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龙灯会(三)

见与长孙润同行男子,出言唤停房玄龄,躲在席间偷眼打量的房遗爱心生狐疑,喃喃道:“长孙无忌与爹爹素来不合,他的子嗣唤下爹爹,想来一准没憋着好屁!”

听闻长孙润三人的呼唤,房玄龄脸上的笑意微微僵住,与杜翁同时回身,朝着三人打量了起来。

房玄龄生性喜静,往日过府的少年书生,大多是他的门生故旧,此刻见长孙润三人有些面圣,不由开口询问:“不知三位公子是?”

面对房玄龄的询问,长孙润清了清嗓子,伸手介绍起了同行二人的身份。

伸手指向三人中间那人,长孙润面带高傲的说道:“这是我十哥长孙津。”

“这位是宋国公萧瑀的胞弟,萧呈乾。”介绍过长孙津后,长孙润随即将萧呈乾的身份宣讲了出来。

得知二人身份,房遗爱坐在席间惴惴不安,暗想,“长孙津?萧呈乾?他们二人的父亲、兄长与我房家有些矛盾,难不成今日是来找爹爹晦气的?”

望向长孙津、萧呈乾,房遗爱面色一沉,抚髯轻吟道:“长孙无忌与我速来不合,前番因为何足道是我门生只顾也曾迁怒于我。而萧呈乾。。。爱儿当日醉酒轻薄襄城公主,想来他也对我颇有成见吧?”

趁着房玄龄抚髯低吟时,长孙津率先向前,拱手道:“房丞相。”

说完,长孙津转面看向杜翁,眸中闪过了一丝惊奇,“杜丞相?”

房玄龄、杜如晦虽然与长孙无忌政见不同,但他二人都是当世大儒,纵然与父辈有些矛盾,却也不至于迁怒到子侄身上来。

面对长孙津的施礼,房玄龄、杜翁微微点头,微微拱手用长辈对待子侄的态度,回了一声。

“原来是国舅爷的十公子,老朽这厢有理。”

“二位大人好,在下这厢有理了。”说话间,长孙津单单面相杜翁,反倒将面色温和的房玄龄晾在了一旁。

之前长孙润、长孙冲接连遭受“何足道”的痛打,长孙冲与长乐公主的婚事也因此动摇,而“气罐子”长孙澹更是被气的连番呕血,同胞兄弟接二连三在文武双全的何足道手中吃亏,这让长孙津潜移默化的将怒火迁怒到了房玄龄这位“何足道”的恩师的头上来了。

见长孙津态度怠慢房玄龄,杜翁不由对老友的遭遇有些抱不平,脸色微沉,冷声道:“长孙公子,若无有旁事,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长孙津虽然因为“何足道”迁怒房玄龄,但自幼处在长安的他,经过十几年的耳濡目染,自然对“房谋杜断”两位贤相有些畏惧,此刻见杜翁面色生冷,他心中报复之心也随即偃旗息鼓。

“如此,二位叔父慢走。”拱手辞别房杜后,长孙津转身不动声色的对萧呈乾使了一个眼色,准备用这杆枪头来找房玄龄的晦气。

得到长孙津的示意,萧呈乾大步向前,走到房杜二相身旁,拱手道:“在下萧呈乾,身居银青光禄大夫。胞兄便是宋国公萧瑀。”

说话间,萧呈乾眸子直对房玄龄,其中恨意溢于言表。

见萧呈乾走上前去与父亲答话,房遗爱心中颇为焦虑,对谢仲举嘟囔道:“贵差,萧瑀与我房家有些旧怨,眼下恐怕会对我爹爹不利啊。”

谢仲举十分理解房遗爱心中的顾虑,面对询问,轻声言道:“不用担心,房丞相身旁有杜翁在场,想来不会有事的。”

房遗爱后知后觉,加上杜如晦有意对他隐瞒身份,所以直到此时也不知道杜翁的真实身份。

“杜翁?杜翁到底是什么身份?好像跟我父亲是旧日老友一般。”

面对房遗爱的询问,谢仲举苦笑一声,暗想,“你不是自称是人家的弟子么?当日手谈长孙澹还拉出人家的名头来扯大旗,可天底下哪有学生不认识老师的?真真荒唐啊!”

