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云水间、烟波渺

八月十五,中秋。

房遗爱清晨起来,便没有停歇过哪怕一步。

状元府中人声鼎沸,各色工匠全是工部派来的顶尖好手,负责给状元府装潢粉新。

“驸马,这红绒灯笼可好?”

“驸马,这画阁雕梁可还中意?”

“驸马,这是礼部申念行大人亲自拟就的礼单,还望驸马过目。”

“好好好。”房遗爱连连点头,边走边赔笑,手中捧着一沓文书,相比在刑部当差的日子,却还是繁忙许多。

趁着工匠愣神的空隙,房遗爱呲溜一声,溜进东厢房中,反手便插上了门闩。

伸手将文书放在书案上,房遗爱长舒一口气,“好累!”

高阳正坐在秀榻上愣神,见夫君快步走进厢房,不由好奇道:“俊儿哥,为何不在外厢张罗?”

“漱儿,让你搬进东厢房委屈你了。”房遗爱坐在榻边,苦笑道:“好累!”

“人生大事怎能马虎?”高阳轻笑一声,喃喃道:“俊儿哥这次可不许吃醉酒了!”

“好。”房遗爱无声点头,心道:“若不是之前那哥们洞房花烛吃醉了酒,哪里有本宫的今日?”

“不能喝酒!万一喝的叮咛大醉,再回去可就不好了!”房遗爱暗下决心,与高阳交谈片刻后,随即不甘心的被轰出了东厢房。

状元府中一直忙活到晌午,这才算初步停歇完工,原定大婚日期乃是下午,因此房遗爱忙里偷闲,准备再行返回东厢房饮茶解闷儿。

可就在房驸马朝东厢房走去时,随着一阵欢声笑语,程处弼、候霸林、薛仁贵、尉迟宝林、罗通五人齐步走进府中,看到房遗爱拱手便道:

“大哥,恭喜恭喜。”

“恭喜新郎倌儿,贺喜新郎倌儿。”

“我们这些接亲的队伍可都到齐了。”

“兄长,有何吩咐尽管明言。”

见五人笑语晏晏,房遗爱苦笑一声,“哎呀,忙到现在还不曾用过饭呢。”

“用饭?大哥,今日还打算吃饭啊?珍珠翡翠白玉汤,要不要吃?”候霸林嬉皮笑脸的道。

“诶!”房遗爱冷哼一声,正色说:“如此嬉笑该打!”

“对!该打!”程处弼四人作势要打,吓得候霸林连连向后退去,这才躲过了一劫。

兄弟六人谈笑半晌,随着申念行和工部尚书到来,房遗爱随即又被拉到了府门外。

“贤侄,待会乘御马去到东华门,迎亲的队伍老夫已然准备停当。”申念行腰横李承乾钦赐玉带,含笑嘱咐。

“多谢伯父,有劳伯父劳心了。”房遗爱跨上雕鞍,揽着缰绳,在众人的拥簇下,缓缓朝东华门而去。

迎接过龙驹凤辇,房遗爱头顶状元服饰,帽插金花,在程处弼五人的拥簇下,又返回了状元府。

这一来一往,耗去了近乎一个时辰,长安一百零八坊百姓尽都出门观看,大街小巷围的水泄不通,让房遗爱心中即高兴又叫苦。

好不容易回到状元府,已然是申时初刻,众宾客趁着房遗爱迎亲的空隙,早已纷至沓来,其中秦琼、杜如晦、魏征、杨波等人尤为显眼。

在众人的起哄下,房遗爱老老实实做完一切礼仪,这才将李丽质抱到了正房之中。

原本程处弼和候霸林还嚷嚷着要闹洞房,可被薛仁贵、秦怀玉、罗通三人一阵“好言相劝”这才悻悻作罢。

正房之中,房遗爱坐在榻边,眼望头盖盖头的李丽质,含笑道:“公主。”

“仁兄,用秤杆掀盖头...”见房遗爱忙昏了头,李丽质轻笑一声,将先前申念行上奏的礼仪表章说了出来。

“是是是。”房遗爱苦笑点头,掀开盖头后,盛装打扮的李丽质随即出现在了眼前。

“公主辛苦了。”房遗爱取过交杯酒,二人对饮一杯,任谁都是一脸憔悴之色。

在房中说了半晌的体己话,房遗爱随即辞别新娘子,缓步走出正房,捧着酒盏在府中挨个敬酒,其中竟发现李恪、李泰、李治全都到了。

“三位殿下,房俊敬酒一杯。”房遗爱捧盏含笑,见李承乾没来,心中不禁有些打鼓。

李泰捧盏对饮,含笑道:“御妹夫,此番大喜可喜可贺。”

“御妹夫,小王敬你一杯。”李恪不甘人后,捧盏说道。

唯独李治显得有些木纳,捧盏说了几句恭喜之类的词句,便没了下文。

李泰和李恪心中暗藏野望,虽然李恪并非嫡出,但对于皇位却是十分垂涎,不得不说这都是李世民开的好头儿。

“御妹夫,此番去往金陵,若是有不周之处,尽管给小王写信。”

“御妹夫,小王在金陵有几家产业,送与御妹夫...”

