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摇唇鼓舌

见房遗爱应声,又观他表情惊骇,杜如晦心中有了底,望向房遗爱抚髯轻笑,却不曾言语。

见露出破绽,房遗爱暗骂一声毛包急躁,震惊下惴惴不安的站在原地,强忍着心中苦涩,强装出了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二人站在席间对视片刻,谢仲举和秦京娘便推门走了进来。

站稳身形,见房遗爱表情怪异,秦京娘眉头微皱,走到心上人身旁,轻声问道:“何郎,你莫不是受了风寒?”

“京娘,我。。。”望着神情关切的秦京娘,房遗爱叫苦不迭,无奈安慰道:“我身体无恙,京娘坐下吧。”

秦京娘生性爽朗,怎会看透情郎与杜翁之间的心事,点头应声后,便缓缓坐在了房遗爱旁座。

却是心思缜密的谢仲举,见房遗爱与杜如晦连连对视,面颊上尽是苦涩之意,心中不由暗自做起了打算。

端起茶壶,谢仲举假装为二人倒茶,期间轻声试探道:“公子,杜翁,你们这是?”

“没事,没事。”听闻询问,杜如晦微微一笑,捧起茶杯悠闲的品起了浓茶。

等待杜如晦的目光移走,房遗爱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立也不是,尴尬之下,只得捧起茶杯大口喝茶,用来掩饰心中焦灼和尴尬。

见房遗爱举止返场,谢仲举黛眉微皱,放下茶壶,轻声问道:“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面对谢仲举与秦京娘的两下对视,房遗爱有苦难言,将滚烫的茶汤饮下后,忙不迭的又斟上一杯,仿佛平生不曾喝过茶水似得。

杜如晦坐在席间,见房遗爱这般模样,嘴角微微上扬,道:“到底还是年岁小啊,虽然才华横溢,但若论老成持重却不及你父亲的百分之一啊。”

杜如晦轻描淡写的一番话,惊得秦京娘、谢仲举骨寒毛竖,望向房遗爱,眸中尽是惊诧。

此时的房遗爱像极了霜打的茄子,站在原地蔫了吧唧直发愣,支吾了半晌,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情急下再次大口喝起了茶汤。

望向谢仲举和秦京娘,见二人表情震惊,杜如晦抚髯暗想,“莫非这两个娃娃也知晓房俊的真实身份?”

几番思忖,杜如晦敲定心思,轻摇白瓷茶杯喃喃道:“贤侄,想你身为皇家驸马,怎地会落得冒名进入国子监?岂不知荫生恩科乃万岁恩赐开放,若是被人知晓,欺君之罪怕是要落实了!”

此言一出,谢仲举心间猛戳,已经落在的秦京娘也突然站了起来。

三人面面相觑,转头看向杜如晦,竟自没了半点脾气。

面对明察秋毫的杜如晦,房遗爱哭都找不着调门了,一番思忖后,只得踱步到杜如晦面前,躬身施礼,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叔父”。

见房遗爱侧面承认身份,杜如晦眉开眼笑,伸手指了指身旁的座椅,笑嘻嘻的道:“贤侄快些坐下,先吃杯水酒压压惊。”

说完,杜如晦示意秦京娘、谢仲举落座,接着起身走出雅间,明面是吩咐小二点才,实则是给出了房遗爱冷静的时间。

三人席间,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半晌也没人开口询问。

愣了约莫有半盏茶的功夫,生性谨慎的谢仲举率先开言,向房遗爱问道:“杜丞相是如何得知你的身份的?”

见谢仲举询问,房遗爱索性一股脑的将进门后的始末说了一遍,心想,“想来杜叔父与爹爹相交甚厚,倒不至于将我化名之事宣扬出去吧?”

得知始末,谢仲举杏眸含怒,狠狠瞪了房遗爱一眼,“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毛包脾气?”

秦京娘虽然心焦,但见心上人被“面瘫小太监”呵斥,心中顿时升起了怜惜之意,“贵差,想来何郎他并不是有意的,你就不要责怪他了。”

被秦京娘劝慰过后,谢仲举冷哼一声,坐在席间开始沉默起来。

“杜丞相识破房俊身份,眼下真实意图尚不明了,倒不如顺其自然发展下去,不到万不得已却也不能惊动皇后娘娘!”

