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观莲赏荷

状元府花亭之中。

眼见襄城心绪繁乱,赋闲在家的房遗爱索性陪佳人手谈起了围棋。

手持白子,房遗爱含笑喃喃:“玉儿,当真要让房俊执白先行?”

“房郎只管落子,奴家可不要你让。”襄城捧盏呷了一口凉茶,美目重新焕发出了丝丝媚意。

“好。”房遗爱苦笑一声,手中白子应声而落,“一步两间挂。”

“三路应小飞。”

襄城执黑子不甘人后,二人你来我往,竟在不知不觉间走了百余着。

“哎呀,好厉害的合围之策。”房遗爱拿着柑橘,眼望棋盘上已成合围之势的黑子,暗暗咋舌,“玉儿的棋艺如此精进!”

襄城拨开一枚龙眼,含笑道:“官人,莫非是在让着奴家?”

“没有,没有。”房遗爱吃下柑橘,摇头道:“房俊棋艺仅限于此,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先前与长孙澹手谈时,房遗爱无所不用其极,心中更无旁骛只有一个念想——赢得棋局。

而眼下襄城杏眸含嗔,纵然房遗爱有心辣手摧花,但这手指头却是不听使唤了。

“啐。”襄城轻啐一声,娇羞笑道:“官人分明就是让着奴家,呕血谱奴家也曾观看过不下数百次,官人今日的棋路...”

“很守成是么?”房遗爱捡起棋盘上的白子,自认服输道:“面对玉儿,房俊是在不忍心赢啊。”

“冤家。”襄城伸手抓住房遗爱的手掌,一双俏目默默相视,郑重其事道:“官人,将奴家送回公主府吧。”

“不行!”房遗爱松开手掌,汉白玉制成的棋子纷纷落地,起身冷声道:“好生待在状元府!没人敢来硬闯动粗!”

“可是如此一来,官人的声望怕是要被玷辱了。”襄城喟然一叹,妙目中满是欣慰和感动。

房遗爱负手望向鱼池,眼见清风吹拂菡萏,各色鱼儿在水面摆尾游走,不由心生释然,喃喃道:“公主,你觉得房俊是爱惜名节的人?”

“怎地不是?”襄城跟着起身,端起自身茶盏,缓步走到房遗爱身侧,忧心道:“官人乃是名震京华的布衣榜首,又是今科文武状元,这声名却是最为重要的。”

“哼!”房遗爱轻哼一声,摇头道:“声名?我本是一介纨绔,声名能好到哪里去?”

“房郎!”见房遗爱妄自菲薄,襄城心中略感不悦,正要出言劝解,却被房遗爱扬手打乱了思绪。

“玉儿,你看。”房遗爱遥指鱼池中的青莲,轻笑道:“房俊说上一首小诗,请公主品鉴一二如何?”

“好。”襄城不知情郎“文抄公”附体,笑语嫣然道:“房郎这还是第一次为奴家吟诗呢。”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诵咏罢“爱莲说”其中的三句后,房遗爱展臂轻揽襄城,正色道:“玉儿,以后不要在妄自菲薄。你是房俊的妻子,最起码...在我心中是这样的。”

“房郎,不嫌奴家?”

“我对公主之情,早已从诗词中说出来了。”房遗爱轻吻佳人玉颊,遥望池边垂柳,呢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玉儿甘心为房俊喝下失忆药酒,此事...若不能照顾公主一生,房俊心中惭愧难安呐!”

“房郎,眼下言官已经被童谣鼓动,若是他们联合起来,只怕...”

“太子殿下已经答应过我,此事尽力周旋。眼下万岁御驾亲征,东宫监国摄政,玉儿还担心什么?”

正当二人相拥赏莲呢喃时,范进引着小黄门疾步走进花园,站在花亭之下,拱手道:“明公,太子殿下差人前来。”

“嗯?”房遗爱松开襄城,转身朝着亭下望去,只见小黄门颔首不语,不禁心生疑惑,“莫非生了什么变故?”

“公公,快请前来饮茶。”房遗爱拱手相迎,寒暄一声后,直入正题,“太子殿下有何上谕?”