正当李恪和李泰“御妹夫长、御妹夫短”的时候,乎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咳,接着李承乾便走到了房遗爱身侧。

“御妹夫?丽质今年多大年岁?你也能叫御妹夫?”李承乾瞪了李泰一眼,随后含笑道:“御妹夫,小王来迟一步,御妹夫切莫见怪。”

李泰和李恪虽然不服李承乾,但对于这位东宫世子却是忌惮几分,眼下遭到训斥,只得悻悻归席,与文武群臣对饮起来。

李承乾向四周扫了一眼,转而道:“御妹夫何时动身?”

“应当是七日后,万岁旨意说明乃是八月二十二日动身。”房遗爱拱手应声,心中有些话儿如鲠在喉,一番思忖,随即将李承乾拉到了偏厅之中。

偏厅之中寂静无人,二人对视一眼,全都发出了唏嘘的叹声。

“御妹夫何必要走?留在长安不可吗?你走后小王独木难支,如何是好?”李承乾凝眉喃喃道。

房遗爱眉头微皱,拱手道:“殿下,房俊若留在长安怕是要遭人猜忌。殿下凡事时常请教臣父与杜叔父、魏太师便好。”

李承乾微微点头,“三位伯父乃是国之干城,小王自然倚重。但御妹夫此去,小王连说话之人都没了!”

“殿下不必气馁,房俊保举三人,定能襄助太子。”房遗爱含笑道。

“那三位?”

“马周、薛仁贵、长孙澹。”

“什么?长孙澹?就那个气罐子?小王不用!”

“太子,可知岑懋纵火一事是谁告诉下官的?”

“纵火一事?莫非是长孙澹?”李承乾看向房遗爱,眸中闪过了一抹惊奇。

房遗爱四下张望,确认无人后,点头道:“不错,正是长孙澹。他以易经卦象告诉下官,若无此人相助房俊只怕早已身败名裂。”

“马周,薛仁贵,一文一武当世大才,只是那长孙澹...”李承乾言语支吾,显得有些犹豫。

“殿下,长孙澹与殿下乃是姑舅至亲,此人才干虽然不比马周,但胜在关陇门阀的消息可以尽数掌握,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闻言,李承乾茅塞顿开,“御妹夫如此苦心,小王明白了!”

见李承乾喜笑颜开,房遗爱目光闪烁几许,刻意压低嗓音道:“殿下,房俊还有一事提醒。”

“在长安要忠心辅政,切不可生玄武之心。”房遗爱隐晦的提醒李承乾莫要造反,不然依照历史上的轨迹,怕是要便宜李治了。

“这个自然,小王绝无二心!”

“还有一事...便是堤防晋王殿下。”房遗爱思忖再三,而是说出了堤防李治的话儿。

“李治?他胸无谋略...小王记下了。”李承乾不知甚解,但还是点头应允。

说过几桩心事,房遗爱心间的大石陡然落地,转而道:“太子,微臣此去金陵多则三年五载,必定返回长安。到时再襄助太子!”

“好,你我郎舅一言为定!”李承乾拉住房遗爱的手掌,喃喃道:“御妹夫,此番去往金陵记得书信往来,只说日常私情就好。”

“房俊谨记。”房遗爱含笑点头,郎舅二人缓步走出偏厅,在众人的觥筹交错间,陆续喝得不省人事,直到喜宴散去,这才被人抬回了各自府邸。

房遗爱躺在绣榻之上,含笑道:“丽质,贤弟,长公主殿下。”

“喝了多少酒水?”李丽质手持热毛巾,为房遗爱擦拭脸颊,苦笑道:“不要如此贪杯。”

“公主,京娘和环儿到了吗?”

“到了,现在府中厢房呢。”

“那就好,那就好。”心事逐一被打消,房遗爱长叹一声,随即在酒意的驱使下沉沉进入了梦乡。

一连七日,房遗爱全都窝在府中招待宾客,在第六日时范进从绛州龙门返回,将柳迎春完完整整的送到了四爷府上。

了却心事后,房遗爱在第八日整理行囊,在众人的相送下,辞别房玄龄、卢氏夫人,踏上了开往金陵的官船。

站在船头,房遗爱拱手与马周、杨波等人告别,高声道:“众位来年相见!”

