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八章欺以其方

见申念行领旨,李承乾微微一笑,柔声道:“老爱卿辛苦了,少时请留下一叙。”

“臣遵旨。”申念行再次鞠躬应声,随后缓缓返回文班之中,特意抛给了房遗爱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儿”。

“岑懋纵火一案关系重大,还望诸位卿家与小王勠力同心,一同监督审案。”

说完,李承乾清了清嗓子,道:“可有本章?”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魏征、马周、杨波、李芳等人全都看清了太子爷的心思,只得悻悻收好奏本,一一返回了朝班之中。

“臣,御史台邹应龙有本。”邹应龙腮帮子鼓的老高,将奏本放在槐木笏板上面,举过头顶,朗声道。

李承乾不置可否,略微等了片刻,转而起身道:“无事退朝,申念行、房俊、邹应龙留下。”

话音落下,李承乾旋即迈步,缓缓走下了九龙口,众人目送太子离去,竟发现了一个惊奇的场景,太子爷的腿好了!

见李承乾行走与常人无异,众臣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了房遗爱身上。

“房驸马妙手回春,治好太子殿下的旧疾,此来怕是必定被引为肱骨。”

“房驸马与太子爷原就是郎舅之交,如今又治好了东宫的腿疾,以房俊的文武才能,日后少不得要变成第二个长孙无忌!”

众人议论纷纷,缓步走出崇教殿,只留下申念行、房遗爱捧着笏板站在原地,还有就是跪在大殿正中的邹应龙。

“邹御史...何必呢。”房遗爱心中暗暗叹息,转而朝着申念行看了一眼,只见老好人正站在原地闭目恭神,鼻孔一收一放,显然有些个怨气。

“伯父。”房遗爱干笑一声,拱手道:“伯父辛苦。”

申念行虚睁二目,冷笑道:“贤侄辛苦,难为你如此鼎力扶掖,让老夫又多了三挂玉带。”

听申念行话中带刺儿,房遗爱脸颊一红,拱手道:“此事原非小侄本意,放眼朝野之中,此事唯有叔父可以胜任。”

“一会伯父,一会叔父,待会怕是要称兄道弟了吧?”申念行被房遗爱捧得怒气消散,喃喃讥讽道。

“伯父取笑,小侄无心之失,还望伯父见谅。”房遗爱深深作揖,继续说:“伯父,岑懋一案还望伯父早些定案,莫要牵扯旁人。”

申念行轻抚长髯,点头道:“此事一定,待会太子爷怕是也要嘱咐老夫一番。只是岑懋此人如此陷害与你,难不成就这样放过他?”

“若是放过,怕是要出第二个蔡少炳!”申念行随后又补了一句。

房遗爱颔首思忖,过了许久,这才悄声道:“岑懋生死无关紧要,只要别攀扯出旁人即可。”

“晓得了。”申念行含笑点头,朝着邹应龙的方向努了努嘴,“去瞧瞧那位杠头吧。”

闻言,房遗爱掩面轻笑一声,缓步走到崇教殿正中,蹲在地上,道:“邹兄,何必如此?”

“本官忠心为国,待会就要去敲...”邹应龙收回笏板、奏本,作势撩袍便起。

见状,房遗爱一把扯住邹应龙的衣袖,刻意压低嗓音沉声道:“邹兄!你要去作甚?”

“驸马变脸变色,难猜本官意图?”邹应龙正起身来,绷着脸道:“邹某忠心报国,只有登闻鼓一条行径可走!”

“这祖宗要去敲登闻鼓?这事儿还上瘾了?”房遗爱苦笑一声,拉着邹应龙的手臂,贴耳道:“眼下万岁御驾亲征,邹兄敲击登闻鼓事小,但如此一来岂不是将太子架在火上烧烤了?”

“怎讲?”邹应龙皱起眉头,说:“高祖爷设立登闻鼓,本就是叫人直言劝谏!”

“下官位居西台御史,谏奏君王岂非正事?”邹应龙说完便走,怎奈房遗爱手劲儿很大,一时半会倒也无法脱身。

房遗爱心中叫骂一声,“真是一个杠头!”

