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惧内的妹夫

少年听闻房遗爱说出自己名字,不由眉头攒簇,满目狐疑的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将正是秦怀玉!”

承认身份后,秦怀玉心中疑惑大增,手中青锋横贴在房遗爱咽喉处,冷声说:“你是何人?莫非见过你家少公爷?”

被大舅哥用剑逼问,房遗爱叫苦不迭,低头扫了一眼抵在脖颈间的剑锋,轻声道:“在下房俊。。。”

得知房遗爱的身份,秦怀玉眸中疑虑不消反涨,面带戒备的细细打量,“房遗爱?休要哄我!房俊眼下正在长安,怎地会来到梅龙镇上!”

说完,秦怀玉所持青锋骤然变换,用寒光闪闪的剑锋抵住房遗爱的动脉,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划下。

“你对我的底细如此了解,莫非是突厥的番汉?前来刺探我军虚实的?”

见自己这位大舅哥如此多疑,房遗爱暗啐一声“这厮莫不是曹孟德附身了?”

因为脖颈间的青锋随时都有可能向前,房遗爱不敢怠慢,连忙说道:“秦兄可曾收到皇后娘娘的密令?”

此言一出,秦怀玉的疑心瞬间去了大半,暗想,“任那突厥贼子如何诡计多端,想来却不知皇后娘娘传给我的密令...莫非此人真是房俊?”

思来想去,秦怀玉将信将疑的将青锋拿开,但并未将宝剑入窍,而是死死的握在手中,显然是并不完全信任眼前如假包换的妹夫。

“你不在长安老实待着,来到此地做什么?”说着,秦怀玉缓步向前,伸手摸了摸黄骠马的额头,眉宇间尽是喜悦。

秦怀玉儿时便常常乘骑黄骠马,一人一马之间的感情哪里是房遗爱可以比得了的,见秦怀玉近前黄骠马摇头打了一声响鼻,接着仰头长嘶一声,好似与秦怀玉打招呼似得。

见黄骠马顷刻间“叛变”,房遗爱心底多少有些失落,笑嘻嘻的对秦怀玉道:“秦兄,此地并非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去到大堂寻一处僻静角落细细畅谈?”

因为有黄骠马、长孙皇后密令作证,秦怀玉姑且相信了房遗爱的说辞,在为黄骠马添上草料后,这才与房遗爱一同来到了店房之中。

坐在墙角的饭桌上,房遗爱谨慎的四下张望了几眼,接着轻声道:“秦兄,实不相瞒,在下此来实为寻高阳公主。”

听闻房遗爱的话语,秦怀玉颇为震惊,急切问道:“怎么,公主殿下也在梅龙镇么?”

“漱儿眼下正在店房休息。”说着,房遗爱为秦怀玉斟上茶水,有意压低嗓门道:“昨日漱儿得知突厥大兵压境,担心我在两军阵前有失,这才连夜奔向雁门关来了。”

直到此时,得知房遗爱此番的来龙去脉,秦怀玉心中的狐疑这才完全被打消了。

“房俊,你小子运走桃花啊!高阳公主可是出了名的骄横,没成想被你治的竟自没了一点脾气,还时时刻刻牵挂着你。”

说完,秦怀玉捧杯轻抿茶水,望向房遗爱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鄙夷,不过这微末细节房遗爱却并没有察觉。

“秦兄说笑了...”房遗爱被秦怀玉夸得老脸一红,谦虚的话语还没说完,思绪便被秦怀玉凛冽的目光吓散了。

狠狠瞪了房遗爱一眼后,秦怀玉冷哼道:“虽然你身为皇家驸马,但我妹妹却也是金枝玉叶,你日后若是敢委屈了京娘,看我不将你废了!”

话音落下,秦怀玉从筷筒中抽出一根筷子,双手分别握住两端,稍稍用力竹筷便被掰断了。

“看见没它就是你的下场!”

言语威胁过后,秦怀玉将断掉的箸子丢到房遗爱面前,接着拍打双手,若无其事的继续喝起了茶来。

望向面前被掰断的筷子,房遗爱惊得骨寒毛竖,嘀咕道:“怎么秦家这爷俩都喜欢用这招啊...”

