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面瘫小太监

碍于长孙皇后的旨意,房遗爱只得将谢仲举安顿在自己隔壁居住。

待等打点过日常所需后,房遗爱正想退出客房,却被谢仲举那冰冷的语调拦在了门前。

站在床榻前打点行囊,谢仲举冷声冷气的说道,“在下此番前来实为从旁协助何榜首攻书,还望日常凡事不要瞒着下官!”

听着谢仲举威胁味道十足的警告,房遗爱惶惶不安,站立在门口暗想,“什么从旁协助攻书,分明就是贴身监视!”

心惊过后,房遗爱拱手回道,“是,学生记下了。”

“皇后娘娘正等着《笑傲江湖》的续稿,若无要紧之事,榜首还是安心回房书去写吧!”

见谢仲举下了逐客令,房遗爱轻声退出客房,踱步走在秦府廊道间,安心,“这下我的日子可苦了去了!皇后娘娘派谁来不好,偏偏派这么一个面瘫的小太监来!”

返回自己房间,见秦京娘正坐在桌前若有所思,房遗爱愧疚之情更甚了几分。

缓步走到秦京娘身后,房遗爱轻抚佳人秀发,柔声道,“京娘,这几天让你受累了。眼下宫中派人前来监视,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离开,府中又要添双碗筷了。”

秦京娘见心上人出言安慰,察觉到其话语间的愧疚后,不由心头一暖,道,“何郎,奴家已经是你的人,秦府你就权当自家行走就是。”

相比李漱、李丽质,秦京娘对房遗爱近乎倾其所有,这份真情怎地能不令他感动?

将秦京娘揽入怀中,房遗爱心绪万千,相拥无语片刻,低头轻吻佳人耳垂,呢喃道,“京娘你真好。”

与秦京娘相诉衷肠后,想起之前谢仲举的话语,房遗爱返身坐在书案前,手提狼毫洋洋洒洒的书写起了金老先生的《笑傲江湖》的后续情节。

见房遗爱提笔挥毫,秦京娘坐在茶桌前,手扶下颌静静地望着心上人,眉宇间洋溢着的尽是幸福之色。

一直写到刘正风、曲阳双双离世,房遗爱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毛笔。

抬眼望去,见窗外日上中天,房遗爱坐在书案前打了一个舒展,刚想扬手捶打肩颈,却感觉后颈一紧,心有灵犀的秦京娘竟自为他揉捏按摩了起来。

“咦?京娘,自不曾离去吗?”疑问过后,望着眼前一沓厚厚的文稿,房遗爱猛地想起了之前曾答应房玄龄向何足道求墨宝一事。

“京娘,我写下一张字迹,待会你以何足道的名义去到房府交给父亲可好?”

说完,房遗爱取过新纸,提笔正在思忖写什么诗词时,耳畔便想起了秦京娘怯怯的声音。

联想起即将要独自面对未来公婆,生性爽朗的秦京娘脸颊一片绯红,怯怯的说,“何郎,去房府见丞相、夫人感觉好害羞的。”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再说我家娘子天生丽质怎地会丑呢?”话音落下,房遗爱奸笑一声,持笔在宣纸上写下了铁画银钩的瘦金体。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若有再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停笔望向书案之上,房遗爱突生壮志,遥望窗外景色暗道,“爹爹,孩儿有事瞒你实在有苦难言。待等孩儿金榜得中之日,一定为房家光耀门楣!”

将宣纸收好,亲手交给秦京娘后,见佳人脸颊羞色还未退去,房遗爱忽生邪念,突然伸手扣住佳人后腰,笑嘻嘻的道,“小娘子,你若再是这般娇态。为丈夫恐怕忍不到武科场夺魁那日了!”

见房遗爱一副登徒浪子模样,秦京娘唯恐损伤了手中宣纸,连忙私语道,“眼下正值午时何郎不要这样,要不...要不京娘晚上搬来客房居住...”

之前房遗爱不过是想出言戏耍几句,可眼见佳人欲拒还迎,他忽的邪火攻心,凑到其耳边喃喃道,“京娘,你我的小娇儿想母亲了。”

话音落下,不等还未出阁的秦京娘回味过来,房遗爱伸手揽起佳人,相拥坐在了榻上。

清楚房遗爱意图后,秦京娘将宣纸放到一旁,伸手抵住房遗爱,娇羞的说,“别...别这样,此时爹爹已经下朝回府,若是被撞见...”

