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秦谢互掐

料定房俊和高阳身在此地后,谢仲举翻身下马,一人一马,踱步走进了客店之中。

因为客店仅有王林一人打理,所以行来谢仲举被没有遇到前来支应小二,怀揣着疑惑独自来到后院,在看到马厩中正在低头啃食草料的黄骠马后,谢仲举微皱的黛眉舒展开来,接着将马匹拴在了马厩的木柱上。

站在马厩旁呆了半晌,见四下没有房遗爱的身影,谢仲举又不好挨个推门查看,无奈下心生一计,出手小心翼翼的卸去黄骠马的鞍韂,接着从马背上取下作为借口的酒水,这才智珠在握的返身走进了大堂。

进到大堂,谢仲举随意挑选了一个座位,只待房遗爱前来寻找鞍韂,到时在设法避过高阳,将长孙皇后的密令说于他听。

一旁,吃过面食的秦怀玉见房遗爱迟迟不来,等待烦闷下起身走到柜台前,一边拍打柜台,一边呼唤起了店家王林。

见秦怀玉身着盔铠,三尺青锋挂在腰间,谢仲举眸中闪过一丝忧虑,嘀咕道:“此人莫非是雁门关的守备将领?怎地跑到百里外的梅龙镇吃酒来了!眼下我朝与突厥开战在即,像此等害群之马还是拔去的好!”

等到王林来到柜台机,秦怀玉从腰间摸索出一锭银子,道:“店家,去弄些饭菜酒水来,单吃面食却是有些寡淡。”

接过锭银,王林笑着点头,正要去后厨摆弄饭菜,却看到了坐在店中的谢仲举。

“这位小哥,不知吃些什么?”说着,王林手拿抹布疾行到谢仲举桌前,麻利的擦拭起了本就干净的桌面。

“一碗素面,再来一壶茶水。”

一如往常一样,谢仲举语气冰冷的点过饭菜,接着从钱袋中取出一枚散碎银两,放在了饭桌上。

将银两拿在手中,王林应了一声,便去到后厨忙活去了。

可他这一走,之前被他挡住的鞍韂,却尽数浮现在了秦怀玉眼中。

“这不是黄骠马的鞍韂吗?好啊,刚走了一个采花贼,眼下却又来了一个不知死活的面瘫小贼!”

认出鞍韂后,秦怀玉误将谢仲举当做毛贼,疾步向前,接着身后抓住了她的肩颈。

“小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取马鞍,这下人赃俱获看你如何狡辩!”

肩颈突然被人抓住,谢仲举心中顿生不悦,奋力伸手打掉秦怀玉的手掌后,随之转身站了起来。

谢仲举本就将秦怀玉误当成了偷懒的军官,眼下被他无力纠缠,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你这军官一言不发,为何污蔑于我?”

秦怀玉不曾想到自己会被倒打一耙,望着桌案上的鞍韂,心道:“我污蔑你?我自家的东西我不认识?房俊怎么说也算我的妹夫,你这小贼算什么?面瘫?”

越思越想,秦怀玉怒火中烧,大声呵斥道:“此马的主人我也曾见过,眼下回房给她娘子送饭去了,你这小贼偷人家的鞍韂还有理了?”

从秦怀玉口中得知房遗爱的去向,谢仲举心中有了底,见秦怀玉与房遗爱相识,这位深知房遗爱秉性的女娇娘,心中误会陡然增加,竟自将秦怀玉当做了房遗爱的酒友。

“这鞍韂分明就是我家公子的,你这军官不在雁门关好好当值,却跑到梅龙镇来偷懒,想来绝非什么好人,劝你早早离去不要带坏我家公子!”

“哈!我会带坏他?他不带坏我就不错了!”“你说什么?你家公子?你是何人说来我听!”

正当秦怀玉和谢仲举口角缠斗时,高阳也在房遗爱的殷勤侍奉下,强撑着吃完了一大碗面条。

“俊儿哥,漱儿吃的好饱,在躺一会好不好?”

