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赴死

在襄城困惑的询问声中,房遗爱的语调几乎同时响起。

“愿你我夫妻...偕老百年。”

此言一出,襄城芳心浮动,目光流盼,杏眸中洋溢着的尽是幸福,刚刚升起的顾虑,也随之一同消散了。

“偕老百年?”

“玉儿,你给我的感觉...跟漱儿她们完全不同,你愿意帮我渡过欺君之罪的难关吗?到时我尽力求得帘外为臣,你我一起远离长安可好?”

不知是真情流露,还是心慌意乱的缘故,一番话从房遗爱口中说出,犹如江水一般,竟然没有半点违拗。

经过之前敞开心扉的促膝长谈,加上眼下房遗爱狂轰乱炸一般的山盟海誓,以往心智近妖的襄城,此时仿佛成了心性纯良的晋阳,望着情郎笑颜如花,接着仰头便将失忆药酒喝了下去。

见襄城喝下第二杯药酒,房遗爱悬着的心悄然落地,接着再次举起宽嘴酒壶,殷勤的为襄城斟上了酒水。

在斟酒的同时,襄城含笑为房遗爱斟上茶水,宜喜宜嗔的面颊上,悄无声息的闪过了一丝决绝。

短暂沉默过后,二人心有灵犀的举起杯盏,四目相视,房遗爱只觉得万虫噬心,愧疚感更是增长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

之前的坦诚相见,让房遗爱心中对襄城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此刻强忍着心中的愧疚感,喃喃道:“玉儿,天时不早,喝下这杯酒,你我就安歇了吧?”

此时的房遗爱早已动情,强颜欢笑做出来的举止,近乎拙劣,哪里能瞒得过心思缜密的襄城。

不知襄城是被花言巧语、海誓山盟冲昏了头脑,还是药酒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面对房遗爱的假意殷勤,竟含笑点头,仿佛并没有察觉到半点异样。

襄城越是笑颜如花,房遗爱心中就越是难受,手掌微颤将茶盏送到面前,还没等他饮下茶水,便被襄城打断了。

“官人,奴家想与官人喝上一杯合卺酒。”话语间,襄城眸中娇羞无比,娇羞之下却又夹带着几分决绝,仿佛心中决定了什么大事要做似得。

“合...卺...酒”

一番思忖,联想到襄城即将失忆,房遗爱心间对佳人的痛恨,早已被欣赏、内疚所遮盖,竟下意识点头应下了。

见房遗爱同意自己的要求,襄城含嗔轻笑,接着二人把着杯盏缓步向前,手臂环扣在一起,四目相对,旖旎情愫悄然在二人之间蔓延,望向彼此惺惺相惜之色悄然而生。

举杯饮酒间,房遗爱不止一次想要打落襄城手中的酒盏,而他这因为内心纠结,所展现出来的异样目光,更是被近在咫尺的襄城看得真切,佳人的笑颜更加灿烂了。

饮下合卺酒,房遗爱转身放下茶盏,无声长叹,不知为什么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

稳定心神后,房遗爱假意微笑,对襄城说:“我扶娘子前去歇息吧?”

话音落下,刹那间,原本笑颜如花的襄城,顿时落下两行清泪,含笑望向房遗爱,喃喃道:“房郎,奴家做戏的功夫是不是又高了几分呢?”

见襄城含泪相望,听着佳人一字一顿,有些哽咽的温言软语,房遗爱恍然轰雷贯耳,目光呆滞的望着襄城,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答对。

“房郎,谢谢你。圆了玉儿的黄粱美梦。”

说着,襄城泪如雨下,连面颊笑意犹存,望向房遗爱,眸中尽是温情,看得人疼惜不已,却又十分费解。

房遗爱虽然酒意上头,但思绪却十分清醒,从襄城两句话语中察觉出异样后,支吾着问:“玉儿,你...”

“玉草果,味辛且酸,夹带麻椒之感,产自化外沙漠,果实中草籽含有剧毒...”

