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子曰:你不要什么都学我

房遗爱自知文章观点新奇,又见正副主考仓皇离去,心中一时骨寒毛竖,手掌触摸的后颈登时泛起了一层白毛汗。

就在房遗爱暗地后怕时,周围的举子们见两位主考同行疾步离去,出于好奇不由纷纷议论了起来。

“主考大人刚刚还在夸赞何榜首的文章绝妙,怎地看到策问篇就这样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策问篇乃是万岁亲笔所提,莫非何榜首的文章绝妙无比?主考大人才会视若珍宝,如此仓促的去到正厅商议去了?”

“没听到主考让人去请学士公了吗?策问纵然再好也不可能惊动老迈年高的学士公吧?”

“嗯,此言有理。莫非何榜首的文章有什么大不敬的地方?”

交谈间,一众举子各持己见,不过大多数都认为“何足道”的文章绝妙无比,只有少数几人认为他的策问篇触犯了忌讳。

面对身旁众人的猜测,房遗爱充耳不闻,眼下他一心心担忧着试卷上的内容是否触犯了忌讳,毕竟现代文科生的思想观念与古人的保守观念实为天差地别。

长孙津回头打量房遗爱,见其表情捏呆,嘴角微微上扬,暗想,“何足道捏呆愣神,想来是自知策问篇有不周之处。若是因此触怒了万岁的眉头,哈哈,小子!看你有几个脑袋够杀的!”

见房遗爱低头不语,不明就里的候霸林眉头紧蹙,饶是他不知晓策问篇的来历,但从众人的议论声中也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大哥?大哥?”一连两声呼唤,见房遗爱好似入定一般,候霸林情急之下伸手扥了扥他的衣袖,这才将房遗爱从入神中引了出来。

思绪被打乱后,房遗爱抬头望向候霸林,见小弟面色紧张,惊骇下竟自支吾了起来,“嗯?啊?”

候霸林虽然自幼长在军营,但在国子监这几个月的耳濡目染,也晓得会试非同儿戏,试卷稍有弊病便会招来灾祸,此刻见房遗爱好似呆傻一般,心焦下问道:“大哥,莫非你的试卷写的不周?怎地主考官都被吓跑了!”

听闻候霸林的询问,房遗爱一时语塞,他总不能说我是从一千年后穿越来的吧?到时候别没被唐太宗问罪,先让候霸林当疯魔附体给绑着送到庵观寺院里去。

有苦难言的房遗爱,面对小弟的好心询问,只得含糊搪塞了几声,心中的焦虑随着时间推移愈发凝重。

在贡院中央的高台前站了一会,一声铜锣声响起,差人们随即动身引领房遗爱等一众举子,缓步走出了贡院考场。

从贡院出来,失魂落魄的房遗爱只觉得身处大海之中,耳畔尽是惊涛骇浪,极度的惊骇下,竟然丧失了本能感官。

“会试大比乃是国家盛世,若是我的策问考卷上有一星半点的纰漏,恐怕就不是欺君之罪那么简单了。”

“唐太宗千古一帝,铁血手腕是出了名的。要是试卷触怒了他的心弦,到时别说吃棋子,就是吃石头都没用了!”

思忖间,房遗爱一边嘟囔一边行走,失魂落魄下哪里顾得上抬头看路,等待走到贡院门前的台阶处时,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忽的向前栽去,随即重重的摔跌在了地上。

长孙津等人正在看房遗爱的热闹,突然见他栽倒在地,不由轻笑一声,眸中尽是不屑、得意的目光。

趴在地上,房遗爱只觉得胸口酸痛难忍,恍惚间脑海中一片空白,竟自忘记了从地上爬起来。

见房遗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候霸林吓得大叫一声,连忙跑到大哥面前,伸手将他搀扶了起来。

将房遗爱搀扶起来后,见他目光呆滞面色惨白,候霸林又惊又怕,一边伸手为其掸去身上尘土,一边开口询问道:“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策问是万岁亲自撰写的题目,若是这张卷子出了纰漏,我该如何是好?不能夺得会元,长孙皇后岂不是会将我舍弃?”