“好,漱儿昨天赶路想来累了,眼下就好生歇息吧。刚刚在大堂遇到了秦怀玉,说来他还是我在雁门关的上司呢,我去与他叙叙旧,待会再来看漱儿。”

房遗爱并未对高阳瞒哄与秦怀玉相遇的事情,在昨夜与高阳畅谈《笑傲江湖》时,他便默默下定决心,除去化名一事外,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对妻子有半点隐瞒,至于秦京娘与李丽质二人,他正打算旁敲侧击,隐去姓名对高阳倾诉,毕竟高阳是他的结发妻子,心中的地位任谁也无法撼动。

互相道别后,房遗爱端着碗筷走出客房,一边思考如何与大舅哥商议“逃兵”一事,一边低头向前走去,路过马厩入迷间竟没有看到那匹时常在秦府见到的白马。

来到大堂,还没等房遗爱缓过神来,耳畔便传来了谢仲举与秦怀玉的吵嚷声。

“我是谁为何要对你言讲?你以为这是雁门关?”

“不说?我看你分明就是做贼心虚,十有八九就是偷鞍韂的小贼,什么公子全都是你编出来的!”

见谢仲举正在跟秦怀玉争吵不休,房遗爱心间猛地一颤,暗想,“莫非长安城出了什么变故?为何谢仲举会找到梅龙镇来!”

眼见二人越吵越急,生怕动起手来的房遗爱连忙向前,充当起了和事佬。

“秦兄不要如此,这位正是小弟的伴读书童。”将身挡在二人中间,房遗爱唯恐秦怀玉得罪了这位长孙皇后的心腹,一边说话一边与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与谢仲举缠斗。

得知谢仲举不是盗马贼后,秦怀玉显得有些难为情,嘀咕一声,转而面色生冷的坐回到了自己席间。

支走秦怀玉,房遗爱惴惴不安的看向谢仲举,柔声问道:“二弟,你为何是前来?莫非是皇后娘娘她...”

还没等房遗爱话音落下,谢仲举扬手将其打断,“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出去谈。”

说完,谢仲举没好气的瞪了秦怀玉一眼,接着疾步走出了店房大厅。

跟在谢仲举身后,二人一直走出客店,将身站在四野空旷的大道边,这才先后停下了脚步。

见谢仲举有些不悦,房遗爱认定一定是秦怀玉冲撞了他,无奈下,只得柔声陪笑道:“莫不是秦兄言语冲撞了贵差?学生这里替他向贵差赔罪了。”

谢仲举心中本就对房遗爱有一股莫名的情愫,此刻听闻耳边的温言安慰,任她如何沉着冷静,深深埋藏在心地的女儿心却还是砰砰跳动了起来。

脸上红云一闪而过,谢仲举随即向房遗爱说明了此行来意。

得知长孙皇后的计策同样也是“逃兵”二字后,房遗爱苦笑一声,接着对谢仲举介绍起了秦怀玉的身份。

听闻之前与自己争吵的军官是秦怀玉后,联想到他同样知晓房遗爱化名一事,谢仲举黛眉攒簇,思忖了良久,这才说道:“既然秦怀玉现在店中,想来榜首“逃兵”的身份却也能更加令人信服了,你我还是找他从头商议吧。”

“贵差所言极是,学生之前便有了这样的打算,眼下贵差到此想来事情却也好办许多。”

房遗爱深知谢仲举的办事能力,此刻见他有意与秦怀玉“串供”,惴惴不安的心脏瞬间稳了大半,几句寒暄后,二人并肩朝客店大堂走了过去。

回到客店,还没等房遗爱二人进到大堂,耳畔登时传来了高阳的宛若银铃一般的声响。

“秦将军,俊儿哥这些时日在雁门关多亏你照顾呢,本宫这里先谢过将军的关照之情了。”

“公主说哪里话来,这全是卑职的份内之事,万万不敢当的公主一谢。”

“秦将军,想来你应该算是何足道的表兄了吧?不知何足道少年时秉性如何?可否对本宫说讲一番?”

“何足道少年时的秉性.....”

听闻高阳与秦怀玉的对话,房遗爱与谢仲举相望一眼,眉宇间尽都闪过了一丝忧虑的神色。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