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药啊,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2)

凄厉的叫声在洞中响起:“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偷袭本大王”

史影被那大王凶神恶煞的模样给吓了一跳,不过立刻就平静下来道:“这还要问你那手下了,无缘无故的将我掳到这里来,正好让我碰到,所以只能说你倒霉了!”

史影说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的晕红,那大王看在眼中喜在心上,正准备再拖延一段时间,只要等拖到史影身上的毒发,那个时候他或许还能逃过这一劫,甚至还能将史影给吸干。

正当那大王想着如何拖延的时候,在他的身后一只长剑无声无息的穿过了他的身体,正从他的胸膛之间穿过。

那大王极其不甘心的回过头去只见古穆脸上带着笑意望着他,那只穿过他身体的长剑的剑柄正被古穆拿在手中。

自知大限已到,那大王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神色突然之间从其口中喷出一道粉色的雾气,正和刚才朝着史影所在的麻袋的毒气一样,古穆发现的及时,立刻抽剑后退,可是即便是这样也吸到一丝的毒气。

见到那大王的身体渐渐的消失在地上,古穆将真元在体内运转了一圈,没有丝毫的不适。

古穆朝着史影道:“影姐,我们回去吧!”

史影点了点头。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就在两人离开不久,几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山洞之间。

正中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端庄夫人,一脸的慈爱,一股祥和的气息自其身上散发出来。

在那夫人身边有两名侍女打扮的女子,还有两名侍卫打扮的男子,一个将军模样的男子在洞中看了几眼回到那夫人的面前道:“夫人,那恶鬼已经烟消云散”

柳夫人点了点头道:“可知那恶鬼是死于何人之手?”

那将军四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道:“洞中几乎没有打斗的痕迹,似乎那恶鬼在没有防备之下就被杀死,要不就是杀死他的人修为高过他太多,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柳夫人点头道:“他本身已经被两名侍卫打成重伤,估计有鬼王的修为就能让其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伏诛。”

那将军道:“夫人所言甚是。”

柳夫人道:“这里势力最大的是东山老怪,听说他也算是为恶一方,作为巡察使我是不是要去拜访一下呢!”

那将军听了立刻道:“夫人三思,您万不可轻易涉险,那东山老怪在这幽冥界修行近万年,一身的修为就算是和阎罗大人比起来也不弱多少,末将自问不是其对手恐无法确保夫人的安危。”

柳夫人笑道:“什么样的恶鬼我没见过,我一身正气,万邪不侵,更何况一年前,我突然得到一股七彩力量相助,虽然没有丝毫的攻击力,可是我的防御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阎罗大人也攻不破,更何况那东山老怪。”

那将军听了只好点头道:“既然夫人决定了,那末将就拼死护得夫人安危”

柳夫人笑道:“我们去益幽城休息一下吧,追了这恶鬼万里终于将其消灭了,从此幽冥界又少了一大害。”

余音渺渺,六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洞中。

夜,又恢复了平静。

古穆和史影两人回到各自的房间之中,古穆坐在床上想要入定,可是却感到一股火自自己的小腹升起,直走全身,那莫名的火烧遍古穆的全身,将古穆的欲望完全的点燃,古穆终于感到了不对劲。

内视身体却发现自己的血液就像是沸腾了一般,古穆见到这种清醒再结合自己现在那欲火焚身的情况,立刻就知道自己中了春毒。正想着怎么就中了这中毒的时候,古穆的房门突然之间被推开了。

古穆朝着门口望去,突然之间眼睛看的直了。

史影没有回到自己房间就感到自己的身体火热无比,一股强大的欲望从身体内升起,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史影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于是强忍着心中的难受回到房间之中。

“师傅,我好难受啊!”

盘坐在那里,一只手却忍不住的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褪去的史影自言自语道。

可是这个时候却偏偏有一个声音在史影的房间中响起:“影儿,你这是中了春毒了!”

史影的一只小手狠狠的揉着自己的身体,双腿紧紧的闭在一起轻轻的摩擦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那心底越烧越旺的火。

一声幽幽的叹息在房间中响起,继而道:“去古穆房中吧,记住不要让他看到你的脸!”

古穆见到衣衫凌乱前襟大开,,露出雪白粉嫩的肌肤,在那黑色的衣襟的映衬下那胸前露出的肌肤更加的诱人。

古穆的欲火一下子的被史影那春情勃发的神情给引发。

一股风抚过,房门紧紧的闭上。

史影眼中闪过一丝的清明,眼中带着羞涩的神光,扑到古穆的怀中,吐气如兰的在古穆的耳边道:“要了影儿的身子,不要摘下我的面纱!”

