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好事成双

东宫,崇教殿丹墀下。

房遗爱颔首静候李承乾的召见,目光扫向面前丹墀,心想:“好气派的石雕,好气派的殿宇,画阁雕梁双凤绕...”

正当房遗爱闲极无聊喃喃自语时,前去通秉的小黄门匆忙走下了台阶。

小黄门深喘几口气,拱手道:“驸马,眼下六部尚书都在崇教殿上奏公事,驸马还得等等。”

“好。”房遗爱微微点头,心想:“眼下莫非有什么要紧的大事?为何六部尚书齐聚崇教殿?”

“驸马,请到值房吧?”小黄门深知房遗爱根基深厚,不敢对其有半分怠慢,再次拱手道。

“有劳公公带路了。”

在小黄门的引领下,房遗爱缓步走进值房,却没成想竟在其中撞见了一个老相识。

“叔父?”

眼望申念行,房遗爱心中大感好奇,“叔父不是在崇教殿商议国事吗?”

申念行轻摇纸扇,含笑道:“礼部没什么大事,我上奏完就出来了。”

“驸马,请用茶。”小黄门斟上一杯凉茶,放在一旁的茶桌上后,便缓缓退出了值房。

眼见值房中就自己和申念行两个人,房遗爱不再绷着,坐在申念行身侧,含笑道:“礼部相比兵、吏、刑、工还是很轻松的嘛。”

申念行捧盏轻呷一口凉茶,点头道:“恩,眼下并无要事,六部之中为数礼部最为闲在。贤侄刚刚落了一个户部,他们眼下才是最忙的时节。”

“是啊,户部负责人口排查,兹事体大自然艰巨。”房遗爱捧盏喝了一口凉茶,见申念行手中白纸扇微微摇晃,不由暗自叹息,“又忘了带纸扇!”

“贤侄,眼下即刻中秋了。长公主下嫁,你小子艳福不浅呐。”因为之前奉旨调查纳妾一事,申念行与房遗爱之间迅速拉近,此刻说出几句玩笑话也在情理之中。

“嗨,叔父莫要打趣。所谓一朝为驸马,终生不自由,侄儿很是愁闷呢。”

申念行扬手轻哼,嘟囔道:“得了吧,先前你在五马道伏击哈迷蚩立下大功,又酿造出可以疗伤的蒸馏酒,两功合一待等万岁还朝,不升侍郎定升詹事。”

“詹事?”房遗爱一怔,发动思绪迅速思忖,最终才回忆起了半点儿有关“詹事”的记忆。

“叔父看来詹事是好差事?”房遗爱苦笑摇头,“周旋在众皇子之间,难呐!”

申念行所指的詹事,便是太子府詹事,用来教导皇子读书,一想到要周旋在李承乾、李泰、李治等人中间,房遗爱不由一阵头大。

申念行轻笑一声,神秘地道:“贤侄,眼下你与太子的关系已然路人皆知,何必如此遮遮掩掩?”

“关系?什么关系?”房遗爱心惊胆跳,心说:“这老头儿怎么知道的?”

“先前关陇门阀、萧氏一族联合言官参本弹劾与你,太子殿下愣是顶着压力驳了他们的奏本,其中用意还有得着猜?”

“这个...”房遗爱支吾一声,最终叹道:“叔父眼光独到,房俊拜服。”

“什么独到不独到的,这事儿满朝皆知,贤侄也是为以后着想,人之常情。”

与申念行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了半晌,随着杨波的到来,申念行起身告辞,六部尚书一并结伴去到中书省用饭去了。

申念行这一走,诺大的值房便只剩下了房遗爱一人,沉寂之余,不禁思忖起了长孙澹的用意,以及之后的应对办法。

“长孙澹之所以会提醒我,一来是不忍心国子监生员和试子惨死,二来是出于维护长孙家地位所考虑...”

“想来此人并非我所认为的那样,心性狷狂、恃才傲物,倒也算得是一时人杰了。”

“至于提议火烧五凤楼陷害与我,以及编写童谣构陷本宫的人,到底会是谁呢?眼下蔡少炳已死在即墨,长孙无忌身边的智囊又会有谁?”