“房驸马、襄城公主。”小黄门躬身作揖,接着从怀中掏出纸笺,面带焦灼道:“言官们去皇城敲登闻鼓了。”

“啊?”此言一出,房遗爱、襄城、范进三人俱都倒吸一口凉气,三人都通读过《唐律》自然知道“登闻鼓”代表着什么。

“驸马莫要着急,此事太子殿下已经压了下去。”小黄门双手将纸笺递给房遗爱,私语道:“太子殿下命奴婢将此信面交驸马,眼下言官们正在东宫跪求见驾,咱家先走了。”

“好,范师爷快去送送。”房遗爱差走范进,手持信笺返身坐回座位,喃喃道:“此信...是祸是喜?”

襄城黛眉颦蹙,伸出玉指轻抚云鬓间被风吹散的秀发,忧心道:“房郎拆开一观便知。”

房遗爱点头应声,撕开信笺展开宣纸细细打量,在看到前两句后,悬着的心瞬间便落了地。

“风雨虽狂,树大根深。”房遗爱朗笑一声,“哈哈,太子殿下果然有心相助!”

“信上只有这两行字?”襄城缓缓落座,捧盏呢喃道。

“还有两行,我念来给玉儿听。”房遗爱喜悦之下,也没来得及细看,便将后两行念了出来。

“糕点早用,迟则生变。”

此言一出,房遗爱和襄城脸颊俱都泛起红云,先前李承乾在酒宴上那指东打西的话儿,怎会瞒得过心智近如妖的襄城?眼下见李承乾再次催促,房遗爱心中无比尴尬,而襄城却也是十分忐忑。

“这个...太子殿下...是怕我委屈了娘子?”房遗爱目光扫到纸角,看到“阅过即焚”四个字后,转身将信笺别在束带之中,准备回房再去焚化。

“房郎若是有心...奴家全依官人便是。”软语呢喃过后,襄城脸颊红云更增三分颜色,沿着冰肌一直延伸到了云鬓两边。

“来日方长,此事徐徐图之吧。”房遗爱支吾一声,起身道:“天色已晚,回房收拾收拾,准备用饭吧。”

说完,房遗爱故作镇定负手离去,一边走一边嘟囔道:“房俊啊房俊,你可真是一个莽夫!怎地连看都不看,就诵念出来了?”

“房郎莫非是害怕连累本宫?”襄城坐在花亭之中,遥望鱼池内菡萏吐蕊,入神呢喃道:“本宫守宫以失,房郎却不曾嫌弃,日后定要好生全心待他才是。”

回到书房,房遗爱即刻将书信焚化,眼望铜盆中那淡淡火星,沉声道:“此事绝非童谣那般简单,单单一首童谣竟能一石四鸟,将本宫推到风口浪尖,看来此人不是才子便是名士!”

“会是谁?长孙澹?长孙津?长孙润?萧敬明?还是解元张文?”

任房遗爱如何猜测,他都不会想到这首童谣竟会是出自监察御史岑懋之手。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经过言官敲击登闻鼓,五凤楼双方争论等一系列事件的持续发酵,长安城中的舆论瞬间便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向。

正是因为流言蜚语的不断恶化,一众言官纷纷伍奢、伍建章上身附体,站在值房中手持本章,一个个脸色铁青,看向房玄龄、杜如晦也没有一个好脸儿。

在他们这些道学先生心目当中“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已经深入骨髓,眼下对于房遗爱的不满已经透过其本身发泄在了房杜二人头上。

“哼!没成想堂堂天子脚下,竟然会出现如此龌龊之人!”

“不错,此人还是当朝状元,我呸,真真不配!”

“什么布衣榜首,布衣纨绔才是真的!”

“我们三十八位言官已经齐力写好了奏折,房俊就等着被参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群情激奋吐沫星子四散纷飞,听得房玄龄脸色铁青,恨不能立刻走出值房。

就在房玄龄苦苦忍耐之时,一声高八度的嗓音响起,这才打破了值房中一池浑水的现状。

“太子口谕:宣众臣工去往崇教殿参加朝会啊!”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