原来在喝下第一杯药酒后,襄城便猜出了药酒中浸泡有玉草果,不过由于房遗爱虚与委蛇的山盟海誓,这位察觉到情郎心思,却又误会情郎用意的佳人,这才抱着必死的念头,与房遗爱做了一回言语间的露水夫妻。

“玉儿,你果真是心智近如妖啊。”心事被襄城说破,房遗爱反倒轻松了不少,瘫坐在木椅上,房遗爱的气力仿佛瞬间被抽光,望向襄城只有长叹,眸中的欣赏、愧色更加浓重了几分。

二人一座一站,或泪目柔情相视,或独自长叹不已,一时间房中寂静无比,静的房遗爱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过了半晌,房遗爱苦笑一声,疑问道:“既然你已经晓得了,这药酒中有诈,哪为什么还要喝下它?”

见房遗爱面带困惑,襄城拭去面颊泪水,慨然道:“既然房郎不愿让奴家活在世上,索性便按照官人的意愿去做。”

“这样也总好比强迫房郎,做些违心的龌蹉事好得多。”

“玉儿相信,今晚过后...房郎心中一定会有一隅是属于玉儿的,玉儿要房郎永远记住,记住今晚与房郎把酒言欢,坦诚相见的蛇蝎毒妇...”

说到最后,刚刚被襄城拭去泪水的脸颊,再次沾满泪珠,饶是这样,襄城始终眸中带有柔情,嘴角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默默倾听着襄城的诉说,房遗爱犹如万箭攒心一般,他多么渴望对襄城说明,药酒并不是送人归西的鸩酒,而是短暂让她失忆的药酒。

心中几经波澜,房遗爱最终还是没能张开口,而是选择默默的坐在木椅上,眼含热泪,夹带疼惜的无声望向襄城。

“玉儿,直到如今我才知道,你并不是什么蛇蝎毒妇...”

说着,房遗爱鼓足勇气起身站立,可怜这位曾经手刃突厥勇士的驸马郎,此时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襄城,竟然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就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若有来世,我定不负对你的誓言。”说着,房遗爱咬牙转身,朝几米开外的房门走去,每一步都感觉沉重无比,仿佛身处在凶险万状的沼泽当中,而并非软玉温香的上等客房。

就在房遗爱走到房门前,伸手去拨弄门闩时,耳畔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瓷器破碎的声响。

转身望去,只见襄城泪如雨下的茶桌前,宽嘴酒壶的碎片,被黄酒浸泡过的药材,尽数散落在她脚下,这位一心赴死的女娇娥,竟然将一壶失忆药酒全都喝了下去!

“玉儿!”看到眼前这一幕,房遗爱本能的飞奔至襄城面前,敞开双臂将她揽在了怀中。

依偎在房遗爱的怀抱当中,襄城泣不成声,呜咽的支吾,“房郎,你之前不是巴不得我去死吗?为什么现在还要这样?”

“我也不知道,只不过刚刚与你促膝长谈,心中的怨恨全都转变成了欣赏和内疚,想来是对你心智、才华的敬佩,又或是对你手段的惧怕...”

说完这毫无逻辑的胡话,房遗爱带着滚烫的泪水,喃喃道:“若有来世,愿与卿做一世知己...本来我们今世也有机会成为知己的,可是造化弄人,怨你亦怨我...”

“若是大婚时我嫁给的人是你...那该有多好?”

“房郎,有你这番话,玉儿死而无憾了。”

“官人,你能再唤我一声娘子吗?”

说到最后,药酒的药效已经在襄城体内发作,佳人目光流转的看向房遗爱,话语早已含糊不清,仅靠着一丝执念强撑着最后一缕清醒的神智。

“玉儿,若之前你不以化名之事要挟我...想来若没有这一桩桩误会,恐怕我就要误会你一世了。”

喃喃说过心中所想,房遗爱双臂揽着襄城,泪目柔声道:“娘子...”

心中执念被打消,襄城含笑点头,接着眼前一黑,昏倒在了房遗爱怀中。

望着鲛珠满面的襄城,房遗爱心中无比愧疚,联想到萧锐对她的所作所为,又想到她或许一生都无法记起今天的事情,房遗爱一字一顿的对怀中佳人发誓道:“玉儿,你我之前的恩怨一言难尽,不过你放心...你所遭受的屈辱,我定叫萧锐尽数尝遍!”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