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于君面前,秦宁更衣

见到那奇异的情形,秦宁脸上露出笑容。

两人站在第三张石桌之前,那是一件月白色的宫裳,静静的放在桌面之上。没有一丝的奇异之处,看上去那绸缎甚至都没有秦宁此时身上穿的那件柔滑光亮。可是能够被放在这藏宝的地方,并且被封禁起来,明显的不是普通的法宝。

古穆朝秦宁笑道:“秦姑娘,看来这件宫裳是为你所准备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法宝,我这就解开封印,你取下之后炼化了再说吧!”

秦宁将那宫装拿在手中,触手之间竟然是那么的柔顺丝滑,丝毫不像看上去的那样的粗糙,秦宁轻轻的将真元渡入手中的宫裳之中。

一道柔和的光芒自那宫裳之上射出,那柔和的光芒笼罩着秦宁的身体,秦宁惊恐的发现自己身上原本穿着的那件衣裳竟然缓缓的被那柔和的光芒给从自己的身体之上剥离下来,先是外衣,接着就是雪白的中衣。

秦宁心中波涛起伏,双目紧紧的盯着眼中满是惊讶和痴迷神色盯着她那缓缓露出来的身体的古穆,秦宁微微的感到那么一丝的羞涩,虽然曾经被古穆惊鸿一瞥看到她的身体,可是那个时候两人相距甚远加上又只是一瞥而过。哪里像现在,古穆就站在她的对面,清楚的看着她的身体一点点的显露出来。

古穆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他想要闭上眼睛又或者转过身去,可是秦宁那缓缓露出来的躯体却将他的眼睛紧紧的吸引住,古穆痴迷的望着秦宁缓缓裸露出来的躯体。

雪白修长的脖颈,饱满坚挺,大小适中的雪乳,诱人心魄的乳晕,纤细的蛮腰,饱满的小腹,随着那亵裤的脱落,古穆第一次的清楚的看到秦宁的下体。

秦宁轻轻的将眼睛闭上,即便是她再心如止水,可是这段时间和古穆在一起的经历让她根本就无法平静的面对古穆,尤其还是在这种羞人的情景之下,秦宁不会去责怪古穆,她只是闭上双眼。

古穆呆滞了,感动了,感动上苍竟然塑造出如此完美的躯体,更是感谢上苍让自己能够有缘见到这完美的躯体。

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之中,双目微闭,面色平静,双颊微微带着一丝羞红,青丝垂下,使得秦宁就像是一个仙子一般。

修长的玉股轻轻的闭拢在一起,玉股圆润,虽然看不到秦宁的背部,可是古穆却能想象出秦宁那两瓣完美的凝脂翘臀的形状。股间一团黑色的阴影,柔顺无比,完美诱人的倒三角让古穆一阵的欲望升腾,一股火气从古穆的小腹之间窜起,瞬间流转古穆的全身,让古穆有一种想要拥着眼前的玉人尽情发泄的冲动。

古穆的眼中闪过挣扎的神色,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古穆正以自己强大的理智和定力在抵抗着数天以来积累起来的强大欲望。

漂浮在空中的宫装,在秦宁身体之上的衣衫完全褪尽的瞬间缓缓的从空中落下,将秦宁的躯体笼罩其中,一阵光华流转,那件宫装穿在秦宁的身体之上,大小适中,将秦宁躯体的完美展露无余,凸凹有致,魔鬼身材在秦宁的身体之上得到完美的诠释。

终于随着秦宁的诱人的身体被宫装给覆盖,古穆眼中渐渐的恢复清明,古穆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额头之上已经浮起一层薄汗,那欲望来的是那么的强烈,古穆都不敢确定当下一次欲望来临的时候自己还能不能克制的住,古穆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快的离开这里,尽快的和清缘汇合,不然放着身边的清冷仙子不能碰,古穆恐怕要被体内的欲望给生生的折磨死。

上清云霞锦衣,这是秦宁身上所穿的宫装的名字,本是古仙人采天边最接近太阳的地方日落日出只是的朝霞与晚霞的精华所织,连至刚至阳的纯阳真火都能够阻挡,普通的仙器的攻击根本就对上清云霞锦衣没有一丝的作用,可以说是防御类法宝中的极品仙器,有这件宝衣穿在秦宁的身体之上,除非是大罗金仙,上古仙人,恐怕就是普通的仙人都无法对秦宁造成致命的伤害。

秦宁得到身上宝衣的信息,一时间将刚才的尴尬给忘到一边,睁开双目,正看到古穆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在其额头之上还有一层薄汗。

秦宁见了奇怪至极,朝着古穆道:“古穆,你怎么了,难道不舒服吗?”