心中喃喃过后,房遗爱正色道:“高祖爷设立登闻鼓原意御史所言不差,但眼下太子监国摄政,登闻鼓接二连三被敲响,文武百官如何看待?太子如此自处?越王、晋王、吴王如何思忖?东宫国母如何作答?”

“到时登闻鼓一响,三宫震动,御史笔官如何记载?说太子爷不纳忠言?如此致君王于不贤之地,邹御史本意当是如此?”

房遗爱一串儿妙语连珠,说得邹应龙胸中气结,抚髯道:“焉能如此。”

“御史,此事房俊心中感同身受。御史在其位谋其政,但若被奸邪之徒大肆宣扬,怕是于己于人都不好办。”

“再者说,太子在朝会之上钦命申尚书亲审此案,难道御史不放心?”房遗爱目光时刻注视着邹应龙的表情变化,见其眉头舒展,双眸飘忽不定,随即道:“此事以九卿亲审,东宫下放均旨,文武百官皆能从旁观审,御史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君子可欺以其方,邹应龙正是捧着“四书五经”奉若圭皋的“君子”,眼下被房遗爱三言两语说的心中犹豫,瞬间便意识到了其中“利害”。

“呀!太子监国摄政确有诸多难处,我身为臣子若一而再再而三直言谏奏,未免有欺君之嫌。”

心中几番思忖,邹应龙放弃挣脱的念想,对房遗爱拱手道:“驸马,受教了。”

“御史忠心为国,房俊钦佩之至。”房遗爱含笑点头,说了几句奉承话后,随即回到了申念行一侧。

“这书呆子。”申念行遥望邹应龙,压低嗓音道:“果真是一副道学先生的做派。”

耳听申念行私语,房遗爱苦笑道:“邹御史苦读四书五经,却是有些刚直了。看起来道家三经却也要读的。”

“敢问是哪三经?”申念行见房遗爱扯出道家之说,顿时升起了考教之心。

“道德经、南华经、冲虚经。”房遗爱喃喃道。

申念行沉吟许久,皱眉道:“老夫只听说过道德经、冲虚经,南华经是何许高人所著?”

“要遭!”听闻申念行的疑问,房遗爱暗暗咋舌,南华经原名《庄子》乃是庄周所著,而《庄子》改名《南华经》却是在开元年间,眼下李世民正值壮年,唐太宗李隆基怕还未出世...

“额...侄儿一时失神,乃是老子、庄子、列子,三部典籍。”

申念行微微点头,含笑道:“老庄学说贤侄也有涉猎?这些时日...尤其是今日贤侄韬光韫玉,倒颇有避世、思退之意,看来以悟其中精髓。”

“伯父抬爱,小侄不敢当。”房遗爱忙不迭的拱手谦让,心说:“这几句还是先前听环儿、玉儿讲的,我只是怎么趸来怎么卖,原封不动...”

正当二人窃窃私语,邹应龙独自反思时,内侍臣从崇教殿偏门而入,走到三人面前,拱手道:“三位大人,太子有请。”

“房驸马。”说完,内侍臣突然拦下房遗爱,小声道:“太子叫驸马去往大明宫,王总管在门外等着呢。”

“王有道来了?”房遗爱嘀咕一声,拱手道:“多谢公公提醒。”

说完,房遗爱对申念行拱手道:“伯父,小侄先行一步,改日登门谢罪。”

“好,一切谨慎。”申念行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随后跟着内侍臣缓步朝殿外走了去。

邹应龙跟在申念行、内侍臣身后,转身对房遗爱拱手告别,之后三人陆续走出大殿,见状,房遗爱正了正官衣官帽,将白玉笏板放在衣袖之中,旋即走出了崇教殿。

王有道站在崇教殿丹墀之下,见房遗爱从殿中走出,随即登上台阶,拱手道:“驸马,皇后娘娘宣见。”

一想到要见长孙皇后,房遗爱心中便止不住发颤,拱手私语道:“总管,今日祸福如何?”

王有道环顾四下,私语道:“祸福...尽在驸马一念之间。”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