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韬光韫玉

东宫崇教殿,值房之中。

房玄龄、杜如晦相继而坐,文班臣中杨波、李芳、魏征、马周等人俱都面露红光。

长孙无忌坐在文班第三位上,闭目恭神,面沉如水,双手不时揉动敲打扶手,眉头也是微微凝着。

高士廉、萧呈乾等人目光时而闪烁不定,时而顾目流盼,所看之处并非房玄龄或杜如晦,而是邹应龙等一帮御史身上。

“邹御史,本章拟就了!”一名言官从官衣袖内取出奏本,目光扫向长孙无忌,嘴角泛起了一丝轻蔑之色。

“好。”邹应龙微微点头,接过奏本顺势放在衣袖之中,继续道:“御史台一百零八位官员俱都画押了?”

“除去在家丁忧守孝或抱病空值者,余下九十三位俱都画押!”言官拱手道。

邹应龙眸中闪过一抹满意,小声问:“打上手墨足印了?”

“手墨足印俱已打上!”言官语调刻意压的很低,但恰恰因为这样,却更加引起了长孙无忌一党的关注。

值房中寂静无声,过了许久,杨波这才开口道:“李兄,刑部怎么样?”

“何为怎样?”李芳捧盏饮茶,悠悠道:“还是老样子,不过有了遗爱上任,老夫的差事十分轻松了。”

“是啊,房驸马少年英才,刑部能得如此人杰实乃大幸。”毛朋从旁帮腔道。

房玄龄闻言微微扬手,对李芳、毛朋拱手道:“二位休要谦虚,爱儿年岁尚轻,诸多事宜难免不知进退,还望二位从旁扶掖提携才是。”

“是啊,二位还是多多教导遗爱的好。”杜如晦扫了身旁的长孙无忌一眼,含笑道:“李兄,听说你们刑部堂新逮了一个犯官?”

此言一出,值房中瞬间发生了些许异样,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李芳,想要从他口中得知一些有关岑懋犯罪的内情。

李芳在众人的注视下,点头道:“丞相所言不差,刑部日前确也曾抓捕过一名放火的犯官。”

“但不知此人何许人也?”魏征拱手道。

在座诸臣全都听说了岑懋五凤楼放火一案,加之对其中内情多少有些了解,所以此刻显得格外上心,尤其是寒门布衣一派,全都认定此事乃是扳倒长孙无忌的最佳时机。

“察院监察御史,岑懋岑俊然,官居四品。”李芳捧盏饮茶,随后喃喃道。

“呀!察院御史?怎会知法犯法?动机何在?”

“先前五凤楼曾经聚集过许多试子生员,岑懋偏偏挑在那日动手,怕是另有隐情。”

“此事下官也曾听闻,国子监生员与长安试子约在五凤楼三层辩论,貌似与房驸马有关。”

“房驸马?亲自带领番子捉拿岑懋之人,正是房驸马。”

“哼!想堂堂察院重地,怎会接二连三出了岑懋、蔡少炳这等奸邪小人?”

议论过后,一众官员不约而同的将视线对准长孙无忌,眸中神色带着疑惑和轻蔑,显然准备落井下石或作壁上观。

长孙无忌听着文武群臣的议论言语,心中颇为不悦,蔡少炳和岑懋俱都是他的门生故旧,此时众人议论的话锋矛头显然直指这位国舅爷。

长孙无忌睁开双目,冷声道:“蔡少炳和岑懋乃是老夫门生,此事却也怪老夫管教不严,众位莫要如此讥讽于人!”

此言一出,一些小官儿纷纷拱手赔礼,“下官怎敢。”

虽然小官低头,但诸如杨波、李芳、马周等人却是昂然不动,或捧盏饮茶,或说说笑笑,哪里有半点赔礼的意思。

“邹御史,可曾写好弹劾本章?”杨波轻笑一声,继续道:“岑懋此举实乃坏我大唐人才,待会老夫上殿也要参奏一本!”

邹应龙拱手道:“启禀大人,御史台九十二名言官俱都打下手墨足印,待会便向太子殿下奏本。”

“这便好,这便好。”杨波瞥了长孙无忌一眼,含笑道:“岑懋此人罪大恶极...咦,遗爱呢?”

