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灵药?毒药?

房遗爱虽然心中不悦,但也不好在众人面前失了礼数,随即拱手对平老道说:“原来是云台观的道长。”

平老道见房遗爱拱手施礼,心中不屑之意更甚,轻哼一声,“老夫潜心修炼四十载,也曾拜在孙思邈门下为徒。自认对歧黄之术还是有些研究的。”

得知平老道曾经跟随孙思邈学习医术,金甲童环、鲁明星鲁明月四人,纷纷开言称赞。

“原来是孙思邈真人门下弟子,怪不得生就如此仙风道骨!”

“药王孙思邈?听说他今年已经年过百岁了!”

“平道长,在下身体素有顽疾,改日一定登门叨扰。”

“平道长鹤发童颜,想必养气功夫也一定十分了得,今日观瞻灵药一事全仗道长了。”

面对众人的称赞声,平老道颔首点头,手中拂尘轻轻摆动,说道:“何榜首虽然文采卓越,也曾出手击杀突厥贼子。但歧黄之术乃是水磨工夫,榜首还是不要插手了,莫要看走了眼害了别人!”

听到平老道对房遗爱的评价,几位武将连连点头,在他们看来布衣榜首虽然名震长安,但岐黄之事关乎性命容不得马虎!

“是啊,何榜首就坐在一旁歇息吧。”

“何榜首武功卓越但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想必歧黄之术并不精通吧?”

见众人面带疑虑,坐在一旁的程咬金也暗自点头,说道:“何兄弟,你坐在老程身旁喝茶吧。观看西域灵药一事还是交给平道长吧。”

平老道见程咬金也开口劝慰房遗爱,脸上的不屑之情大增,“既然众位将军都请来了高人,那就请先观看灵药吧。”

说完,平老道轻抚颌下长须,手中拂尘无风自动,俨然一副得道真人的做派。

见平老道开口,另外几位分别站在几位将军身后的高人,纷纷向前一步,凑到小厮面前盯着木盘中的西域灵药细细观瞻了起来。

因为身处秦琼身旁,房遗爱并没有看到西域灵药的真实面目,不过从几位高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之前似乎并没有见过此类草药。

盯着西域灵药看了半晌后,几人面面相觑,脸上全都带有羞愧之色,异口同声的说道:“惭愧惭愧,我等不知。”

“哼!”见几位高人都看出西域灵药的来头,平老道冷哼一声,接着说道:“见识浅薄,这里用你们不着。下去吧!”

见平老道发下逐客令,几位高人面面相觑,在得到将军们的默许后,随即灰头土脸的走下了决明楼。

“无用的庸才!”见几位高人狼狈离去,平老道白了房遗爱一眼,接着轻摇拂尘,说道:“何榜首,请吧?”

见平老道的牛鼻子险些抬到脑门上,房遗爱大为不快,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他轻笑一声,说道:“还是道长先请,在下从旁学习就是。”

房遗爱恭谦的态度,令平老道十分受用,“恩,这便才是!”

说完,平老道缓步走出席间,踱步来到了手持木盘的小厮跟前。

低头望向木盘中的西域灵药,平老道脸上的笑意随即烟消云散,沉吟了半晌,抬头看着西域异人支吾的问道:“这是...灵芝一类?”

西域异人听到之前口出狂言的平老道所说的话,邪魅一笑,摇头说道:“死亡沙漠不产灵芝。”

得到西域异人的否定,平老道脸色微变,频频轻捻胡须,再次问道:“莫非是人参、何首乌一类的药材?”

见平老道连连猜测,俨然一副准备瞎蒙的架势,坐在一旁的程咬金一拍大腿,懊恼的说道:“哎呀,人家都说了。这灵药是从死亡沙漠得来的,你家沙漠里生人参、何首乌啊!”

“这个...”程咬金一席话,说的平老道老脸通红,呆站在原地一时竟没了主意。

平老道少年时曾跟随孙思邈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医术,孙思邈也曾让他观看过百草图,自认天下珍稀药材了然于胸的他,此刻面对西域灵药竟然吃了一个瘪子!

过了许久,见平老道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屁来,站在一旁的西域异人微微一笑,说道:“道长,莫非不认得此物么?”

之前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的平老道,自觉吃瘪,随即为自己找了一个台阶,“此物不是我大唐本土植物,老夫到不曾见过。”

西域异人见平老道吃瘪,嘴角上扬,接着朗声说道:“的确,此等灵药就是在我龟兹境内也极为少见。”

听到西域异人的话,房遗爱轻笑一声,暗想,“这位西域国的异人察言观色的功夫确实了得,难怪会随商队来到大唐。”

平老道虽然脸上无光,但出于好奇,还是不禁问道:“请问先生,这株灵药到底是什么草本?”