嘟囔过后,房遗爱对着大舅哥连连点头,“秦兄放心,我绝不会让京娘受半点委屈的。”

恐吓过房遗爱后,秦怀玉眉头微皱,想到长孙皇后那“金蝉脱壳”的密令后,不由私语道:“房俊,眼下既然你已经追上高阳公主,之后回转长安你该如何搪塞众人?总不能将化名之事公之于众吧?”

“实不相瞒,在下对高阳公主撒了一个谎...”

“撒谎?撒的什么谎?”

“我说自己是受不了雁门关中的辛苦,偷偷跑出来的。”

得知房遗爱“逃兵”的借口后,秦怀玉脸上满是惊骇,“什么!你对公主说你做逃兵了?”

想到秦怀玉再雁门关担任将官,房遗爱谄笑的说:“此时完全出于无奈,还请秦兄帮忙周旋一二。”

“周旋那是当然,末将受皇后娘娘密令...”话说一半,秦怀玉没好气的白了房遗爱一眼,喃喃道:“之前家父被你拉上贼船,京娘又被你迷的神魂颠倒,我不周旋又能怎地!”

房遗爱自知理亏,面对秦怀玉的讥讽自然连连赔笑,正当二人准备详细商议“逃兵”这一借口时,王林端着面碗缓步从后厨走了出来。

“军爷,裤带面好了。”

见面条做好,想到昨日一路奔波的高阳,房遗爱对秦怀玉拱手后,转而起身接过了王林手中的面碗。

“秦兄,一路奔波累了吧?吃些面食充饥吧。”将一碗面条放在秦怀玉面前,房遗爱难为情的一笑,道:“想来漱儿已经醒了,我先去给她送饭。”

说完,房遗爱小心翼翼的端着面条走出大堂,去到后院店房给妻子送早餐去了。

坐在饭桌前,望着房遗爱离去的背影,秦怀玉轻哼一声,嘟囔道:“什么名震长安、文武双全的布衣榜首,却原来也是一个惧内的主儿!”

“也对,房伯父的夫人据说是醋坛子...想来有其父必有其子,惧内竟还带遗传的!”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京娘嫁过去不会被欺负,想来我这个妹妹生来不喜红妆,日后会不会将房俊训教的服服帖帖的呢?哈哈。”

嘀咕几句,秦怀玉拿起箸子,怀揣着对房遗爱的鄙视,慢吞吞的吃起了面条。

推门走进店房,见高阳还未起床,房遗爱嘀咕一声,轻声走到床帏边,笑嘻嘻的打量起了熟睡中的发妻。

“漱儿想来昨天一定很累,还陪我聊到将近天明,这碗面坨了该当如何是好?”

正当房遗爱暗自思考如何处置裤带面时,嗅到面香,高阳随即睁开了惺忪睡眼。

见夫君捧着面碗,默默含笑注视着自己,高阳芳心一暖,娇羞道:“俊儿哥,早啊。”

思绪被温软细语打断,房遗爱轻笑一声,“娘子起来了?快些用饭吧。”

含笑拿起双箸,房遗爱夹起一条宽面,面带温情的送到了高阳嘴边,“啊,娘子。卑人喂你可好?”

之前因为“辩机和尚”,夫妻二人心存芥蒂,此刻见房遗爱殷勤侍奉,不曾受过如此温情待遇的高阳,竟自有些受宠若惊。

“我还是起来吃吧,俊儿哥这样...漱儿好难为情的。”

说着,高阳便想起身,但刚刚等她坐起,便被房遗爱拦了下来。

出于心中对妻子的愧疚,房遗爱打定主意要以此补偿被蒙在鼓里的高阳,也好趁此机会躲一躲那“凶神恶煞”的大舅哥。

“漱儿一路行来受尽了奔波,想来却全都是为了我。眼下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漱儿快些盖上被子免得着凉。”

见房遗爱打定主意,高阳颔首微微点头,面带娇羞的吃下了夫君亲手送来的面条。

“漱儿,之前我是不是有些小心眼了?”

“前些日子俊儿哥委实是有些小肚鸡肠呢.....不过漱儿却很是喜欢呢。”

就在房遗爱用行动弥补对妻子的愧疚时,身负长孙皇后密令的谢仲举也勒马停在了梅龙镇客店前。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