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巧战罗通

罗通走后,房遗爱踱步到长孙冲面前,看着被困成麻花的老对头,苦笑一声,喃喃道:“长孙兄,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房俊一马?”

长孙冲眸含杀意的看向房遗爱,嘴里嘟嘟囔囔,因为有抹布的缘故,倒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

伸手取下长孙冲嘴里的抹布,房遗爱带着一丝侥幸说:“有话慢慢...”

还没等房遗爱把话说完,长孙冲愤恨的抢话道:“让我放你一马?除非日从西起,你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见大哥被威胁,候霸林奋力踹了长孙冲一脚,“你还以为这是你们家啊?你出去告啊,你出的去吗?”

将抹布丢在一旁,房遗爱眸中闪过一丝阴鸷,冷笑着说:“长孙兄,眼下武举已然开始,若你现在闯出校场,恐怕武状元就会落在别家了。到时纵然房俊人头落地,你觉得万岁会把长公主嫁给一个同我一样的逃兵?”

说完,房遗爱亲手解开绳索,四目相对,慨然说道:“长孙兄应该知道把柄只能用一次的道理...”

脱离束缚,长孙冲狠狠的瞪了房遗爱一眼,说:“算你命好,等武举完毕我便去含元殿面见万岁!”

看着长孙冲离去的背影,房遗爱嘴角微微上扬,眸中阴郁相比之前更甚了几分。

见房遗爱放虎归山,尉迟宝林不解的问:“大哥,你为什么要提醒长孙冲?难道真不怕他将此事说与圣上听?”

“他没这个机会了!”杏眸中寒光闪现,房遗爱剑眉微蹙,转身对两个小弟说:“今晚我自有妙计收服罗通,还请三弟、四弟帮我掠阵才是。”

抬头看向天空,房遗爱目光流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晌,他这才缓过神来,转头对着候霸林、尉迟宝林微微一笑,接着便大步走出了小巷。

尉迟宝林伸手挠了挠头,面带疑惑的问道:“老四,今天咱大哥怎么有点不太一样呢?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候霸林朗声一笑,身后拍了拍尉迟宝林的肩膀,私语道:“这才是咱们的大哥呢,布衣榜首何足道!老四,你就跟着学吧。”

“这才是咱们的大哥?什么意思?谁是老四!我是你三哥!”

在校场操练到黄昏,果然想房遗爱设想的那样,长孙冲倒也没有当众揭穿他的化名,毕竟此刻距离武举结束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化名”一事若是眼下传扬出去,恐怕会给房玄龄、秦琼准备应对的时间,这位恨不得将房遗爱生吞活剥了的少公爷,单等着武举结束之后,回到府中跟父亲商议一番,力求将房遗爱打的不能翻身才好。

吃过大锅饭,房遗爱哥仨窝在屋里,你一言我一句,开始探讨起了罗家枪法的精妙之处。

“据说罗家枪姜家传,当年罗艺与姜桂芝成亲,这才学到了七十三路姜家枪,后改名为罗家枪,其实换汤不换药只是改了一个名儿而已。”

“不是说姜家枪一共有一百零八路吗?罗成只学会了七十三路,想来没学完就可以傲视群雄,若是学全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

“当年越国公大战苏定方,马陷淤泥河而亡,那时罗通不过五岁而已,想来他在厉害只跟着枪谱来学,确实没有他爹那样神勇吧?”

三人绞尽脑汁,这才拼凑出了罗通枪法的来源,联想到罗通从小跟随秦琼学习武艺,自然十分熟稔秦家枪和秦家锏,对于招式中的弊病想必也是牢记于心,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与长他五岁的秦怀玉打得不分上下。

低头思忖,房遗爱剑眉攒簇,忽的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用混元十三式与罗通对战。

因为二人约定在半夜比武,掩人耳目自然不会骑马对战,若是步战缠斗,房遗爱的“杀手锏”倒是能够派上用场。

拿定主意,房遗爱坐在床上盘膝运行真气,一旁的候霸林、尉迟宝林只当大哥是在养精蓄锐,不由压低声调,唯恐惊扰到了大哥休息。

等到三更鼓响,眼见到了与罗通约定比武的时间,房遗爱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在尉迟宝林和候霸林的陪伴下,朝着较为僻静的校场北头走了过去。

