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解元爬街

拿定主意要做“见证人”后,白简缓步走到候霸林跟前,问道:“少公爷,有什么事要让咱家判断?尽管只说。”

跟随白简来到二人身前,望着一脸苦相的张文,房遗爱嗤笑摇头,“霸林一定是惦念着之前的赌约,眼下这明显是在秋后算账。”

见白简到来,候霸林倒不怕张文溜掉,松开解元的衣襟后,拱手说:“白总管,张解元之前曾跟俺打赌,说咱大哥要是得中了会元,他便从贡院爬到五凤楼,再从五凤楼上跳下来!”

说着,候霸林奸笑一声,得意的说:“眼下我大哥被万岁钦点为会元,张文的赌约一定要实现吧?”

听过候霸林讲述赌约一事,白简抬眼看了看身前的张文,嘀咕道:“张文?勋国公张亮的子侄?听说这小子在五凤楼就曾经灌过何兄弟,咱家跟张亮素无往来...眼下索性卖给他们小弟兄俩一个顺水人情。”

权衡利弊,白简装作一脸正气的点头,“嗯,想来当今解元乃是长安试子典范,言必信行必果,今日咱家见证张解元就实现赌约吧。”

话音落下,白简含笑对房遗爱说,“何兄弟,咱们回秦府恰巧经过五凤楼,正好凑凑这场赌约的热闹如何?”

见白简有意卖人情,本来就对张文没什么好感的房遗爱,当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就依总管。”

听闻白简做出,张文哪里敢得罪唐太宗身边的红人,无奈下只得苦苦哀求起来,“白总管,学生伯父与总管同殿为臣,还请总管高抬贵手。”

“你小子少拿国公的名头糊弄人!”叫骂一声,见张文求情,候霸林不屑道:“谁还没个国公的靠山啊!”

话虽是这样说,白简却不想真的闹出人命,低头思忖片刻,转而说:“好,看在勋国公的金面上,解元只管从贡院爬到五凤楼即可,就不必从上往下跳了。”

此言一出,房遗爱、候霸林捂嘴轻笑一声,心想,“我们本来就没打算让他往下跳。”

见白简说出可有可无的人情话,张文叫苦不迭,转头看向长孙津、萧敬明二人,对着死党一通挤眉弄眼,显然是想让二人讲个人情。

察觉到张文眉眼间的异样后,房遗爱灵机一动,他虽然不想平白惹事,但之前受过的肮脏气确实要讨回来的。

怀揣着要出气的念头,房遗爱不等长孙津、萧敬明回应张文,便疾步走到了二人面前,脸上笑容满面,仿佛不曾记得之前所遭受过的讥讽似的。

“长孙兄、萧兄,今日小弟侥幸的中会元,心中不慎惶恐,改日想请二位兄台去到五凤楼饮酒压惊,不知二位年兄可否赏光一叙?”

长孙津二人见房遗爱有意打岔,自然也明白了他故意捉弄张文的心思,之前二人也或多或少羞辱过他,此刻明哲保身才是正理,至于嘴欠的张文自然便被他们当做弃车保帅的废棋舍弃了。

“好,改日一定叨扰会元几杯水酒。”

“改日小弟做东,请会元与长孙兄到五凤楼饮酒,会元一定要赏光前来啊。”

说过两句寒暄搪塞话后,长孙津二人转身挤进人群,灰溜溜的骂娘离开了。

见死党被“何足道”三言两语吓走,张文残存的底气顿时一抽见底,苦着脸望向房遗爱,拱手道:“何年兄,小弟一时嘴欠得罪了年兄,还望会元不计前嫌,与小弟讲个人情。”

当着白简和一众举子,刚刚得中“杏榜提名”的房遗爱不好对张文的求饶置之不理,强耐着性子问道:“张年兄何出此言?小弟并未与年兄为难啊?”

