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殿试(上)

因为李世民亲自主持殿试的缘故,贡院中的差人尽数被羽林军替换,一对对铠甲鲜明、腰横佩刀的禁军三米一对,一直从贡院门口延续到了正殿之中。

房遗爱手持书包站在贡院门前的长龙中,与众位贡士生员一同接受着禁军的检查。

遥望贡院大厅,房遗爱心绪激荡,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面见李世民,但却是有史以来最为忐忑的一次。

“圣上此番亲自主持殿试,恐怕会对我特殊照顾一番,若是被他看出什么纰漏来,该如何是好啊...”

正当房遗爱站在原地,低头沉思时,突然感觉后颈被人推搡,接着耳畔便传来了一阵嬉笑声,“何榜首,怎么无故发起呆来了?”

房遗爱回头望去,只见此人正是会试惜败在自己手上的长孙津。

长孙津之前看到房遗爱的生死文书后,便打定了他便是“何足道”的猜测,此刻恰巧与房遗爱前后站立,绝佳的机会怎么可能不借机奚落房遗爱一番。

“何榜首,听说你的二弟房俊得中武举头名状元,想来这与榜首的交代分不开吧?”说着,长孙津按照坊间传闻,伸手用力拍打在了房遗爱的后心处,想要看看“何足道”到底是不是被大哥用短戟刺伤要害的房俊。

房遗爱后心处的旧伤昨夜刚刚敷上金疮,此刻被长孙津用力拍打,只觉伤口剧痛发热,愈合不久的伤口再次被居心不良的长孙津拍裂了。

“嘶!”房遗爱剑眉紧皱,暗自吃痛吸了一口凉气,转而运转丹田真气,强行将迸裂的伤口压制了下去,以免血渍浸透衣衫被人发现马脚。

房遗爱强忍着旧伤剧痛以及心中不悦,转头看向长孙津,冷声道:“长孙兄,为何说话如此怪诞?房俊夺得武状元乃是他的真才实学,想来令兄背后伤人却非君子所为。”

长孙津冷笑一声,喃喃道:“榜首夜探大牢毒杀萧锐,莫非就是君子所为了?”

说着,长孙津用衣袖掩面,皮笑肉不笑的道:“榜首的武艺如此高超,为何却让那蔡少炳跑了?莫非是后心处的伤势未愈,影响了榜首杀人越货的行径?”

话音落下,长孙津眸中闪过一丝诡谲,再次伸手朝房遗爱的后心拍了过去。

还没等他的手掌落下,便被房遗爱修长的手指扣住了手腕,眼望长孙津房遗爱冷声道:“长孙兄说些什么?何某为何听不懂啊?”

房遗爱用力甩落长孙津的手掌,眼见前方空出了一大块空地,不想与这阴险小人多做纠缠的他,转而大步朝着贡院之中走了过去。

长孙冲手捧考篮,眼望房遗爱离去的背影,眸中阴鸷转瞬即逝,心道:“房俊,看你还能撑到何时。纵然殿试被你夺得状元,日后琼林宴上化名揭破,你还是要被绑缚法场开刀问斩,我暂时屈居第二又有何妨?”

登上贡院台阶,房遗爱随即便被四名禁军拦了下来。

禁军眼望这位面容清隽的试子,各自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翻阅房遗爱随手携带着的书包,两人检查他衣襟之中是否藏有夹带,不一会便将房遗爱里外里检查了一个遍儿。

“走吧!”

房遗爱接过禁军交还而来的书包,略微整理衣衫过后,便迈步走进了贡院之中。

等到试子尽数进到贡院,一声金锣响过,贡院的朱红大门随即被禁军关闭,里外两面全都贴上了盖后朱红印章的门封告条。

房遗爱眼望大门紧闭的贡院正厅,自知李世民就身处其中的他,手心早已积满了汗水,但神色、心绪却如往常一样,哪里还有之前参加会试时那般的紧张、彷徨。

“殿试一定要竭尽全力,就像谢瑶环、马周二人所说的那样,只有得中状元金榜题名,我的生机才会增加几分...”

回想起之前谢瑶环、马周二人对自己的连番指点,房遗爱抬头望向湛湛青天,无声轻叹心想,“听天命尽人事吧,事到如今这场玩笑...开的却是有些太大了!”