“这株灵药叫做轻水藤,是沙漠中简木的根茎树心。”

得知灵药的名称,平老道眉头微皱,随即问道:“轻水藤?何为轻水藤?”

“道长有所不知,简木乃是死亡沙漠特有的树木。其百年才能长成,成才后遭遇流沙转动随即淹没于沙海之中。历经百年腐蚀简木消磨殆尽,仅有根茎树心才能在沙海之下保存完好。根茎树心脱落之后,因为灵气十足所以能够漂浮在沙海之上。这才因此得名轻水藤,意思是比水还要轻盈。”

“哦,原来是此等含义。”听到西域异人的讲解,平老道连连点头,接着说道:“但不知如何才能判定,轻水藤中蕴藏灵气?”

“道长请耐心等待。”

见平老道将信将疑,西域异人微微一笑,随即对着西域商人招了招手。

得到提醒,西域商人唤人拿来一枚瓷瓶,接着放到了众人座位间的书案之上。

看着面前的瓷瓶,尉迟恭眉头微皱,脸上尽是不解之色,“既然是要验明灵药真假,你拿出瓷瓶做什么?”

西域商人察觉到众人好奇的目光,微微一笑,接着拱手说道:“国公请看。”

等到西域商人说话,西域异人伸手将轻水藤拿在手中,接着举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

听到西域异人所诵的词汇,房遗爱不禁心头一颤,前世曾经学习过古今中外历史的他,依稀记得梵文的发音与此刻西域异人所诵念的咒语极为相同。

“龟兹国的异人怎么会诵念梵文?难不成他们真的信奉佛教?”

就在房遗爱暗自猜测西域异人的来历时,诵念过梵文后的西域异人突然爆喝一声,接着手势迅速变换,随即单手成爪径直对着摆放在书案上的瓷瓶做出了一个抓拿的手势。

下一刻,令在座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是西域异人这隔空一抓,竟然将距离他十米开外的瓷瓶捏成了粉碎!

瓷瓶化为齑粉的刹那,决明楼顶层的大厅中一片寂然,几位久经沙场的名将面面相觑,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见在做众人尽都是一副惊诧的表情,西域异人缓缓放下轻水藤,轻笑着说道:“众位将军莫要吃惊,在下刚刚只不过是驱动轻水藤中的灵气外放,这才将瓷瓶捏碎了。”

“灵气外放?这果然是一株灵药!先生的手段也是极为高明的!”

“先生好手段,但不知这株灵药该如何服用?”

“先生雷霆手段,在下拜服!若能够学得先生这般手段,日后去到战场厮杀可不费吹灰之力取敌将首级!”

金甲童环、鲁明星鲁明月四人你一言我一句,言语间显然是将西域异人奉做了神灵!

就连见多识广、位居国公的尉迟恭、程咬金、秦琼三人,脸色也不由得微微变动,目光中惊骇之色一览无余。

“啪嗒!”

见识过西域异人的手段后,平老道手中的拂尘应声落地,看着跟前的西域异人,平老道目光中尽是崇拜之色。

“先生大才,小老儿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还望先生多多见谅。”

说着,原本傲视众人的平老道,竟然对着西域异人弯腰鞠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见轻水藤中的灵气竟然能够将瓷瓶化为齑粉,房遗爱不由有些怀疑,暗想,“灵珠草也算是上品灵药,但其中蕴含着的灵气只有在服下后才能发挥作用。怎么西域异人手中的轻水藤,单单仅凭灵气外放就能将质地坚硬的瓷瓶化作齑粉?!”

好奇之下,房遗爱不禁起身朝着木盘中偷眼观望,在他看清楚轻水藤的面貌后,心中不禁一阵惊骇。

只见小厮所托木盘中的轻水藤,通体乌黑发亮,形状像极了一只人形人参,难怪之前平老道在看到轻水藤后,第一反应就是将其当成了人参。

“一般灵药颜色多是青、白二色,怎么这支轻水藤会是通体黝黑?而且其中隐隐散发出了一丝污秽之气,哪里像是治病救人的灵药!”

想到这里,房遗爱悄无声息的看向了西域异人,刹那间,他赫然看到在西域异人的袍袖之中,竟然隐藏着一支血红色的竹筒!

发现血色竹筒后,联想之前西域异人默念梵文的举动,一个大胆的念头随即在房遗爱心中冒了出来,“难不成之前那阵将瓷瓶摧毁的真气,是从他袍袖间的竹筒内发出的?”

正当房遗爱怀揣心思盯着西域异人袖间的竹筒之时,西域异人感受到房遗爱的目光后,不禁回头朝着房遗爱张望了过来。

四目相对,西域异人不大的双眸中,竟然闪过了一丝类似毒蛇般的目光,接着他手掌微提,迅速将血色竹筒全部隐藏进了袍袖之中!

见西域异人举止怪异,房遗爱冷哼一声,心想,“果然有问题!”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