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要留清白于夫君!

刘山看的一阵痴迷,口中喃喃自语,将手中的长衫放在鼻子之前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

“老大……”一个小痞子朝着发呆的刘山叫道刘山从自己的幻境中清醒过来,将手中的青衫扔掉朝着柳影诗跑出不远的白色的玲珑身影笑道:“他妈的,太有个性了,老子喜欢”

柳影诗终于跑出了杏林,可是杏林后的情景让她一阵的绝望,那是一片仿佛没有边际的阴森的由参天古木组成的大森林。

原来柳影诗慌不择路,结果跑错了方向,就到了这通往大山深处的一面。

柳影诗脚上只是停了一下,咬了咬牙正想朝森林之中跑去。

猛然之间身子一顿,顿时跌倒在地上,腰间的束带一松,竟然是被不知何时追上来的刘山给抓了去。

望着跌倒在地上,衣衫凌乱,甚至能看到胸口露出的那一段雪白粉腻的肌肤。

将手中的束带扔掉,刘山一边淫笑一边朝着一边恐慌的朝后退着的柳影诗叫道:“你怎么不跑了,没想到你还这么能跑,等一会老子爽的时候,肯定十分舒服”

说话之间刘山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柳影诗那包裹在洁白的亵裤下的修长双腿,似乎在幻想着什么不堪的场面。

柳影诗绝望的道:“你们这些恶人,就等着我家夫君取你们性命吧!”

刘山边脱身上挂破的衣服边道:“可惜的是你看不到那一天了,你还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吧!放心我会好好让你享受的,或许到时候你会激动的将那个狗屁古公子给忘掉……哈哈”

见到刘山那赤裸的上身,柳影诗眼中留下晶莹的泪水,脑海中泛过古穆的面容,虽然显得稚气,可是那严肃的面孔却给人以无限的安全感。

柳影诗闭上了双眼,心中道:“古穆,我柳影诗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们来生再见了!”

柳影诗凤目之中闪过怨毒的神色,狠狠的看了朝她扑来的刘山一眼,贝齿咬着香舌狠狠的用力咬了下去。

文儿一路疾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声,那两个地痞在后面大叫的追着,说着各种恐吓的话,试图将文儿吓住,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文儿一个小丫头竟然被他们越吓跑的越快。

两个地痞不由的骂娘起来,没有想到没有吓到人家,反而让人家跑的更来劲了!

不过如果让两个地痞知道文儿此时心中所想的话,恐怕会扇自己两个嘴巴子不可。

文儿怕啊,而且是怕得要死,小姐不知情况如何,而她身后又追着这么两个口中说着要将自己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的家伙,她一个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小姑娘,自然是给吓蒙了!

可是就是因为怕自己落到这两个人手中,文儿那是双腿拼了命的摆动,小脸憋得煞白,呼吸急促,竟然愣是将两个青年伙子给甩在后面。

文儿远远的看到那风雨阁,甚至能隐约的听到韩成言的说话声,而此时身后的那两名地痞也是拼了老命的追,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甩到后面,让他们爆发出了力量,才几步的时间就追了上来。

文儿感到自己的手被人给抓住,她已经清楚的看到了韩成言和那些书生的模样,突然之间后颈之上一痛,她昏了或过去,不过她隐约的记得自己好像在昏迷之前用尽全力喊了一声救命!

一个凶恶的男子,赤裸着上身,嘴角露出淫贱的笑容,盯着缩成一团的文儿道:“小丫头,不让你跑,你竟然不听话,看我不……”

“啊,不……不要,我不要被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不要,我不要”文儿挥舞着小手叫道。

“小文……小文,你醒醒!”

一个让文儿熟悉无比的声音响起,是夫人的声音,文儿猛然之间从噩梦之中惊醒文儿睁开双眼,正看到老夫人那熟悉的面孔,立刻扑到柳夫人的怀中哭了起来。

还以为自己被人给抓住了呢,没有想到竟然是一场噩梦,柳夫人轻声的安慰着文儿。

满脸泪痕的文儿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道:“让夫人见笑了”

柳夫人摇了摇头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被韩公给送回来,还说是从两个歹人手中救下昏迷的你,小姐呢,影诗去了哪里?”

柳夫人一脸的担忧,刚才只听文儿做噩梦的时候的喊声,她就能听出两人遇到了什么情况。

劫色啊,对于一个女儿家来说,名节贞操可是她们的生命,柳夫人都不敢去想,如果自己的女儿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以柳影诗那外柔内刚的性子,恐怕绝对不会苟活人间,想着想着不由的哭了起来。

文儿见夫人哭了起来忙劝道:“夫人,您放心,小姐吉人天相,相信小姐受过那么多的哭,应该是苦尽甘来了,不会过不去这个劫的!况且小姐又那么聪明,那些恶人未必能抓到小姐”

柳世则长叹一口气道:“夫人,你也不要哭了,伤了身子就不好了,如果影诗平安回来而你又病倒了的话,这个家还怎么过啊!”

柳夫人满脸泪水的道:“老爷,你多派些人去找,一定要将我的女儿找回来。不然我可就不活了!”

柳世则仿佛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叹了口气走出房间道:“老天,我柳家自问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是为什么要将那么多的苦难降临到我那命苦的女儿的身上,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去伤害诗儿……不要”

就在柳世则在哪里斯力竭地的发泄着对上苍的不满的时候,一个家丁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柳世则见到那家丁立刻道:“怎么样,有小姐的消息了吗,她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那家丁等柳世则说完才道:“老爷,我们没有找到小姐的下落!”

