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疑云渐起

眼看着李丽质带着晋阳转过廊道,一路去往慎刑司,白简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瞧你这张破嘴,怎么办?”

联想到无法拦住二位公主,白简不由生出了去往慎刑司报信的念头。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动身,一名打着红灯的小太监,便急匆匆的跑到了白简面前。

“白总管,圣上正在唤你呢。”

得知李世民寻找自己的消息,白简惊得魂不附体,无奈之下,只得暗说了声自求多福,接着便一路小跑,去紫宸殿交差去了。

李丽质怀抱着晋阳行到一半,便撞到了犹如无头苍蝇,四下寻找竹椅的高阳。

得知高阳是在寻找竹椅后,李丽质低头想了一会,说:“我记得建栏舍那里有竹椅,我带漱儿去找吧?”

“好。”应过一声,正当高阳和李丽质准备去寻竹椅时,晋阳对着她们二人做了一个鬼脸,道:“二位姐姐,兕子要去慎刑司见姐夫。”

说完,晋阳便朝着近在咫尺的慎刑司小跑了过去。

见晋阳独自去往慎刑司,李丽质本能的想要拦阻,却被一旁的高阳拦了下来,“姐姐,让兕子去吧。慎刑司有王有道在,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心中的顾虑被打消后,长乐和高阳一直目送晋阳进到慎刑司,这才忙着去找竹椅去了。

就在晋阳兴冲冲的来看姐夫时,不明就里的房遗爱和王有道,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闲话。

“何兄弟的医术独步杏林,想来这点小伤应该不算什么吧?”

“今天多亏了皇后娘娘搭救,想来这伤却是不能治的,不然万一伤好了万岁宣我进宫...”

点头过后,将话茬拉倒伤势的王有道,咧嘴一笑,不好意思的说:“何兄弟,咱家之前被白简抽了几十鞭子,想向何兄弟套要些金疮药...”

王有道话还没说完,耳畔便传来了晋阳那奶声奶气的好奇询问声。

“王有道,何兄弟是谁?白简为什么要抽你?太医院没有金疮药么?”

听到晋阳这一连三个询问,王有道、房遗爱大吃一惊,唯恐化名就此露出端倪的二人,不由回头朝着晋阳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看到来人是年仅七岁的晋阳后,二人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大半。

“哎呦,小公主,你怎么大晚上跑到慎刑司来了?”说着,王有道连忙向前,双手护着晋阳向前行走,唯恐她有半点闪失。

走到房遗爱身前,晋阳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指着趴在凳子的房遗爱说:“趴在凳子上的这个大哥哥是谁?”

“他是高阳公主的驸马,房丞相的二儿子,房遗爱。”

听闻王有道的话语,晋阳轻笑一声,小跑到房遗爱面前,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奇问道:“你就是姐夫吗?”

“姐夫?”看着面前一脸天真无邪的小萝莉,房遗爱心情大好,含笑道:“是啊,你就是兕子么?”

“姐夫怎么知道明达的乳名?”

“是漱儿对我说的啊。”

“姐夫挨打一定很痛吧?”

“不痛啊,你看姐夫这不是有说有笑的吗。”

二人闲聊间,忧心长孙皇后担忧晋阳的王有道,轻声插话道:“是谁陪伴公主来的?”

晋阳正跟房遗爱聊得开心,面对王有道的询问,开口说:“是丽质姐姐啊。”

此言一出,房遗爱脸色登时黄若金纸,只觉得背后的寒毛全都乍了起来。

“长...公...主?”支吾着朝慎刑司入口张望过后,见四下没有李丽质的身影,王有道长舒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紧张问:“长公主在哪呢?”

“丽质姐姐和漱儿姐姐去给姐夫找竹椅去了。”说着,晋阳伸手摸了摸房遗爱的脸颊,喃喃道:“没想到姐夫还会变脸呢,眨眼间就变成黄脸的典韦了,给兕子变一个大黑脸好不好?”