拿定主意,谢仲举轻抿茶汤,深呼吸几口气,迅速将激荡的思绪尽数抚平了。

坐在席间,房遗爱左看看谢仲举,右看看秦京娘,苦闷之中长叹一声,索性捧着酒壶自斟自饮了起来。

杜如晦出门后,站在门外一边为房俊等人把门,一边对小二吩咐其了所要菜肴、酒水。

三楼上,一众文人见堂堂宰相竟亲自出门点菜,不明就里的他们,心中对“何足道”的怨气更甚了几分。

“哼,好一个狂妄的布衣榜首。不过是前日被万岁赏赐了龙衣、御马,转眼就摆起了架子来!”

“我听说何足道与长乐公主两情相悦,想来此刻他早就已经自认为是皇家驸马了吧?”

文人猜测、不忿的话语,无意间戳动了长孙津的伤心处,联想到自己那苦命的大哥,长孙津心生奸计,打定主意要火上浇油,将众人对房遗爱的不满,再行推上一层楼!

饮下一盏水酒,长孙津故意长叹一声,引人注目,接着喃喃道:“不瞒列为公子说啊,何足道当日在太白山的确胜过我兄长,但他不该在长乐公主面前搬弄是非,将我兄长贬低的一无是处。”

说着,长孙津苦笑一声,继续说:“大家可曾知晓长乐公主与我兄长早有婚约?”

“知道啊,我曾经听父亲说过,万岁为了长公主订婚一事,还在万花厅大宴功臣来着呢。”

“对啊,当日恰逢何足道在陈国公府上写下《侠客行》,此事我记得真真切切。”

得到众人回应,长孙津拍案叹息,恨声道:“只因何足道花言巧语迷惑长乐公主,长公主这才会与我兄长退婚。想订婚一事满朝皆知,何足道此举实则是在打我长孙家的脸面!”

见长孙津搬出阴谋论来评说“何足道”,一位生性秉直的文人摇头反驳道:“诶,长孙兄莫要如此。想这男女之事又有谁能说得清楚?何足道虽然性情顽劣,但一身才华却是有目共睹的。”

“兄台可曾想过,长公主女扮男装进入国子监攻书,何足道不明就里却是如何知道的?”说着,长孙津仰头喝下一杯酒浆,苦笑道:“何足道一定是买通了宫中内侍臣,这才会有目的的接近长公主!”

听闻长孙津的话语,一众文人才子面面相觑,他们并非国子监中的生员,对于李丽质与房遗爱相识之事并不了解,此刻被长孙津用话语绕来饶是,确是有些懵了。

几人交谈间,杜如晦吩咐过小二,转步进入了雅间之中。

望着杜如晦离去的背影,长孙津借此大做文章,道:“众位仁兄请看,杜丞相诺大年纪又是有病之身,何足道身为弟子怎能忍心让恩师外出奔波?何足道的金针法独步杏林,杜丞相久病在身怎不见他前去医治?而是单单为房丞相诊病?此刻想来何足道言语顶撞了房丞相,这才会转投杜丞相门下吧?身为弟子怎能酒醉后以恩师子嗣劣迹为话柄,用来怄气老师呢?!”

长孙津有目的性的中伤“何足道”的言语,说得众位文人才子心怀激愤,恨不能立刻冲进雅间与“何足道”理论一番。

“是啊,何足道既然医术高超,怎地忍心见恩师饱受病痛折磨?”

“搬出房俊的劣迹来怄气自己老师,想来这与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房俊纵然行为不端,那也是人家房府的家务事。何足道为何敢口出狂言?还不顾尊卑殴打从三品的银青光禄大夫!”

见众人的情绪被引动,长孙津窃喜一声,随即捏造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抛给了义愤填膺的醉酒文人们。

“几位可曾听过坊间谣传?何足道所做诗句尽都是跟随一位山野老翁学来的!”

此言一出,众人大感惊骇,望向长孙津的目光中狐疑占据了绝大多数!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