柳世则身子晃了晃。

那家丁立刻扶住柳世则道:“老爷,你无需如此的担心,我们虽然没有找到小姐,可是却在那杏林的边缘找到了那三个追赶小姐的地痞流氓”

柳世则一听立刻道:“什么,那还不快问他们小姐究竟怎么了,人呢,我亲自去问!”

家丁扶着柳世则向前厅走去,想要说什么,可是却见到柳世则一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模样,只要无奈的摇了摇头。

柳世则走进大厅,几个家丁正站在那里,柳世则朝着身边的家丁道:“你说的那些恶人呢?我要问他们将我的诗儿给弄到哪里去了?”

那家丁朝着几个家丁身后的地上指了指。

柳世则看去,却是三个被白布盖着的人,走到跟前将那白布掀开,柳世则愣了一下道:“死了?”

那家丁苦笑道:“是的,老爷,当我们找到那里的时候,就见到这三个人身上毫发无伤的倒在那里”

“那小姐呢,有没有小姐的消息”柳世则焦急的问道家丁往地上的那三名男子的尸体之上瞅了一眼道:“没有小姐的消息,我们只在那里见到了小姐出去的时候所穿的一件衣服”

一个家丁将一件被挂破的不成样子的长衫奉上来,柳世则颤抖着手抚摸着那件衣衫,喃喃道:“我的女儿啊,都是爹爹不好,我不该让你出去啊!”

“老爷,这三个人怎么办?”那家丁问道柳世则恨恨的盯着那三具尸体,如果不是这三个人已经死去了的话,恐怕柳世则能上前掐死他们。

摆了摆手道:“将他们送交官府”

高阳府的府衙之内,一府知州正恭敬的将柳世则迎进书房之中,朝着边上的丫鬟道:“快去看茶,将本老爷的清沁荷香茶叶泡上!”

那小丫鬟愣了一下,立刻跑了出去。

知州胡正康满脸笑意的道:“柳老爷子快请坐,这就看茶”

柳世则心中苦笑,以往自己柳家虽然是这高阳府的书香世家,可是这知州也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自从柳影诗和古家的少爷定亲的事情传出之后,这知州的态度可以说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天两头的往自己家中跑,和自己拉关系,让柳世则感慨官场之人的势力。

人家如此的恭敬,柳世则自然不能不懂礼数,强颜欢笑的客套一番。

正好那小丫鬟端着香茶走了进来,那知州笑着道:“难得柳员外来我这小衙门一趟,没什么好东西,还请品一下这清沁荷香。”

柳世则端起茶,喝了一口,一股清香甘甜从口中直入全身,让人有一种如在云端的感觉。

如果是平时的话,柳世则定然会细细的品上一番,可是此时爱女不知所踪,心中挂念的柳世则哪里还有那个心情。

将茶放下,柳世则朝着知州道:“胡大人,柳某此来是报案的”

胡正康听了惊道:“报案,难道有贼人偷了柳员外家的东西不成?”

柳世则苦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夫也不会来了,而是小女失踪不见了!”

胡正康站起来道:“什么,怎么可能,柳姑娘失踪了?”

柳世则能够想到胡正康的心情,古家的未来儿媳在自己的治地失踪,他至少要被治一个监管不严之罪,更何况如果古家要是将气撒到他的头上的话,那他头顶上的乌纱恐怕就此不保,想到这些,那知州脸上啪啪的掉下豆大的冷汗来!

就算是前段时间高阳府治下的小县接连传出有女子失踪的消息,他都没有这么恐慌过。

胡正康平静了内心,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到柳影诗,只要能安然无恙的将柳影诗交到柳家人手中,那么这次的事情不仅不会是自己官途的尽头甚至还会是自己人生的一个新的开始,从此攀上古家扶摇直上,能够远离这山沟,去那繁华的京城成为高人一等的京官。

想到这些胡正康立刻道:“柳员外,你放心,本官一定将柳姑娘完好无损的给您找回来”

柳世则道:“如此就有劳大人了,不然我也只能去京城请她古伯父派人寻她了”

胡正康一听那还得了,要是惊动了古家的人的话,恐怕会立刻说自己的问题,事关人家未来的儿媳的下落,古家定然会派自己人前来,那么到时候自己连戴罪立功的机会都没有,恐怕一辈子的官途也就这么的完蛋了!

胡正康忙道:“柳员外稍安勿躁本官这就派城中的捕快,士兵去搜寻,一家家一户户,绝不放过一处可疑的地方”

柳世则听了点了点头道:“如此就有劳大人了,我也该告辞了!”

胡正康忙笑脸相送,走到门口的时候柳世则回头道:“对了,我还忘了一件事,试图对我女儿无礼的三个恶徒不知怎么的就死了,我已经派人送到府衙,还请胡大人处理”

胡正康点头道:“那些败类死不足惜,死了好,本大人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柳世则听出胡正康以为那三人是自己为了撒气而杀死的,可是此时他哪里有什么心情去解释这些,胡正康愿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送柳世则离开,胡正康立刻就召集自己的幕僚,一道道的命令下去,立刻高阳府的大街小巷,城外附近的山中满是高阳府的捕快,甚至连守城的几千士兵都被胡正康给派了出去。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丝毫没有柳影诗的消息,高阳府方圆百里之内大大小小,几乎是被翻了一个遍,可是连柳影诗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倒是有许多的官府通缉的要犯在这次的搜查中纷纷被抓,那些游荡在街上的地痞流氓一个个的被抓了投到大狱之内,谁让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几个不起眼的小混混,现在着急自己头上乌纱的胡正康将火只能发到这些无辜的倒霉蛋身上。

如此一来高阳府的治安好到了从所未有的地步,简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但是这些不是胡正康所担心的,而是今天他接到了柳世则的请柬,请他过府一叙。

胡正康又不是傻子自然能猜到一些柳世则请他的原因。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