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夜袭

可是古穆心中却并不平静,他们进来的时候古穆根本就没有发现有被人施了法术的迹象,可是在他们出去的时候却奇怪的出现了鬼打墙的法术,显然的有身手比他还要高的人出现过。

这鬼打墙的法术只要是修习过道术的人都能轻易的破去,对方不用厉害的阵法困住他们,而是用这种再简单不过的小法术,用意很明显就是给他们一个警告,或者可以说是给他们增加心理压力。

古穆心中想着这些,将神念再次的仔细的查探了方圆几里一遍,可是却丝毫的没有发现一丝异样的气息。原本古穆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对方能够在自己眼皮底下布置下这么一个阵法显然的要比他高上许多,他察觉不到对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古穆感到一阵的能量波动,原来这个时候那些供奉中终于有人出手将那鬼打墙的法术破去。

古穆知道多想无意,现在最重要的是出了这树林,于是朝着那些侍卫道:“大家朝外面走,那邪术已经被破去了”

那些侍卫并没有见古穆做什么,可是古穆却告诉他们邪术已经被破去了,心中虽然疑惑,可是古穆既然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朝外面走去,可是行了一段路,远远的看到有火光的存在,那些人口中喊着李涉与古穆等人的名字,走近一看才发现他们是留在外面搭建帐篷的士兵。

古穆问了一个士兵才知道他们已经在树林之中呆了一个多时辰,韩文起见他们这么长时间不出来,心中担忧于是就派人持了火把进入到这树林之中寻找两人。

“少爷,终于找到你了”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清缘已经带着一阵香风的行到了古穆的面前,眼中满是激动的神色,显然刚才清缘十分的担忧自己。

古穆朝着清缘笑了笑道:“少爷我没事,刚才我们不过是迷路了而已,大家出去吧,别让韩大人等急了”

待众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的时候,树林中又陷入了沉寂,可是一个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起道:“阴阳公子,别发呆了,你不会是又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人家可都走远了啊!”

一个俊俏的公子模样的男子出现在一个树梢之上,而在树下则有一个男子,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朝着树上的阴阳公子道。

那阴阳公子从树上飘落下来,说不出的潇洒飘逸,朝着男子道:“那个小姑娘既然是古家小子的丫头,那么本公子自然是不能放过了,如果不是邪月前辈的计策有趣我刚才就出手取了那股小子的性命,掳了那小姑娘去享受去了”

那男子道:“阴阳公子口气倒是不小,我索命真人都不敢夸口在那些供奉的保卫下杀得了古家小子,你阴阳书生怎么可能有那个能力伤到古家小子”

阴阳公子笑道:“这就是聪明人与你不同之处了,那些供奉之中虽然有那么两个高手,可是并不代表我杀不了古家小子,你也看得出来那些供奉的第一目标并不是古家小子而是和古家小子走在一起的那个太子,你说如果我突发的攻击古穆,那些供奉的第一反应就是将太子保护起来,当他们要去帮古穆的时候,恐怕我已经将古穆给杀死了”

索命真人索然气愤阴阳公子讽刺自己不如其聪明,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阴阳公子的话极为在理。

不过索命真人轻哼了一声道:“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忘记如果你敢私自行动的话,到时候坏了邪月道人的计策的话,不光邪月道人和兰山书生会追杀你,而且害得其他人没有报仇机会的你还将遭到我们这班人的追杀。”

说完索命真人一个闪身消失在树林之中,阴阳公子望了望索命真人消失的背影,又朝古穆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轻声低喃道:“好小子,就让你多活几天吧,等我们将你玩够了,到时候绝对会用最残酷的方法将你给杀死。不过你身边的小美人到时可就要便宜……”

阴阳公子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见,除了那一声渐渐低了下去的声音之外就是一片的黑暗,寂静,还有几丝的阴森。

终于出了森林,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还没离开京畿的边界,如果太子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恐怕他们所有的人都少不了为太子陪葬。

韩文起见太子和古穆终于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疾步走到两人的面前,将两人打量了一番,确定两人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才道:“殿下,小公爷,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可把我给吓死了”

古穆笑道:“让韩大人担忧了,刚才我们在树林之中迷路了,幸亏后来看到了韩大人派人寻找我们的人举的火把,我们才走出来。”

韩文起可不相信古穆的话,跟在古穆身边的那些侍卫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在一个树林之中迷路,可是既然古穆不说出来他也不能逼着古穆去说不是,所以点了点头道:“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想必殿下和小公爷已经饿了,大家去吃饭吧!”

古穆笑着点了点头。

用完晚饭,送太子回到帐篷中,古穆叮嘱了韩文起一下,让他夜间多派一些人手巡视。

这些不用古穆交代韩文起就会安排,毕竟是在这山林之间,说不定就从哪里冒出几只凶禽猛兽来,伤了其他人还好说,可是他们这些人中可是有两个再宝贝不得的人物,哪怕是受到一点惊吓他都要为之提心吊胆的。

古穆回到帐篷之中,见到清缘正弯腰在那里铺着被单,嘴角挂起一丝笑意,轻手轻脚的走到清缘的背后,一把抱在清缘的纤腰之上。

清缘虽然知道走进来的是古穆,可是却也被古穆突然之间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不由的转过头来朝着古穆娇嗔道:“少爷,你做什么,吓死清缘了!”