惊魂未定的房遗爱,哪里听得进去晋阳打趣的话语,眼见李丽质即将到来,惊骇下忍痛起身,对晋阳说:“兕子,姐夫现在要出去一下,你跟着王总管在这等我好不好?”

见房遗爱要走,与他聊得投缘的晋阳,伸手揪住姐夫的衣襟,撒娇道:“姐夫要去哪?兕子也要跟着去。”

见晋阳拦阻,情急之下,房遗爱随口说道:“姐夫去给兕子捉一只竹马来可好啊?”

年仅七岁的晋阳,听闻房遗爱要给自己捉竹马,顿时玩心大发,含笑点头,同时撒开了房遗爱的衣襟。

“兕子在这里等着,姐夫去去就来。”

对晋阳说出了几句瞒哄的话语后,房遗爱对王有道使了一个眼色,接着一瘸一拐的走出慎刑司,朝着大明宫门赶了过去。

“丽质怎么来了,万一被她撞到,我的化名岂不是会露馅?”

一边向前走,房遗爱一边嘟囔念叨,可就在他即将登上通往宫门的廊道时,耳畔却突然想起了高阳的催促声。

“你们两个快着点,俊儿哥还在慎刑司趴着呢!”

扭头望去,在看到高阳催促两名抬着竹椅的小太监的同时,房遗爱也一同看到了跟在后面的李丽质!

发现李丽质后,房遗爱惊得骨寒毛竖,连忙向前疾行,强忍着疼痛抬腿朝着台阶迈了上去。

慌乱下,房遗爱一脚蹬空,顿时头重脚轻,竟自摔趴在了台阶上面。

随着一声手掌拍打青石板的声音响起,高阳、李丽质的注意力,不由全都被房遗爱吸引了过去。

看到趴在地上的房遗爱,高阳误以为是走夜路的小太监,嗤笑一声,“真是一个马虎的内侍臣。”

与高阳不同的是,李丽质只觉得趴在地上的背影有些熟悉,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好奇下不禁朝着房遗爱走了过去。

摔倒在地后,房遗爱大吃一惊,略微缓了片刻,接着连忙起身,强作出一副正常走路的姿势,疾步朝着大明宫门走了过去。

在就在他慌乱起身间,一直贴身携带的《混元心经》悄然落地,可怜这位犹如惊弓之鸟的驸马爷竟没有半点察觉。

见房遗爱离开,没有看清楚他真实容貌的李丽质轻咦一声,虽然心中颇感疑惑,但却没有要赶上前去的意思。

“这小太监为什么跑的这么急?难道是怕被我责罚?”说着,正当李丽质准备翻身去往慎刑司时,眼角余光无意间遭到了被遗落在台阶上的《混元心经》。

发现《混元心经》后,出于对古书的热爱,李丽质缓步向前,接着弯腰将其捡了起来。

“混元心经?是道家典籍么?”

呢喃一声,见书本字迹古朴,李丽质顿时升起了研读之意,转而将其拿在手中,转身跟上了高阳等人。

来到慎刑司,见房遗爱早已离开,高阳顾不得与李丽质、晋阳闲聊,转而带着两名小太监,朝着宫门赶了过去。

见房遗爱已经受罚,前来说情的李丽质目的被打消,与王有道寒暄几句后,便抱着晋阳走出慎刑司,朝着栖霞宫走了过去。

姐妹二人走在廊道上,对前去捉竹马的姐夫念念不忘的晋阳,趴在李丽质肩头,喃喃道:“姐夫说去给兕子捉竹马来玩,怎么一去就没影了呢?”

听闻晋阳的呢喃,李丽质哪里不知道这只是房遗爱的借口,嗤笑一声,道:“兕子,你见过房遗爱了?他长得怎么样啊?”

“姐夫长得很俊秀啊。”说着,联想到之前听到王有道和房遗爱的交谈,晋阳不解地说,“不过姐夫好像有别的名字似得,兕子刚刚听王有道喊姐夫...什么何兄弟?还向姐夫他要金疮药来着。”

此言一出,正在缓步前行的李丽质忽的停下脚步,眼前随即闪过了之前那摔倒在台阶前的小太监的背影。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