张文见“何足道”明知故问,暗啐了一声,强挤出一丝笑意讨好道:“少公爷要小弟滚爬到五凤楼,还望何年兄讲个人情。”

“哦?怎么,霸林要让年兄从贡院爬到五凤楼?”说着,房遗爱看了一眼候霸林,兄弟二人交换眼色,眸中尽是戏谑的目光。

惊慌下只顾着低头赔礼的张文,自然不会察觉二人的目光,不明就里下以为抓到希望的他,连连点头,“是啊,少公爷要小弟当街爬行,想来我的脸面往哪里放呢?”

听闻张文的话语,房遗爱背地冷哼一声,“你还要脸面?刚刚与萧敬明羞辱我时可曾想到过有今天?眼下萧敬明那小子脚底抹油溜了,日后我自然会向他讨回来,至于你就别想跑了!”

打定主意,房遗爱故作吃惊“哦”了一声,正色说:“那你就去爬啊,我可做不了少公爷的主。”

说完,房遗爱不再理会张文,转而走到白简身旁,拱手道:“总管,咱们还是让霸林和张年兄先行一步吧。”

白简长居深宫,对于旁人的热闹自然一百个愿意看,听闻房遗爱的话语,随即点头表示赞同。

见大哥默许自己这样做,候霸林奸笑一声,疾步走到张文面前,抬脚便朝他的内侧双膝踹了下去。

受到候霸林的外力,张文双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踹倒张文后,候霸林接着抬脚朝他身后踢了一下,得意洋洋的说:“走吧!”

接连两次受到侮辱,眼见求情无果,张文转而升起了动员大众为自己鸣不平的心思。

“众位年兄,想小弟也是今科第四名贡士,怎能受到如此羞辱,还望众位年兄给小弟做主。”

在旁看热闹的众举子,听闻张文委屈的哀告声,纷纷仰头看向天空或地面,任谁也不敢去搭理他这话茬,毕竟众人之前都曾经讽刺过“何足道”,眼下人家不来计较就已经是万幸,哪里还会有人敢去送上门去当出头鸟。

见众人对张文的哀告置之不理,房遗爱一阵恶寒,唏嘘,“适才他们可以转过头来讥讽我,自然也会对你使出同样的手段,一众墙头草平日称兄道弟还成,要是到了真正时刻还得看霸林这样的好兄弟!”

“张解元,愿赌服输天经地义,敢莫是想要赖账不成?刚刚白总管也曾做过见证...”

话说一半,候霸林挥了挥沙包大的拳头,凑到张文面前道:“莫非要咱托你去到五凤楼?”

对一众墙头草般的举子求救无果后,面对候霸林的威胁,张文叫苦不迭,只得含怒向前缓慢爬去,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还没等他向前爬几步,人群中便爆发出了犹如海潮般的笑声。

就这样,张文在前边爬,候霸林在后面催,房遗爱和白简反倒乐得看热闹,不疾不徐的跟在后面,由一队禁军护送着朝五凤楼走了过去。

张文所到之处,效果远超鸣锣开道,当今解元在长街爬行,这破天荒的场面谁曾见过?加上跟随在房遗爱二人身后的那一队刀枪明亮的禁军,闹市中行人早已退到两侧,怀揣着敬畏之心,观看起了“解元爬街、会元游街”的好戏。

经过这样一来,“何足道受罚八十板”的荒诞谣言不攻自破,非但如此,“御笔钦点何足道为会元”一事也在悄然间迅速传播,估计不出一天长安城便全知道了“何榜首变为何会元”的事情。

行走在闹市中,面对众人的拱手问好,房遗爱一律回应,面色要比往日更加恭谦,毕竟他那一个月的兵书战策可不是白读的。

就在房遗爱一边前行一边拱手回礼时,人群中一位身着杏色锦袍的倩影,陡然进入了房遗爱的视线当中。

看到倩影后,房遗爱身躯猛地一颤,定睛细看,那人不是襄城却又是谁?!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