见杨波寻找房遗爱,杜如晦眉头微皱,喃喃道:“是啊,怎么不见遗爱?莫非今日不来参加朝会?”

“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房玄龄捧盏呷了一口凉茶,心道:“莫非出了什么变故?”

随着三声金钟响亮,众臣纷纷走出值房,却见房遗爱独自一人站在崇教殿外的丹墀下,却是没有进到值房叙谈。

“咦?房驸马怎地在殿外等候?”

“莫非是嫌值房吵闹?”

“待会上殿不知驸马可有本章。”

众人议论纷纷,分东西两班站在丹墀两侧,一个个拱手沉默,捧着笏板准备参加朝会。

等到内侍臣引领过后,房玄龄率先登上台阶,众人走进崇教殿中,只见李承乾正端坐在九龙口上,目光直勾勾落在了房遗爱身上。

“臣等躬请太子殿下安泰。”

“众位卿家免礼。”

李承乾示意众臣分列两厢后,清了清嗓子道:“众位爱卿可有奏本?”

“臣,御史台右都御史邹应龙率御史台九十二名言官御史有本启奏。”

“臣,兵部尚书杨波有本。”

“臣,刑部尚书李芳有本。”

“臣,刑部左侍郎毛朋附李尚书本章。”

见邹应龙、杨波、李芳和毛朋一齐站出,李承乾稍稍吃惊,随后问道:“众位卿家一个说完一个再讲。”

邹应龙与杨波三人对视一眼,率先道:“臣启太子,今有察院监察御史四品文官岑懋,在五凤楼蓄意放火,知法犯法还请太子严惩。”

“岑懋放火?”李承乾先前已经接到了李芳、毛朋、房遗爱三人的联名上书,此刻面对关陇一派自然要做做样子,最起码不能让人看出蓄意偏袒的样儿。

“臣启太子,正是岑懋放火一事。”杨波从衣袖中拿出奏本,双手捧着道:“臣这有本章参奏于他。”

“臣等有本章。”李芳和毛朋一齐拿出奏本,随后马周、魏征、房遗直等人陆续走出朝班,最后就连老好人申念行也跟着奏了一本。

“唔...”李承乾虽然想到长孙无忌会遭受弹劾,但没成想弹劾上本之人竟有如此之多,而且单单六部九卿便占了三位,加上魏征这位太子太师,弹劾队伍不可谓不壮大。

“众位爱卿参奏岑懋放火一案,小王即刻差人去办。”李承乾昨日的遭遇与房遗爱大致相同,去到立政殿请教长孙皇后时,同样遭到了语重心长的劝说,不同的是长孙皇后倒没有拿心上人去威胁李承乾。

正是因为长孙皇后的提点,李承乾经过一番思忖过后,随即打定了压下岑懋放火一案,此刻面对众臣的齐力弹劾,倒也不好明说袒护。

“此事乃是岑懋一人所为,交与察院与刑部会审如何?”李承乾看向李芳和毛朋,轻声问道:“李尚书、毛侍郎,二位久居刑部,以为如何?”

“此事微臣并非主审,还请太子问过主审官员。”

面对李承乾丢来的烫手山芋,李芳随即将其丢给了房遗爱。

“主审?敢问捉拿岑懋于五凤楼的是那位爱卿?”李承乾故作不知,开口问道。

见李承乾发问,房遗爱手持白玉笏板缓步走出文班,拱手道:“启奏太子,乃是微臣。”

“原来是房侍郎捉拿的岑懋,刚刚上任便有如此功绩,实乃百官楷模。”李承乾含笑说道。

房遗爱心中苦笑一声,捧着白玉笏板道:“此事乃是御马监密探的功劳,微臣不敢居功。还请太子赏赐御马监众人才是。”

“御马监?凤承东?”李承乾微微点头,随后问:“卿家以为岑懋应当如何处置?是三堂会审,还是交与有司衙门定案?”

李承乾此言一出,众臣工不约而同的看向房遗爱,一个个心中暗自思忖,全都等着看房遗爱如何对长孙无忌“落井下石”。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