就在房遗爱背地埋怨自己时,正厅的大门一齐打开,接着一位身着海蓝官衣、手持蝇帚的内侍臣,从正厅缓步走出将身站在了门前的台阶上。

白简目光环视台阶下的一众试子,在其中找到房遗爱的身影后,眉头略微一皱,接着朗声道:“吉时已到,众位试子进殿呐!”

房遗爱排队登上台阶,正要撩袍进入正厅,眼角余光忽的便看到了白简那细微的眼神变化。

心中一怔,房遗爱略微顿下脚步,扭头看向白简,只见这老太监低头打量,随后从他那光秃秃的嘴巴里,无声蹦出了两个字,“尽力!”

四目相对,房遗爱从白简的眸中捕捉到了一丝久违的目光,这种目光他在候霸林、程处弼、罗通等人眼中曾见过,那是对待朋友发自内心的神采。

房遗爱受到白简的鼓励,忐忑心绪随即便踏实了一些,快步走进正厅,房遗爱心内想到:“白总管两次三番帮我,莫非只是因为之前我与他调治眼疾的缘故?还是将我当做了真正的朋友?他久居宫中老谋深算,心境绝非候霸林等人可比,倒叫人有些捉摸不透。”

一边低头思忖,房遗爱一边缓步向前,等他回过神来后,却见身旁空无一人,之前与他一块进到正厅中的试子,眼下全都站在正厅门后,一个个目光惊奇的看向这位布衣榜首,除去长孙津、萧敬明二人外,余下之人全都为“何足道”捏了一把冷汗。

房遗爱察觉到异样,扭头朝身后看去,见众人面色肃穆、腰板儿停止的贴门而立,不由大感好奇,不明就里的朝前方望去,登时便看到了坐在台上,捧盏含笑望向自己的李世民。

“坏了!”

与李世民对上目光,房遗爱暗叫一声不好,察觉到礼数有差的他,连忙翻身迈着小碎步与一众试子站在了一块,就是这一个小小的纰漏,便令这位“布衣榜首”惊出了一身冷汗。

“房俊!你还是这样的毛躁!今天乃是圣上亲自主考,怎么还有心思想其他的事情!”

房遗爱暗自咒骂一声,手持书包挺起胸膛,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的书案,哪里还敢跟李世民对上一眼。

李世民坐在高台之上,眼望神色有些慌张的房遗爱,暗自啐道:“这小子今天怎么这般马虎?莫非他有心事在怀?莫非真是他毒杀萧锐、刺杀蔡少炳?算了!只要他能得中状元,这桩案件从轻发落也就是了...”

思绪想到一半,久久在李世民心间萦绕的疑点,再次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但愿何足道与房俊并无牵连,不然辜负了朕的一片苦心.....万死也难谢其罪!”

过了片刻,负责盘查是否有遗漏生员的白简缓步走进正厅,站在正厅中央拱手道:“启禀万岁,今科参加殿试的四十八名生员尽数到齐。”

李世民颔首点头,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大家都是未来的国家栋梁,此番殿试不必忐忑,快快寻找姓名对号入座吧。”

因为殿试是李世民亲自主考,所以试子们的排位座次也是由他安排的,房遗爱等四十八人手提书包、考篮小心谨慎的寻找着写有自己名字的座椅,一个个面带惶恐的轻声入座,生怕在唐太宗面前失了礼数。

一番寻找过后,房遗爱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座位,竟被李世民特意安排在了高台正下方,“圣上是有心全程观看我答题?这个座位好烫的!”

房遗爱心怀忐忑落座后,稍微过了片刻,白简便领着两名小太监开始派发起了之后答题所要用的宣纸。

白简伸手将宣纸递给房遗爱后,出于在李世民面前避嫌的缘故,倒也每和他有过多的交流,匆匆对视一眼后,便朝别处去了。

伸手展开卷着的宣纸,房遗爱眉头微皱,从书包中取出墨盒、毛笔,将狼毫饱蘸水墨后,便提笔在宣纸首行书写起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各类详细信息。

正当房遗爱用楷书写下“何足道”三字的同时,耳畔蓦地响起了李世民的语调,“何足道,你的故乡籍贯究竟是何处?”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