站在空旷无人的空地上,身着白袍的罗通早已再次等候,在他身旁站立着一位身着深蓝袍服的男子,正是与他极为要好的程处弼。

而房遗爱五人不曾想到的是,在一旁的墙角处,正隐藏着一个偷眼观望的梁上君子——长孙冲。

之前被捆绑时,听到房遗爱和罗通的约定,抱着打探二人招式破绽的念头,长孙冲老早便藏身在了不远处的墙角后,准备来一个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一番寒暄过后,尉迟宝林、候霸林、程处弼三人在旁掠阵,虽然大家知根知底,但却也不得不防有人出手相助,毕竟大家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待会打红了眼说不准就会从一对一个变成群殴。

眼望罗通,房遗爱微微拱手,如数将心中打好的草稿说了出来,“罗兄,今天你我二人只是以武会友,想来用兵刃却是有些生分了。”

冷面打量房遗爱,罗通道:“房兄莫非是想赤手缠斗?”

猜透房遗爱的心思后,罗通冷哼一声,语气高傲的说:“房兄好智谋啊,知道我罗家枪法举世无双,这才想出这条妙计来的吧?却也难为你了!”

罗通孤傲的态度令房遗爱有些不悦,眉头稍稍皱了一下,拱手道:“如此罗兄请。”

说完,房遗爱向后退了几步,将衣襟下摆掖在腰间,摊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罗通自幼专学“罗家枪”,对于拳法稍有涉猎但是却不怎么精通,不过联想到房遗爱那“逃兵驸马”的名头,这位年纪轻轻的越国公不由犯了轻敌的大忌,效仿房遗爱将衣襟下摆掖在腰间后,转而做出一个以守为攻的姿势,生性高傲的他哪里肯率先出手,更何况对手是他打从心眼里瞧不起的“逃兵”。

见罗通不屑率先出手,房遗爱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更是稳操胜券,若论枪法他恐怕难比罗通,但贴身缠斗单靠他那半瓶子的混元十三式,恐怕就能将这位越国公打得落花流水了。

求胜心切,房遗爱倒也不绷着,暗自将真气运行在双手之上,接着疾步便朝罗通冲了过去。

见房遗爱出手,旁观的程处弼冷哼一声,不屑地说:“一个草包能有什么能耐?还不是接着何足道的名头在外招摇撞骗,不过他这招也就只能哄哄那些个头脑简单的莽夫,怎么会骗得了罗通贤弟。”

此言一出,尉迟宝林、候霸林自知程处弼指桑骂槐拐着弯来骂自己,一个个暗发恨声,要不是出于给大哥掠阵的缘故,恐怕这二位小毛包早就像之前殴打长孙冲那样,合力将程处弼按在地上一番教训了。

冲到罗通跟前,房遗爱打起十二分精神,出手便输出了混元十三式中的起手式,清风拂。

眼见房遗爱双手对着自己扑面袭来,生性高傲的罗通冷哼一声,这才不慌不忙的出了手。

奋起一拳朝着房遗爱的面门打下,令罗通万没想到的是,他这全力一拳竟然被房遗爱看似无力的双手轻而易举的拨开化解了。

趁着罗通诧异的空隙,房遗爱接连使出第二招揽天锤,转而对准罗通的肩膀挥了过去。

见房遗爱招式犹如流水一般绵延不断,罗通暗骂一声奸诈小人,直到此时才看出房遗爱扮猪吃虎伎俩的他,想要脱身却已经来不及了。

望着近在咫尺的房遗爱的双拳,罗通哪里肯就此闪躲,咬牙撑起双手,竟准备打算硬抗下房遗爱这来势凶猛的一击。

罗通这副反应,不由令程处弼三人暗暗咋舌,就连站在墙角处偷眼打量的长孙冲,也暗骂了罗通一声愚蠢。

“这小子可是何足道,击毙突厥武士的何足道啊!你小子有几个脑袋敢硬抗他的全力一击!”

“真是跟你爹一个臭德行,死要面子活受罪...”

正当长孙冲背地叫骂罗通时,一道极为熟悉且夹带着怨恨、兴奋的语调,陡然在这位梁上君子耳畔响了起来。

“有恐龙...”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