程处弼、薛仁贵、候霸林、尉迟宝林、罗通五人站在码头拱手相送,“兄长、嫂嫂一路保重!”

“遗爱,记得来信!”杜如晦高声说道,随后杨波、马周纷纷迎合,眼望愈行愈远的官船,心中全都生出了一丝惋惜之意。

等到宝船驶出长安,房遗爱快步走进船舱之中,果然在隔房内看到了淡施脂粉的襄城。

“玉儿!”房遗爱会心一笑,拱手道:“连累公主跟随房俊奔波了!”

“房郎,花亭明誓今日始了!”襄城莞尔一笑,俏目中噙着泪水道:“漱儿呢?快去看看漱儿。”

宝船行驶在天水一色的运河之中,范进坐在船尾手持鱼竿正在教导八端钓鱼,而范母和范大嫂则在船舱中忙着弄些饭食。

船头,房遗爱端坐在筵席正座之上,眼望高阳、襄城、秦京娘、李丽质、谢瑶环,心中只觉十分快慰。

“亘古以来,如此殊荣,唯有房俊!”

“什么殊荣?俊儿哥?”

“三位公主,二位佳人,嘿嘿嘿。”说完,房遗爱捧盏饮茶,高阳五人全都露出了嗤笑的表情。

夕阳西下,宝船在落晖的映照下行驶在运河之中,不时有两行白鹭飞过,引得房遗爱“文抄公”附体,即兴“作”了两首千古名诗。

烟波浩渺间,官船载着众人直下金陵,经过近二十天的奔波,这才到了苏杭之地。

两年后。

金陵御史府中。

“大官儿!你又尿床了!”

“呀呀呀。”

“我的天!这小子是在骂我?”房遗爱抱着一个大胖小子,喃喃道。

房大官头戴虎头帽儿,身穿一袭淡青色单衣,细看却是由房遗爱的长衫裁剪而成的。

“大官儿不过周岁而已,如何能开口说话?呀呀几声算是回应了!”高阳接过儿子,啐道。

“哼!房大官儿!”房遗爱冷哼一声,转而朗笑道:“好儿子,再给爹呀呀一声?爹教你混元心经怎么样?瘦金体?混元十三式!秦家枪!龙蛇双枪!呀!这孩子怎么不理我?”

正当房遗爱夫妇哄逗房大官儿时,两位佳人缓步走进花亭,二人俱都步履蹒跚,俨然一副怀有身孕的样儿。

“京娘,环儿。”房遗爱起身迎接,道:“二位娘子不在房中好生歇息,怎地出来了?”

“长公主和玉姐姐正在手谈对弈,我们二人无事便出来走走。”谢瑶环温婉说道。

秦京娘怀胎七月,见到大官儿,不由自主的想抱上一抱,“大官儿,来找姨娘。姨娘给你煮云吞好吗?”

“呀呀呀。”房大官儿呀呀几声,显然是喜欢吃秦京娘煮的云吞。

“诶!”房遗爱嘟囔道:“姨娘怀着小弟弟,怎能与你煮云吞?都满岁了还是如此任性!爹爹去给你煮!”

说完,房遗爱撩袍走下花亭,可就在他准备走出花园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随即出现在了花园门口。

“白兄长!”房遗爱大叫一声,“老哥哥!何时到的南京?”

白简手持蝇帚,含笑道:“咱家今早刚到,小公子呢?”

“在花亭上。”房遗爱指了指花亭上的房大官儿,含笑道:“之前给兄长写的书信收到了?”

“收到了。”白简含笑点头,等到二人重新登上花亭后,白简拱手对高阳施了一礼,转而道:“有旨意!房俊跪听宣读!”

闻言,房遗爱撩袍跪地,秦京娘和谢瑶环因为身怀有孕所以便免了这礼节。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任命金陵巡察御史房俊为吏部左侍郎,加封太子少保,从一品衔儿。于本月末登程返回长安。”

听罢圣旨,房遗爱心生困惑,起身道:“兄长,为何如此紧急?吏部左侍郎...太子少保...房俊这算跳加官?还是连升三级?”

白简闻言轻叹一声,拱手道:“上月中旬,越王谋反败露,引得文武群臣多受其累,就连长孙丞相都涉及在内!万岁因此事身染重病,特命驸马返回长安辅佐太子监国,顺便诊治病情!”

“呀!李泰谋反了!”房遗爱闻言沉思半晌,最终这才开口道:“兄长切莫担忧,明早房俊便返回长安!”

说完,房遗爱负手而立,转身远眺金陵湖色,眼望着秦淮河,心中百感交集,此去长安不知是福是祸。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