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大鱼上钩

一声令下,不单四名捕快愣在原地,就连范进也没反应过来。

“什么?县尊说些什么?”在范进看来,梅竹生盘踞在梅坞县数载有余,想要拔掉他少不得要下一番功夫,可没成想自己的上司仅用了一晚,就敢对梅竹生和王通下手了。

直到此时,老辣的梅竹生再也坐不住了,绷着脸对房遗爱问道:“县尊,你怕不是在开玩笑吧?”

房遗爱颔首微笑,突然脸色骤变,冷声道:“谁有闲心与你耍笑!”

“还愣着干什么,快与本县将这两个不法之徒押回县衙!”房遗爱再次开口,这才点醒了四名懵懵懂懂的捕快。

四人两人一对,分别押着梅竹生、抬着王通,大摇大摆的朝县衙走了过去。

梅竹生被捕快反按着双臂,扭头对房遗爱大声嚷道:“娃娃,你这是在玩火!你敢不听曹州知府的上谕!”

眼望梅竹生的背影,房遗爱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冷笑道:“曹州知府?本县这招敲山震虎一出,明天他少不得要亲自来一趟!到时候这条真正的大鱼就要上钩了!”

范进后知后觉,拱手道:“县尊,莫非找到了梅竹生的纰漏?”

“范师爷,可知道梅竹生和王通二人,这些年从梅坞县搂了多少银钱?”

范进眼珠转了几转,支吾的道:“学生不知。”

“十万两!十万两我梅坞县百姓的血汗钱!”房遗爱负手恨恨的道。

“十万两!如此说来,这些年加收的税粮、税帛、特产,岂不是有大半全进了梅、王二人的口袋?”

听了范进的话,房遗爱摇头道:“不一定,凭他们两个还没如此大的能耐。范师爷,梅坞县这些年的银税都交到哪里去了?”

范进倒吸一口凉气,登时便想到了那大肚便便的曹州知府。

“莫非知府才是这幕后指使?”范进躬身,低着嗓子道。

房遗爱点头道:“应该是这样。”

说完,房遗爱拍了拍范进的肩膀,含笑道:“本县这就会县衙核对账本,放粮的事就有劳范大师爷了。”

“大字学生万不敢当,恭送县尊。”范进摇身一变,成了梅坞县实际上的二把手,这位半身落魄的老秀才自然对房遗爱感恩戴德,直到此时他凉透的心这才焕发了些许热度,同时也完全偏移到了房遗爱这一边。

回到县衙,房遗爱特意到监牢看了一眼梅竹生和王通,又吩咐四名捕快昼夜看守,打点好一切后续,这才安心回到了卧房之中。

书房中,谢瑶环这在仔细核对账本,房遗爱倒也不好前去打扰,无奈下只得坐在卧房,与秦京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官人打算何时,迎娶瑶环姐姐过门?”秦京娘绣着女红,低头含羞道。

此言一出,正在喝茶的房遗爱结结实实被呛了一下,“过门?迎娶瑶环过门?”

秦京娘轻轻嗯了一声,始终低着头道:“是啊,何郎不曾听到,刚才瑶环姐姐都喊你...房郎了吗?”

“额...这件事情急不来,等审理清楚梅、王二人的罪状,再行定夺也不迟。”房遗爱擦拭嘴角茶渍,目光闪烁着道。

秦京娘见丈夫这幅狼狈模样,含笑轻啐一声,“官人莫非是怕瑶环姐姐?许是姐姐先前的威风,吓着何郎了吧?”

“瞎说!你男人什么时候怕过女人!”说过一句大话找场子后,房遗爱看向正在刺绣的秦京娘,柔情夹带惭愧的道:“京娘,你口口声声催我将瑶环娶进家门,可是真心话?难道就没有半点醋意?”

秦京娘停针不绣,一双杏眸看向房遗爱,呢喃道:“只要何郎心中有我,旁的姐妹进门京娘一概不管。若是何郎心中没有人家,纵然管的再严,又有什么用处呢?”