古穆听了,打起精神笑了笑道:“没事,看你穿上这件衣服就是不一样,似乎更加的漂亮了”

秦宁似乎响起了刚才自己就这么近距离的被古穆清楚的将自己的身体给看了个遍,这个时候听古穆说自己漂亮,脸上微微的一红。

古穆不敢再去看秦宁的反应,径自朝着最后一张石桌上的法宝走去。

站在那石桌之前,古穆的注意力被那最后一件法宝给吸引了过去,只见在那光团之中,静静的搁置着的竟然是一叶扁舟,古朴的略显破旧的一只缩小版的小船。

古穆有些惊讶,这是什么法宝,不过既然能够被摆放在这里想必也不是平凡之物,以同样的方法将小舟取下,轻轻的将其托在手中,只是觉得那做成小舟的材料,非金非玉,非桐非木,可是托在手中却觉得小巧玲珑。

平复了心情的秦宁行到古穆的身边,见到古穆手中的那件小巧玲珑的小舟,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咦,疑惑的道:“古穆,怎么会是一只小船呢,这有什么作用啊?”

古穆摇了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待我收了它就知道了”

秦宁点了点头,站在一边看古穆将那小舟收取。

一道莹莹的光华自那小舟之上闪过,那小舟复又恢复成古旧的模样,可是却给人一种极其不一样的感觉,让人凭着直觉能够感觉出小舟的不凡,可是看去的时候却又根本说不出究竟玄妙在何处,端的是奇妙无比。

“一叶扁舟”这是法宝的名字,古穆知道这法宝的名字的时候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的笑意,还真的是很形象,不愧是一叶扁舟,可是这法宝的功效却是让古穆大为惊喜,纵然是此时让古穆见到一件神器他都未必会有如此的惊喜的心情。

这一叶扁舟和前三件法宝一样均是上古时代的仙器,那时候上古洪荒世界,不时的会爆发山洪,火山地震等各种的自然灾难,不知多少的动植物都死在那自然的无穷威力之下。

此法宝乃是一上古圣人慈悲为怀炼制出来普渡众生的法宝,此法宝本体虽小,但是却能根据使用者的法力的高深程度幻化成巨大的船来载人载物,当年在洪荒时代,此法宝虽然并没有多么强大的攻击性,但是却以其堪比神器的防御力飞天遁地,穿行如飞,救下了不知多少的生命与物种,使其成为洪荒时代最有名的仙器。

古穆见到手中这么不起眼的小舟竟然有如此的功效,首先想到的就是用它来穿越极海,相信以一叶扁舟的厉害,洪荒时代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能挺下来又何惧这小小的极海。

古穆睁开双眼,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色,朝着秦宁道:“秦姑娘,我们这次能够安全的穿越这极海回到陆地之上了”

秦宁听了眼中闪过喜色道:“真的吗?”

古穆将手中法宝的功效给秦宁讲了一遍,道:“你说我们有如此法宝在手,这极海还不是如履平地一般”

秦宁点了点头道:“果真如此的话,那我们不是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古穆笑道:“正是如此,没有想到老天竟然让我们在这种地方遇到如此的仙缘并且还获得如此的宝贝,真是世事玄妙啊!”

两人将洞中又打量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除了这些石桌之外,地上也就放着一个蒲团,一看就知道是此间的主人打坐静修的地方。

秦宁朝古穆道:“古穆,既然我们已经有办法离开这极海,那我们就快些出去吧,我都有些想师傅她老人家了”

听了秦宁的话古穆点了点头,现在也不知道父母会怎么的担心自己,还有清缘那丫头见自己失踪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情来。正如秦宁所说越早离开这里越好。

楚国,京师乐阳城。

礼部尚书,何其商亲热的挽着韩文起的手臂道:“韩大人不远千里来使我国,何某代陛下欢迎诸位”

韩文起忙谦虚道:“何大人客气,在下奉皇命出使,今平安到达贵国京师,在下真是松了一口气”

何其商道:“不知贵国太子何在,本人也好参见太子”

韩文起闪身让开道路来将其引到一辆华丽的马车之前,一双晶莹的玉手将那帷帐掀开,露出端坐在其中的李涉。

何其商有些呆滞的望着马车之中,那是一张绝世无双的容颜,眉目如画的仙颜却是带着不敢让人接近的冰冷神色,美丽的如同繁星一般的凤目之中却满是忧伤的神色,让人观之不忍,心中升起无限的爱怜。

如此仙子人儿,何事让其如此忧伤!

见到何其商有些呆滞,站在边上的韩文起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看跟在何其商身后一起前来的一些年轻的官员痴痴呆呆的望着端坐在李涉身边的清缘就知道这些人准是被清缘给迷惑住了。

轻咳一声在何其商的耳边道:“何大人,这就是我们太子殿下”

“啊!”

何其商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向坐在那里的李涉行了礼道:“原来这就是涉太子啊,真是少年才俊,仪表堂堂,不知哪位公主殿下会有幸与涉太子结缘”

何其商满口称赞李涉,将他因为被清缘的艳色所吸引而失神的尴尬轻而易举的给掩盖过去,不愧是一国的礼部尚书。

李涉点了点头开口道:“有劳何大人前来相迎,本太子真是感激不尽。”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