房遗爱的疑问还未消除,便迎来了小黄门的通秉,“驸马爷,太子殿下宣。”

“好,烦请公公带路。”房遗爱喝尽盏中凉茶,起身跟着小黄门穿行在偌大的东宫之中,最终停在了宜春宫前。

“太子殿下搬到宜春宫了?”带着疑问,房遗爱撩袍走进宫中,只见李承乾坐在茶桌前独自品茶,在他对座同样摆放着一尊茶盏,显然是为房遗爱预备的。

“微臣房俊,参见太子殿下。”

见房遗爱行君臣大礼,李承乾含笑点头,“罢了,御妹夫请坐吧。”

“谢座。”

房遗爱落座之后,只见李承乾笑容满面,不禁好奇问道:“太子殿下有何喜事?”

“御妹夫,多亏了你啊!”李承乾朗笑一声,神神秘秘的道:“父皇得了蒸馏酒,龙心大悦,特赐小王龙衣一件。”

“啊?”此言一出,房遗爱颇为惊讶,虽然李承乾不缺龙衣,但眼下这件却是李世民赏赐而得,其意义非比寻常。

“还有好事呢。”李承乾清了清嗓子,接着朗声道:“内侍,去将镇好的西瓜拿上来。”

等到小黄门送来西瓜,李承乾拿起一块,房遗爱也在其示意下拿起一角,二人对座无语,一连吃了三片儿西瓜,李承乾这才悠悠开了口。

“父皇命御妹夫升任刑部侍郎,这可是三品大员呐!”李承乾放下瓜皮,拱手笑道。

“兵部侍郎...被叔父言中了。”

房遗爱心中喃喃一语,连忙起身还礼道:“全是万岁宠爱,太子殿下提擢。”

“说什么提擢不提擢,全是御妹夫自家挣来的。”李承乾示意房遗爱坐下,接着道:“御妹夫今日进宫所为何事?”

见李承乾问道正题,房遗爱放下瓜皮,取出手帕擦拭了一下手掌,拱手道:“房俊恳请太子殿下调拨五十劲卒。”

“嗯?”李承乾笑脸渐渐散去,眼望房遗爱皱眉道:“天子脚下,御妹夫要劲卒何用?”

“实不相瞒,微臣得到可靠消息,两日后会有人在五凤楼纵火。”

此言一出,李承乾陡然起身,怒色道:“五凤楼乃是皇家酒楼,究竟是谁如此大胆?”

“微臣不知,不过两日之后便知分晓。”房遗爱起身如实相告,却将长孙澹过府一事略去了。

“木德大盛,火德初生?木生火?易经?”

李承乾嘟囔几语,看向房遗爱不解的道:“御妹夫,易术占卜可能尽信?”

“此事板上钉钉,而且纵火之人便是在长安散布谣言之徒。”房遗爱咬定牙关,说什么也要借出兵来。

李承乾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捧盏饮茶,轻声道:“既然如此,御妹夫想调那里的兵卒?”

“军卒倒也好说,只要一人足矣。”

“谁?程处弼?候霸林?”

“薛仁贵!”

李承乾伸出二指轻敲额头,仔细回忆了半晌,这才开口道:“薛仁贵,御妹夫的结义四弟?”

“不错正是此人。”房遗爱尴尬一笑,虽然猜到李承乾会调查自己,但眼下亲耳听其说起,还是感觉有些难为情。

“难得御妹夫要人,小王应允便是。要不要把他调到刑部?做御妹夫手下一名主事?”

房遗爱略微支吾片刻,摇头道:“这就不必了。”

“御妹夫难道没有结交朋党之心?”李承乾此言问的极为明了,显然是在试探房遗爱的心迹。

见李承乾陡然发难,房遗爱心中苦笑不迭,暗想:“真是伴君犹如羊伴虎啊!”

心中略微思忖,房遗爱灵光一闪,起身拱手道:“房俊乃是长乐、高阳二位公主的驸马,论起来算起来,应当是太子的臣属,纵然结党也是与太子同心。”

“好!”李承乾朗笑一声,起身道:“小王明早便拟下调令,叫薛仁贵上任刑部主事,助御妹夫一臂之力。”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