之前在高阳哪里得过教训后,房遗爱对闺中私语很是忌惮,唯恐横生事端的他,轻声安慰道,“不要紧,岳父那里有卑人去说。”

说完,房遗爱不等秦京娘回应,伸手将床帏幔帐放下,眼望佳人春意更浓了几分。

秦京娘见房遗爱打定心思,芳心早已托付给情郎的她,随即放弃了推诿的念头,坐在床榻间低头不语,准备遂了心上人的心愿。

可就在帐中巫山风云渐起,鸾凤即将和鸣的刹那,虚掩着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条缝隙。

二人正在情浓之时,对于被推开的房门,竟自丝毫没有察觉。

谢仲举本是来向房遗爱讨要文稿的,见青萝幔帐中传来阵阵笑声,不由黛眉攒簇,接着正色冷哼了一声。

听到冷哼声,房遗爱心头一凛,原本任君采来任君择的秦京娘更是小鹿乱撞,伸手将心上人推到一旁,任由如何都不肯在就范下去。

见好事将成却在紧要关头被人破坏,房遗爱怒火中烧,翻身走下床榻,正想开口呵斥,却看到了面色有如冰山一般的谢仲举。

发现进门之人是谢仲举后,房遗爱如坠冰窟,迅速整理杂乱的衣衫,拱手道,“贵差怎来了?”

见房遗爱衣冠不整,谢仲举眉宇间尽是轻蔑之色,冷声说道,“我来寻《笑傲江湖》续稿,不知何榜首可曾写过了?”

“写过了,写过了。”房遗爱一边点头应声,一边快步走到书案前,伸手将笑傲江湖文稿拿了起来。

交接文稿,谢仲举冷若冰霜的对房遗爱说道,“眼下“二凤”正情系榜首,怎地你竟如此薄情寡义?”

此言一出,房遗爱羞的满面通红,他哪里不明白谢仲举所指“二凤”正是高阳和长乐二位公主。

“下官若将此事如实奏上,何榜首就等着花枯叶落吧!”说道花枯叶落四字,谢仲举饱含深意的朝罗帐之中看了一眼,威胁之意呼之欲出。

谢仲举说话之所以会如此隐晦,完全是因为她误以为秦京娘不晓得此事,这才会煞费苦心的从旁敲击房遗爱。

领会谢仲举话中深意后,房遗爱拭去额头冷汗,心中哪里还有其它杂念!

“是是是,学生记下了。”

警告过房遗爱后,谢仲举冷哼一声,手持文稿走出客房,忙着去向长孙皇后交差去了。

等到谢仲举走后,房遗爱心中惶惶不安,联想到秦京娘若因此事受到株连,他心中愈发自责,不停暗骂自己冲昏了头!

过了半晌,脸颊绯红的秦京娘这才走出床帏,望向房遗爱,杏眸中尽是娇羞之色。

“何郎,我先去二堂准备午饭了,你早些过来。”

对房遗爱丢下一句话后,秦京娘迅速跑出客房,之前谢仲举提醒房遗爱的话,早已尽数被她听到,深知房遗爱秘密的秦京娘哪里会不明白其中另含着的深意?

秦京娘走后,房遗爱呆站在房中,心中满是后怕,暗骂道,“这个面瘫小太监,自己不能行竟然还嫉妒我!活该你进宫!”

发泄过心中不满后,房遗爱接水洗了把脸,等到心情平复过后,打开房门径直去到二堂吃饭去了。

来到二堂,房遗爱原以为谢仲举会去到宫中交差,却没成想他此刻竟然端坐在了饭桌前!

站到饭桌前,望着端坐不语的谢仲举,房遗爱疑惑的问道,“诶?贵差不是要去交送《笑傲江湖》吗?”

面对房遗爱的询问,谢仲举面无表情的回道,“已经派人送去了,下官的差事就不劳榜首费心了!”

此言一出,房遗爱只觉头皮发麻,背后不又泛起了一层冷汗。

“已经派人送去了?难不成秦府中还另有宫中心腹?!”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