见房遗爱不明就里,谢仲举唯恐他与杜如晦结交,到时引起李世民、长孙无忌的忌惮,所以开口瞒哄道:“杜翁应该是位告老还乡的大儒,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秦京娘自幼不喜红妆爱武装,面对这样的场合只能发呆愣神,见心上人面带焦虑,自认已为人妇的秦京娘转而捧起茶盏,递到房遗爱面前道:“何郎,不要如此着急。想来公爹经纶满腹不会有事的,先喝杯茶水吧。”

“好。”带着疑惑,房遗爱接过茶盏,躲在秦京娘身后,偷偷打量起了房玄龄几人的一举一动。

萧呈乾对房杜二人施礼后,转身望向房玄龄,轻笑一声,眸中奸诈之意溢于言表。

之前襄城诬赖房遗爱一事闹得满城皆知,萧呈乾虽然身为从三品散官,但却也自觉丢尽了颜面,此刻恰逢长孙津示意,不由壮着胆子讽刺起了房玄龄,“房丞相,听闻今日不曾上过早朝,莫非是得病了不成?”

此言一出,房玄龄面色微变,心中颇感不悦。

朝中官员都知道房玄龄前几日是被“高阳私通辩机”的谣言气病,此刻面对房玄龄个个隐晦莫深,却不曾想到萧呈乾竟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虽然心中不悦,但房玄龄自觉对萧家有些愧疚,这才不论房遗爱轻薄襄城一事的真假,出言尊称起了萧呈乾的官职品阶,“老夫前几日偶感风寒,眼下已经痊愈,劳烦萧大夫挂心了。”

萧呈乾对房玄龄的歉意并不买账,冷哼一声,语带讥讽的道:“房丞相说哪里话来,眼下长安城谣言四起,想来也是现世报啊!”

见萧呈乾怪里怪气,深知房玄龄患病原委的杜翁面色一沉,对老友说道:“玄龄兄,你我快去席间饮宴吧。想来待会菜肴凉了就不好吃了。”

房玄龄生性睿智,对“高阳私通辩机”更是视为家丑,敏感下哪里听不出萧呈乾的言下之意,此刻见老友出言找台阶,房玄龄强忍着不悦浮现出一丝笑意,拱手对萧呈乾道:“好,萧大夫,如此老夫先行一步了。”

萧呈乾打定心思要找房玄龄的晦气,哪里肯就此放任他离去,不过碍于官阶品级,他也不好强行留下两位当朝宰辅,苦闷下心生一计,大声说道:“哎,房丞相一代人杰怎地生出房俊这样的子嗣来?想来是家门不幸啊!”

烂柯棋馆本是文人雅士集聚之地,虽然坐席饮酒交谈,但声音大多都是窃窃私语,萧呈乾的话语一出,瞬间便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听闻萧呈乾出言辱骂自己,房遗爱心生不悦,若不是碍于房玄龄在场,恐怕已经冲上前用言语怼回去了!

不光是房遗爱,就连谢仲举、秦京娘、钟老头、白衣老者在场一众人,听闻萧呈乾露骨讥讽的话语,也不由为房玄龄抱起了不平。

房玄龄大病初愈,心事家丑被萧呈乾在众人面前宣扬出来,只觉得脸上发燥,恨不能回头与其理论一番。

见老友面色铁青,杜翁一把拉住房玄龄的衣袖,安慰道:“玄龄兄,莫要为了一桩空穴来风之事怄气,不要中了小人的下怀圈套啊!”

“是,如晦兄所言极是。”听闻杜翁的劝解,房玄龄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中激愤,二人缓步朝“何足道”所在席间走了过去。

将棋馆中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萧呈乾见房玄龄不为所动,愤恨下再生奸计,佯装出一副恭谦的模样,拱手道:“房丞相,关于辩机和尚的传闻长安城人尽皆知,还望房丞相放宽心啊。”

说完,萧呈乾唯恐房玄龄稳坐中军帐不为所动,接连说道:“在下曾听尤俊达提起,眼下突厥有兵犯雁门关之意,想来房俊一介纨绔,但愿不会殉职在边疆吧!”

在家丑与亲子安危的双重作用下,饶是城府极深、秉性恭谦的房玄龄还是动了肝火,激愤、心急下心血上涌,加上他大病初愈身体虚弱的缘故,向后踉跄退了几步,紧接着眼前一黑就此瘫坐在了地上!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