道:“儿臣见过父皇”

楚献帝宠溺的望着走进来的楚征道:“征儿免礼”

“谢父皇”

楚征起身行到楚献帝的身前道:“父皇,皇儿听闻大汉国的太子李涉已经来到我们楚国了,儿臣想要去见识一番”

楚献帝笑了笑道:“皇儿要去见识什么?”

楚征脑海中闪过一张不似凡人一般的绝世容颜,眼中一阵的恍惚,不过开口道:“儿臣是想去看一下那大汉太子究竟是何等的人物,为什么父皇允许他在诸位皇妹之中挑选人做太子妃”

楚献帝道:“皇儿,有些事情你不明白的,不过等你做了皇帝,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不过你明日去衡雨院也好,去和那李涉见个面,将来你做了皇帝,也好对其有所了解”

楚征听到楚献帝答应他让他去衡雨院,脑海之中想的全是那个在大汉太子身边的绝色女子,对于出现碟后面的话,楚征根本就没听清楚,立刻道:“谢谢父皇,儿臣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楚献帝含笑点了点头。

衡雨院,送走了何其商一行人,李涉等人在衡雨院中安顿了下来,李涉和小宫女姝儿躲进房中不知道做些什么。

清缘则是住在李涉边上的房间之中,一个人脸上满是哀怨的神色的坐在那里,轻声低喃道:“少爷,你究竟在哪里啊,清缘好像你,真的好想你……”

吱的一声响,清缘的房门被推开,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进房间之中,正是月仙子。

月仙子来的时候一直隐身在暗处,这个时候进到清缘的房间之中,正看到清缘满脸的思念的神色,想到古穆那个小冤家,月仙子暗叹一口气。

见到月仙子走进来,清缘忙整理心情朝着月仙子道:“月姐姐,你怎么来了”

月仙子坐在清缘的身边道:“我来看看你,自从古穆失踪之后你一个人总是一停下来就将自己闷起来,看你比以前都憔悴了好多。”

清缘强颜欢笑道:“谢谢月姐姐关心,清缘没事的”

月仙子听了清缘言不由心的话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心事别放在心上,和姐姐说吧”

清缘猛地伏在月仙子的怀中,这些时日来积累起来的对古穆的担忧与思念终于让她的眼泪如同洪水一般泛滥起来,无言的流泪往往要比放声的痛哭更让人心酸。

月仙子轻轻的抚摸着清缘的头,如同慈母又像是一个可以交心的大姐姐一般,房间之中一片寂静只有清缘的低声轻泣,良久清缘才从月仙子的怀中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娇俏模样真的是我见犹怜,月仙子见了都不由的暗自感叹古穆好艳福,有如此的可人儿牵挂。

见到月仙子望着自己,清缘脸上一红轻声道:“清缘失态了,让姐姐见笑了”

月仙子笑了笑道:“说什么话,姐姐怎么会笑你,等我们护送太子回国,那个时候或许你就能见到古穆了”

清缘眼中满是希望与憧憬,重重的点了点头。

见到清缘的神情,月仙子心中暗道:希望疯道人前辈的预言没有差错,不然到时候回到大汉见不到古穆的话,不知道清缘会有什么反应。

看着清缘,月仙子不由的想到古穆嘴角挂着邪邪的笑意盯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的场面,心中一颤,暗叹一声,不知道这让人心神难安的小冤家此时究竟怎么样了。

古穆站在一块巨大的青石前,手中的昆吾仙剑带着一道炫目的光华落下,可是出乎意料的只是在那大青石之上落下一道浅浅的剑痕,而在那大青石之上已经有几道剑痕。

站在古穆身后的秦宁见到这种情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朝着又要聚力向那巨石击去的古穆喊道:“古穆,你就不要再试了,这块巨石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石头就算是我们费尽了力量也不可能将这巨石给打碎的”

古穆又是一剑落下,可是依然如同先前一样只是在上面落下一道剑痕,古穆不甘心这么放弃,心中似乎有一股暴躁的力量让他不肯停下来。可是突然之间自己的手被一双滑嫩的小手给拉住,古穆呆了呆,朝着秦宁望去。

只见秦宁满是担心的望着自己。

秦宁见到古穆眼中闪过一丝的红光,心中浮起一丝的疑惑道:“古穆,你这是做什么,你刚才的表现可不像平时,是不是修行出了什么问题?”

古穆被秦宁那样清澈如水的秀目一望,刚才心中升起的暴躁立刻就消失不见,见到秦宁眼中的担忧之色,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只是不甘心就这么的被困在这里,这里的主人竟然要我们在这里修成仙道,不然根本就无法出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秦宁笑道:“我们埋怨又有什么用”

古穆道:“你还笑得出来,要想修成仙道,以我们现在的修为至少也需要上百年的时间。”

秦宁脸上不慌不忙道:“可是,就算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啊,如果着急能够让我们在短时间内修成仙道的话,我倒不介意和你一起发急。”

听了秦宁的话,古穆平静下来道:“可是我不甘心呆在这里那么长时间,恐怕等我们修成仙道,出去之后已经物是人非,那种情景根本就不是我能接受的。”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