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夺人身体

这是一处郁郁葱葱的高山,站在高处望去整座山宛若一条盘龙,龙身,龙头,甚至龙尾都是那么的相似,不能不说大自然造化之神奇。

一般这样的山上总会有那种被称为龙脉或者龙穴的风水宝地,或许比不上那九龙脉那么巨大的风水之力可以使得葬在龙穴中的后人登得大宝,坐的龙椅。可是能够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历来能占得龙穴的人都是那种豪门大族,借的龙脉的天地灵气和福运使得家族昌盛。

这座山上正有一处千年难得一见的龙脉,虽不是那种可以使人借助那绵绵福运君临天下的九龙脉,可是这座山上的龙脉相较起那种龙脉了却丝毫不差到那里去。谁都知道天地之道有盛就有衰,所以相对于九龙脉也是一样,当一处九龙脉渐渐衰弱的时候就是另一处九龙脉慢慢兴盛的时候,到达一定的程度就会发生朝代的交替,其实也是龙脉的交替。龙脉之气旺者,如果在加上皇帝有德可以延缓龙脉之气的消耗,这样在龙脉的庇护下这个朝廷或许可以存在的长久一些,可是如果龙脉本身不旺而为帝者又不修己身不施仁德于万民那么龙脉的气运消耗就会快上许多,造就不知多少的短命王朝。而这座山上的龙脉难得之处就是龙脉的气运可以绵绵千载,并且不会受朝代更替的影响,可以使得在这样的龙脉庇护下的家族富贵千载乱世不受其害。气运绵长是那些普通龙脉的好几倍,所以这种龙脉也有一种称呼叫做“久龙脉”乃是“九龙脉”的谐音,意思就是指这种龙脉丝毫不比可以使人荣登大宝的九龙脉差到哪里去。

在这座久龙脉的核心处,也就是龙脉的心脏部位,正是一个山谷,只见在那山谷之中密密麻麻的修建着几十座的层次分明的陵墓,如果仔细看去的话修道高人定可以看出这而陵墓建造部位的玄妙,虽然这处久龙脉已经被其主人使用了差不多千年时间,可是却丝毫没有衰弱的倾向,甚至隐隐有更加强盛的气势,聚起的气运所聚成的龙形气势威猛的笼罩在整个墓地之上,庇佑着其主人的气运。

“穆儿,你过来给历代祖宗上香!”一个威严的长者身边站着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脸上还隐约的带着童稚神色的男孩。而在男孩的身后则是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一气质高贵的美貌妇人。听到那长者的话,那孩童虽然脸带稚气,不过却十分懂事的走到老者面前,伸出那白嫩的手接过老者手中的燃香,对着面前以及周围的一座座的陵墓,恭恭敬敬的磕头上香。

就在那孩童将燃香插在面前的香炉的时候,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一声龙吟,老者与那那对夫妇的目光向空中望去,只见空中一道巨大的龙形正在空中蜿蜒盘转,带动空中的云雾随之流转,艳阳照到那流转的云雾之上泛起万道金霞,一道灿烂的光霞穿过龙身正没入那孩童的眉心之中。

就在那道光霞消失的瞬间空中的一切异象都消失不见,可是那老者以及身后同来的许多的家丁都对方才的异象亲眼目睹。当老者还沉思刚才异象所代表的深意的时候忽然听到儿媳的急切的喊声:“穆儿,穆儿,你醒醒,不要吓娘亲啊!”

那老者听到贵妇的喊声,忙将思绪收回,望着倒在贵妇怀中的孩童道:“贞儿,你莫急,我们古家历代都是一代单传,近千年没有一代不是这样,你大可放心,祖宗有灵不会让穆儿出什么事情的。”

站在边上的中年男子也一脸关心和着急的望着那孩童道:“是啊,玉贞,爹爹他老人家说的是”

那贵妇人也知道古家几十代传承下来每代都是只有一个子嗣,就像她一样自从生了古穆这个孩子之后,任是夫妇如何的辛苦耕耘,那小腹依然是平平坦坦没有一点的动静,这就是古家的一个奇特的现象。不过见到刚才的那种奇异的景象,贵妇人不免担心的道:“可是这孩子怎么会突然之间晕倒,任是我怎么喊都喊不醒呢?”

老者毕竟见多识广又是当朝相爷,自有一番威严道:“刚才你也看到了,天降祥瑞于穆儿,这是穆儿的造化,古家的龙神显化,正说明我们家穆儿将来肯定会有一番大的作为。再说了,穆儿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只是昏迷不醒而已,或许休息一下就没有事情了。”

妇人将古穆抱在怀中,虽然妇人看上去那么的柔弱可是抱着十四五岁的古穆却丝毫的不显得吃力,可见这妇人定是修炼过什么功法,不然不会这么的举重若轻。

那老者正是这一代古家的掌舵人,同时又是大汉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爷古敬闻,跟在他身边的男子是他的独子古泽,以及儿媳柳玉贞,今天本是他们上山祭祖的日子,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老者知道虽然以古家在大汉国的影响力,这件事情根本不会对古家产生丝毫的影响,但是深知为官处事之道的古敬闻却肃声要求看到这一幕异象的家丁发誓绝不将今天所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这些家丁都是跟了古家几代甚至是十几代的的人的后人了,早就将自己当作古家的人,所以听了古敬闻的话都发誓将今天看到的事情烂在心中绝对不会外传。

古家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往古府赶去。马车之上,年幼的古穆正被那美貌夫人抱在怀中,滑腻的玉手轻轻的抚摸着古穆的小脸,脸上的担忧神色不减,毕竟爱子就那么的突然昏倒,尤其是还有一道光华没入爱子的眉心,柳玉贞的心从来没有这么不上不下的没有着落过。

柳玉贞丝毫没有注意到,原本垂在一边的怀中爱子的小手轻微的动了一下,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凭借着柳玉贞一身精湛的业艺,那么那丝小变化绝对瞒不过她的灵觉,可是这个时候偏偏是她心神最为乱的时候。

古穆恢复了感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自己的身子好像靠在一具柔软的躯体之中,那感觉就像在母亲的怀抱之中。古穆突然之间有一种想要发笑的冲动,要知道他在失去知觉之前可是被那具僵尸抱在怀中,尤其是自己好像是被那僵尸给咬在了脖子之上,难道自己没有死不成?古穆感到自己的脖颈之上没有丝毫的疼痛,只是脑袋之中好像有些模模糊糊的,思维有些乱,好像总有一些陌生的片段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

喜欢僵尸少爷请大家收藏:()僵尸少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