说完这句话史影眼中全是迷乱的神色,再也看不到一丝的清明,一双的小手在古穆的身上胡乱的摩挲,娇柔的身体更是使劲的往古穆的身上挤。

古穆不是柳下惠更不是圣人,两人都中有春毒,而且又有史影的同意,原本禁欲这些天早已经憋得难受的古穆立刻就将史影扑到在床上。

一件件的衣衫被扔了下来,最后史影那洁白的肚兜,薄纱的亵裤从床上抛落,两具躯体纠缠在一起。

当古穆将史影修长雪白的玉腿分开的时候,史影已经忍不住挺动着下体想要将古穆的欲望收服。

古穆伏在史影的身体之上,欲望的坚挺抵在史影的湿热之上,古穆的手伸向史影脸上的面纱。

当古穆的手落在那面纱的一角上的时候,史影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力量一下子的清醒过来,眼中满是哀求的神色轻声道:“不要,你答应我的”

古穆愣了一下,手轻轻的离开了史影的面纱,史影眼中的神光消失不见,古穆只感到史影那盘在自己腰间的修长紧绷的玉腿猛地使力,自己的身体突破了一层薄膜深深的进入了史影的身体,史影的身体猛地一颤,口中发出一声的轻呼!

古穆看不到史影的神情,不知道史影是痛苦还是快乐,只好按照同清缘第一次的经验来,暂时的伏在史影的身体之上,细密的吻轻轻的隔着那面纱落在史影的脸上。

史影感到下体的麻痒的感觉将痛意完全的遮盖,史影在春毒的刺激下修长的玉腿紧紧的盘在古穆的腰间,雪臀飞快的耸动,感受到身下佳人的热情,古穆大手托在史影的翘臀之上,一声大吼。

床轻轻的晃动起来,史影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声在房间之中回荡,虽然声音嘶哑,可是古穆却觉得那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身下的娇躯就像是水做的一般,是那样的滑腻水嫩,肌肤细嫩的似乎微微使力就能挤出水来。

史影伏在床上,古穆从史影的背后进入,一波接着一波的浪潮冲击着史影的神经,两人都已经到了极限,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古穆伏在史影那滑腻的躯体之上。

轻轻的从史影的粉背上翻身下来,古穆清楚的看到史影那两瓣细嫩的翘臀满是红晕,显然是刚才剧烈的撞击所致,古穆的大手轻轻的揉着那两瓣柔软,心道史影的身体真是娇嫩到了极点,就是一点的撞击就能留下痕迹。

史影趴在床上整个玲珑的娇躯呈现在古穆的面前,凌乱的青丝粘在粉背之上,平添几分淫靡!

古穆轻轻的将史影娇嫩香软的身体抱在怀中,轻轻的含着史影的耳垂,一只手轻轻的伸向史影的面纱的一角,原本春情荡漾的史影却一下子的伸手将古穆的大手给按住。

轻声朝着古穆道:“不要逼人家还吗,我真的有苦衷的”

古穆的手轻轻的握着史影胸前的香软道:“可是我们都已经这样了,难道连你的面容都不能见一下吗?”

史影轻轻的摇了摇头。

古穆见了知道史影已经决定,只好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见到你的面孔那我以后就不再提此事了,休息吧,放心我不会趁你睡着的时候摘下你的面纱的”

史影眼中闪过幸福的神光缩在古穆的怀中。

史影心中道:傻瓜,你为什么就非要想着看我的面容呢,这面纱是师傅为我带上了,除了她或者我通过了入门的阶段,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摘下!

想着这些,闻着古穆那熟悉的气息,史影感到一阵的疲倦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古穆看着怀中沉睡的佳人,那完美的躯体让古穆爱不释手,可是在那面纱之下究竟是一张怎么样的绝色面孔才配的起如此无双的娇娆呢!

即便是很想知道那面纱下的容颜,但是古穆既然答应了史影那么他就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将搂着史影的手紧了紧,头放在史影圆润的肩膀之上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古穆就被史影给推醒。

睁开双眼见到史影那赤裸着的完美身体不由的一阵眼晕。史影难得的白了古穆一眼道:“快些起来,今天我们还要去寻找伯母的魂魄呢!”

古穆立刻从史影的魅力中清醒过来,似乎被清缘伺候惯了,古穆习惯性的在史影的伺候下穿上衣服才想到史影是处子新破,回头看到床单之上那刺眼的艳红,轻轻的抚着史影的螓首,轻声道:“还痛吗?”

史影脸上一红,微微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古穆见了道:“要不我们明天在寻找吧!”

史影摇了摇头道:“不要,我没事的,刚才我又感应了一下,似乎柳伯母的所在就在我们附近一般,我们还是快些去寻找吧!”

见史影这么说,谷米点了点头道:“如此就苦了你了!”

史影摇了摇头,伏在古穆的胸前,心中道:你能为了救我的母亲陪我进入这幽冥地狱,今生就算是吃再多的苦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