饶是候霸林连声询问,房遗爱却独自沉浸在惊慌之中,对于身旁的情景哪里还有闲心去理会。

众举子走出贡院,先是见布衣榜首摔跌尘埃,又见他面色惨白目光呆滞,一时间全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张吓得正副主考“落荒而逃”的策问试卷。

“何榜首的策问篇莫非果真存有纰漏?怎地他竟被吓成这幅模样。”

“想策问乃是万岁亲笔撰写,若是榜首在此篇夹带纰漏,恐怕凶多吉少。。。”

“哎,文章写的再好又有什么用?不会审时度势也是枉然啊。”

猜测的言语中,为数最后一句尤为刺耳,众人的思绪被话语牵动,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手提考篮呵呵微笑的萧敬明随即映入了大家眼帘之中。

萧敬明跟长孙津站在一处,望向前方魂不守舍的房遗爱,眉宇间笑意呼之欲出。

见高士廉的两位高徒出言讽刺“何足道”,深知长孙、萧家与布衣榜首之间矛盾的举子们全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望向房遗爱的目光,神色也从敬畏、崇拜渐渐转变成了惋惜、失望。

“眼下试卷已经封存,待等考官翻阅策问篇绝对会流露出来,大家也不要胡思乱想了,等到试卷公布便知分晓了。”

此言一出,举子们纷纷点头,一时作鸟兽散,全都提着考篮忙着回家打牙祭去了。

长孙津、萧敬明缓步走到房遗爱、候霸林面前,望着灰头土脸、目光捏呆的房遗爱,二人嘴角俱都上扬,眸中阴鸷之色一闪而过。

等到举子全都离开贡院,候霸林见房遗爱还没缓过神来,心中愈发焦急,数次呼唤无果后,干脆将考篮挽在手臂上,双手抱起房遗爱,大步朝着秦琼府邸赶了过去。

如果换做往常,房遗爱并不见得会被吓成这副模样,可眼下参加会试一连九天全都憋在狭窄的考棚之中,整天看到的也全是试卷、考题,经过长时间的压抑,房遗爱的精神变得略微有些迟钝,此刻还没换过劲来,突然遭受到如此大的惊吓,这才会让房遗爱变得魂不守舍。

就这样,捏呆的大哥和着急忙慌的小弟,在长安城上演了一出大背活人的好戏。

候霸林生来毛躁,加上担心房遗爱的身体,行走在闹市面对挡路的行人自然会大喊大叫,瞬间便完成了从小弟到少公爷的转变。

一路行来,可乐坏了长安城的市井百姓,陈国公府的少公爷抱着布衣榜首穿行大街,期间不是破口大骂,两个大男人做出如此滑稽的举动,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好笑。

这边候霸林抱着房遗爱奔走慌忙,另一边贡院正厅内,正副主考与一众学士公齐聚一堂,对“何足道”的策问考卷开始了一轮酷似“群口相声”般的讨论。

潘正主考拿着策问考卷,率先道:“何足道的策问本官通读了数遍,其中观点过于激进,恐怕与我大唐的时政不符啊。”

刘副主考与潘主考本是师生关系,老师的话他自然第一个赞同,“不错,观点委实有些过于激进。”

两位主考发言过后,一众老学士公这才悠悠开了口。

“激进?想来我大唐立国不久,如果是良策的话激进一些也没什么。”

“不可不可,子曰循序渐进是为根本,不可贸然行事。”

“诶,先贤所说乃是根据当时时政,眼下我贞观年间与先秦却也不一样。”

“怎地不一样?子曰万物同气连枝,圣贤的话绝无错处。”

“先秦时至圣先师周游列国,齐楚秦燕赵魏韩各霸一方,圣贤才会说出如此言论。眼下我大唐天下一统,怎能以当年时局衡量眼下局势?”

“非也非也,子曰......”

“子曰:你不要什么都学我!老倌儿,你有点自己的主见好不好?不要什么都子曰子曰的,曰什么曰。”

“你这个人怎地出言如此粗鄙?真真有辱圣贤文章,子曰克己复礼为仁.......”

见一众学士公分为两派,且各持己见争论不休,潘刘二位主考对视一眼,尽都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这帮老学士公都快过百了,为何火气还是如此之大?还是速速将他们请走吧,别在气死在了贡院!”

暗自嘀咕一声,刘主考起身说道:“既然几位学士公都拿不定主意,那还是将何足道的策问考卷上达天听,请万岁龙目预览吧。”

说完,刘主考与潘主考率先动身,手持房遗爱的策论考卷,疾步去到大明宫紫宸殿去了。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