“京娘!不许你这么说!”秦京娘这番在“三从四德”礼教下说出的话,在经受过男女平行教育的房遗爱听来极为刺耳,冷声喝止秦京娘后,房遗爱起身走到榻边,对秦京娘说:“京娘,我一早就说过,你是我的正妻,何足道的正妻!此时不在长安,没有漱儿和丽质在,你就是咱们家的女主人,梅坞县正堂的夫人!”

“至于瑶环过门的事情,缓缓再说吧。”房遗爱坐在榻边,轻轻将秦京娘揽入怀中,眸中温存之色溢于言表。

“好,京娘听官人的。”秦京娘脸颊桃红一片,依偎在房遗爱怀中,早已被幸福占据了整个身心,至于房遗爱说的话,她自然一百个答应。

轻轻摩挲佳人玉臂,房遗爱笑着道:“京娘,改天去集市上买个木榻吧?”

“怎么?何郎在书房睡地板有些不舒服?”秦京娘红着脸道。

房遗爱咽了一口唾沫,双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倒不是因为这个,只是晚上一个人有些闷得慌。”

“省省吧,人家可不想大着肚子回长安!”秦京娘嘴上娇嗔,却往房遗爱的怀中挤了两下,仿佛就要融化在夫君的怀里了。

说到子嗣问题,房遗爱忽的想起了“房大官儿”,喃喃道:“不知道漱儿和丽质怎么样了,尤其是漱儿,她今年不过十七岁,一个人在府中侍奉爹娘,怕是苦了她了。”

“高阳公主么...”提起高阳,秦京娘一时支吾,在面对正房的事情上,饶是秦京娘将门虎女但还是有些怯懦,生怕一句话说错,落上一个污蔑正妻的恶名。

正当二人依偎交谈间,谢瑶环缓步走进卧房,见房遗爱二人面带温存,这位谢女官不由脸颊一红,接着转身准备退出去。

“瑶环,账目核算的怎么样了?”房遗爱与秦京娘连忙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用来掩饰尴尬后,房遗爱讪讪地道。

谢瑶环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这才缓步走到了茶桌前,将手中拟写好的宣纸递交给房遗爱,颔首道:“这是你算好的明细,县尊请看。”

见谢瑶环语气与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房遗爱先是一怔,后苦笑道:“生气了?不至于吧?我的大才女。”

“谁是你的人?”谢瑶环话语埋怨,娇羞的语调却表明了她的心中所想。

房遗爱见搭话成功,微微一笑,“之前在察院许下的誓愿全都忘记了?要不要本县给娘子再说上一遍啊?”

说着,房遗爱坐在茶桌前,仔细查看起了谢瑶环拟写好的条文巨细。

查账、对账、核对出处一直忙到深夜,到最后还是将放粮归来的范进拉来,三人通力合作,两个算盘全力开动,这才清算出了一本足有几十页的详细对账。

第二天一早,房遗爱开堂问案,命捕快将梅竹生、王通压上公堂后,房遗爱效法酷吏蔡少炳,叫皂隶取来拶子、夹棍,想着实在敲不开他们二人的嘴,就照葫芦画瓢当一回酷吏。

眼望站在堂上的梅竹生和王通,房遗爱一拍惊堂木,冷声道:“大胆人犯,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老子是本县都头,怎能归你这个小毛孩子!”王通被捕,彻底与房遗爱撕破了脸皮,破口大骂道。

梅竹生站在原地,颔首闭目轻声道:“学生乃是曹州知府钦点的钱谷师爷,跪你?下辈子吧!”

“好!有骨气!来啊,将他们二人的腿骨砸碎,看他们跪还是不跪!”房遗爱之前见过长孙无忌、蔡少炳升堂审讯,其中的官腔自然学了几分,虽然不算太熟练,带对付两名末位的小吏却还是足够的。

此言一出,梅竹生、王通脸色俱是一变,可就在皂隶拎着水火棍大步向前时,随着一声暴喝,一个身着暗红色官服的官长,在八名衙役的随同下,大步闯入了梅坞县衙。

听到喝声,房遗爱抬头观望,看清来人后,嘴角微微上扬,心道:“大鱼果然来了!”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