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贴心丫头(1)

“真是聪明,你还真说对了,这些书都是我们家的家传武功秘籍”古敬闻正容道。

见到古穆疑惑的模样,古敬闻的手在那书桌之上不知何处按了一下,在墙壁之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夹层,里面放着一个古朴的锦盒,古敬闻笑着向那锦盒走去。

忽然一道亮光向着古敬闻射去,古穆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只利箭,箭剑上还闪着寒光,古穆也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去看那箭的时候,那飞速射出利箭竟然慢慢的在自己眼中放慢了速度,就像过电影一般,他可以清晰的把握住那利箭的射出的轨迹,见到那利箭射向古敬闻的眉心,古穆不由的惊叫出声道:“爷爷小心”

只见古敬闻的身影一闪,传来古敬闻的笑声,古穆看到古敬闻的两只手指迅若闪电的停在眉心前三寸正将那利箭夹住,就像那利箭事先被古敬闻夹在手指中间放在离眉心三寸处的地方一般。

将手中的精钢羽箭抛在地上,伸手将那锦盒拿出,在古穆的疑惑的目光中,古敬闻将那锦盒打开,一本用一种古老的文字写成的三个字“御龙诀”正出现在那散发着古朴气息的薄薄的书册之上。

“爷爷,难道这是秘籍的正本吗?”古穆疑惑的道古敬闻摇了摇头,含笑不语。

古穆苦思不解再次将目光望向古敬闻,古敬闻语出惊人道:“这本才是仿造的秘籍,如果有人盗去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的话,那么他就活不长了,绝对让他经脉逆转,血爆而亡。”

听了古敬闻的话,古穆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的道理了。古穆不得不去佩服想出这种方法的古家先祖,能够将真真假假玩转于股掌之间,绝对是天纵之资。不用说古敬闻说的一点都不错,自己手中拿的,桌上放的,以及书架上的那些书才是真正的古家的秘籍的所在,只是不知道如何从这书中正确的读取古家家传秘籍。

看到爱孙脸上露出的释然的神色,古敬闻就知道古穆已经了解了其中的玄奥,不由的暗赞一声古穆的聪慧,将那锦盒又放回夹墙之中,又将夹墙中的机关重新设置好,在书桌上点了一下,那夹墙慢慢的合了起来,丝毫看不出那里还藏着机关。

忙完这些事情,古敬闻将古穆招到自己的身边道:“穆儿,爷爷告诉你如何从书中读取我们家传的御龙诀的方法,你要好好的记下,如果有一字之差的话就会使心法全篇改变,那你修炼的话绝对就会对身体产生危害。”

古穆对照着手中的书本一字不差的将古敬闻所说的方法记下,又按照那方法将秘籍的内容从书中给古敬闻读了一遍。古敬闻听了点了点头,古穆的聪慧让古敬闻极为喜悦,又嘱咐了古穆几句,看天色不早了这才让古穆离开。

古穆算是开了眼界,没想到只是一本简单的秘籍就能有那么多的花样来隐藏,这古人的智慧还真是不可小视,不说其他的就那神奇的机关术就让古穆叹为观止,在书房之中那么长时间他愣是没有察觉到那夹墙的机关怎么就和其没有一点关联的书桌产生了联系。看来这个世界的机关术远远的要比自己想象的精巧啊,而且这个世界的历史竟然比前世所在的世界的历史还要悠久许多,但是这个世界却一直处在封建社会的阶段,没有在科技之上发生突飞式的发展,不过在一些领域却又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进展。

就说着机关术吧,各种精巧的机关层出不穷,最优秀的机关师甚至做出过可以在空中飞行的木鸟,会自动行走的木牛木马,这些都是古穆在原先古穆的记忆中找到的。有许多的机关就算是武林高手都不敢轻易尝试,不用说机关术主要的运用目标坟墓,定然是集机关术精华于一体的所在。想到这些,古穆感到一种挑战的感觉油然而生,就让自己来看看这个世界的机关术高超到何种境界,也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墓葬是不是和自己那个世界一样的神秘。神奇的机关术,千年不见天日的古墓,就让我来揭开你们的面纱吧!

“小少爷,我们回去吧!天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古穆走出书房发现天色已经变得黑乎乎的一片,没有想到在书房中只觉得过了那么大一会功夫外面的天就已经黑透了,清缘正手上提着一个灯笼站在门外等着自己,看到清缘那单薄的身体站在走廊之中默默的等候着自己,古穆觉得心中一阵感动。听了清缘的话,古穆点了点头道:“我们回去吧”

清缘提着灯笼走在前面为古穆照着路,一路之上的走廊之上也挂着大红的灯笼倒也是显得亮堂,不过清缘还是提着手上的灯笼为古穆照着路,尽职尽责。

回到古穆所居住的小院,清缘将手上的灯笼熄灭,房中点着烛火,虽然有些不习惯没有电灯的夜晚,可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回到了古代,要想过那种灯火辉煌的日子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他一个盗墓贼虽然精通许多的灯具的构造可是如果让他去发电的话,根本就是难为他,能用上用油做成的蜡烛已经比那些连油灯都要省着用的普通老百姓好上很多了。

看着清缘娇小的身躯在自己的床边帮自己将床铺好,被子也展开折好,古穆正要上床休息却被清缘喊住道:“小少爷,你还没有沐浴呢!”

古穆这才想起来原来的古穆有每天都洗澡的习惯,并且他也知道自己有几天没有好好的洗过澡了,听清缘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身上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将怀中的书拿出来放到床上的枕头边上,跟着清缘走进侧房之中。

进入侧房,房中已经放置着一个巨大的浴桶,其中注满了冒着热气的温水,弥漫的水汽让房间之中的烛火更显朦胧。

感到清缘慢慢的接近自己,古穆的身体猛地一僵,他知道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清缘为自己更衣,可是那是以前的古穆,现在这具躯体之中的思想已经是另一个古穆的思想,自然有些不习惯。

解着古穆腰间的束带的清缘似乎发现了古穆的不自在,抬起头,清澈无波的双眼望着古穆道:“少爷,是不是缘儿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

古穆没有想到清缘会这么的敏感,忙道:“没、、、、、没有啊,你做的很好”

虽然听得出古穆言不由衷,不过善解人意的清缘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只是将古穆身上的衣衫慢慢的褪下,露出古穆那还略显单薄的身体。或许经常伺候古穆洗澡已经成了习惯,所以面对古穆的的身体清缘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将古穆的外衣叠整齐放在一边,正要转身帮古穆脱下内衣的时候听到扑嗵的一声水声。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