古穆见到清缘那含羞带怒的动人模样,一阵的痴迷,大嘴对着那泛着莹光的红唇落了下去。

几日未曾亲近,清缘似乎也集聚了许多的欲望,立刻的将红唇吐出如同灵动的小舌一般与古穆纠缠在一起。

古穆只感到清缘的口中的津液是口齿留香,一双大手在清缘的身上一阵的摸索,先是由粉背往下,一直到那大手覆盖在那两瓣香软隆起的雪丘之上,隔着那丝滑的绸缎,古穆的手指轻轻的在清缘的脊椎骨的末梢,玉臀的股沟之间轻轻的摩挲着,使得清缘挣具躯体如同瘫软了一般的靠在古穆的怀中,被古穆堵上的红唇之中发出一声的媚人的娇呼。

古穆的大手轻轻的撩开清缘的上衣,顺着那温热粉腻的肌肤缓缓的伸进清缘下体的裙裾之中,触手的是香软如水的臀瓣,滑腻的股沟,当古穆的大手滑进清缘的玉股之间的时候,清缘猛地伸出纤手一把将古穆的手给按住,古穆疑惑的离开清缘的红唇朝着清缘道:“怎么了?”

清缘娇羞的道:“对不起,少爷,今天人家不行”

古穆听了疑惑的道:“什么不行啊?”

清缘脸上的羞涩更加的晕红,喃喃道:“人家今天天癸来了!”

古穆听了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他说怎么当他的手伸到清缘的两腿之间的时候怎么碰到一块棉布,原来是来了那个啊!

古穆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感受到自己的下体的火热正顶在清缘的饱满的小腹之上,可是现在却只能看不能吃,就像是让一个饥饿了三四天的人面前放着散发这香气的大鱼大肉,可是有人却告诉他那不能吃。

清缘见到古穆的模样,小手轻轻的抚着古穆那皱着的眉头,带着自怨的口气道:“都说这个时候行房不利,会将我们女子身上的沾染到男子身上,清缘不想少爷沾了清缘的晦气,如果少爷真的……”

古穆听了笑着在清缘的翘臀之上捏了一把道:“小脑袋想什么呢,少爷是那么不知怜香惜玉的人吗!好了,我们休息,最多以后我们在做好了”

清缘敏感的身体猛地一颤,颤声道:“少爷,你又逗人家”

古穆听到清缘那销魂妩媚的声音,本来就火热的下体立刻就变得更加的坚挺。

古穆拥着清缘倒在床上,苦笑道:“你啊,真是个小妖精,老实的呆着不要在勾起我的火气了,不然到时候少爷可不敢保证能放过你啊!”

清缘脸上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缩在古穆的怀中,不过嘴角却带着一丝幸福和感动的笑意。

夜深如水,寂静无声。

整个大山,森林以及那宿营的帐篷在黑暗中仿佛融成了一体一般。

几团熊熊的火光在营地的中央燃烧着,十几名的侍卫在帐篷的周围巡视着,不时的从树林之中传来一声夜枭低沉的叫声,显得有些阴森。

方七是一个平民,能够做到皇宫侍卫的地步,显然具有一定的实力,这一次能够随从太子出使楚国,可是让那些同僚们大大的羡慕了一把,只要能随太子回来,到时候加官进爵那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今天晚上由他带领一队十二个人负责巡视,他将十二个人分成四组,一个方向三个人,剩下一个负责照顾篝火。

方七领着两名侍卫正在靠近密林的方向巡视着,这时是子夜时分,正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候,可是方七三人却是精神抖擞丝毫不敢有疏忽。

正巡视间,方七突然见到密林之中似乎飘荡着一点的鬼火,甚至有隐隐约约的凄婉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停在耳中却让人凉到心里,这三更半夜的在这荒郊野外的山之间,除了鬼怪恐怕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一阵阴寒的夜风吹来,方七三人打了个寒颤,对视一眼均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恐惧。

方七正要壮着胆子向密林中靠去查探那点飘忽的鬼火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不要进去”

方七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他知道发出声音的人是皇宫中的供奉,既然有这些人出面,那方七自然是安守自己的职责。

密林之中的千年蛇妖白姬见到自己想要引来几名侍卫开开荤的目的被那些隐身在暗处的供奉给破坏,不由的一阵大怒,如果不是邪月道人吩咐她只能制造恐怖气氛而不能杀人的话,恐怕她就要一把阴火将这些人全部烧死不可。

白姬化身成一个貌美的女子,身上披着白纱,凄婉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的传进方七三人耳中,方七三人只感到心中一阵的冰凉,一种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脑海之中幻象丛生,就在三人要拔出腰间的长剑朝着自己的脖颈抹去的时候,一声轻喝声将他们惊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长剑正搭在自己的脖子之上,立刻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分明就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一道青影闪过,三人只看到一个身影迅若闪电一般的朝着那飘忽的白影掠去。

那道青影就是随行暗中保护李涉的供奉中的一个高人,青蜂山吟月真人,由于早年道心不坚,触犯门规,结果被逐出师门,后来却被大汉皇室请进了供奉堂,在皇宫之中一呆就是三百多年。

吟月真人性子暴躁,虽然经过几百年的潜修改变了很多,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见到有人竟然一而再的在他们面前施展邪术,企图对使团中的人不利,吟月真人按捺不住,立刻就闪身进入密林,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妖孽在此兴风作浪。

外面漆黑一片,森森寒风阵阵吹来,古穆的帐篷之中却是春色融融。

清缘缩在古穆的怀中,却不老实的用那仅着着一件薄纱的翘臀轻轻的在古穆那依然昂然的下体之上摩擦着。

古穆的大手在清缘的胸前的两团柔软之上轻轻的揉捏着,咬着清缘的晶莹的耳垂,呵着热气道:“你想害死少爷啊!”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