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漏洞百出的西域商人

来到长安北城,看着面前气势巍峨的决明楼,房遗爱不禁心生感慨,“盛唐时期的制造业竟然如此发达!”

见房遗爱望着决明楼发呆,秦琼轻笑一声,说道:“何兄弟,我们上去吧。老黑他们想必已经到了。”

说完,秦琼率先走进了决明楼之中。

见秦琼口中提到“老黑”二字,房遗爱心头微怔,暗想,“老黑?莫非尉迟恭也来了?”

上到决明楼顶层,还没等房遗爱来得及四下观望,一尊硕大的木质经幢随即进入了他的眼帘。

“木质经幢?龟兹国也信奉佛教么?”

就在房遗爱暗自感到诧异的时候,坐在大厅之中的秦琼,随即对他招了招手,“何兄弟,快来。”

听到秦琼的呼唤,房遗爱收起好奇,缓步走进大厅之中,几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随即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是在下的外甥,国子监何足道。”说着,秦琼对房遗爱使了一个眼色,说:“还不快来给几位将军见礼。”

见秦琼有意让自己结识几人,房遗爱连忙应声,接着依次对在座的几人拱手施礼。

一番行礼过后,除去早已和房遗爱相识的程咬金外,其余几位将军的姓名也被房遗爱探查了个一清二楚。

在座前来购买灵药的将军,大多都是初唐时有名的战将,金甲、童环、鲁明星、鲁明月,还有当年在玄武门诛杀李元吉的鄂国公尉迟敬德。

而在这几位将军身后则分别站立着一位随从,看样子应该是他们找来辨别灵药的奇人高手。

见房遗爱紧随秦琼二来,尉迟恭坐在木椅上翻着白眼上下打量了几眼,语气略带不屑的问道:“你就是秦老二的外甥,名震长安的布衣榜首何足道?”

见尉迟恭态度无力,房遗爱心中略显不悦,拱手说道:“虚传罢了,不足鄂国公一提。”

房遗爱恭谦的态度,却引得尉迟恭更加不屑,言语间的不屑之气更甚了几分,“哼,你现如今在长安城好威风好煞气啊。今早就连圣上都曾经提起你的诗句,风头好大啊!”

房遗爱不知为何会遭到尉迟恭的针对,面对众人注视的目光,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额...”

“老黑,你别炸毛儿!”见房遗爱被尉迟恭刁难,程咬金第一个站了出来,指着房遗爱得意的说道:“知道他是谁吗?”

“不就是一个穷酸文人吗,对了!他是秦老二的外甥。”说着,尉迟恭看了秦琼一眼,轻声嘟囔道:“不就是一个外甥吗?又不是儿子,神气什么!”

尉迟恭此言一出,房遗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位鄂国公是见秦琼因为自己出了风头,心中不服这才出言刁难的。

见尉迟恭表情不屑一顾,程咬金冷哼一声,说道:“哼!知道望月台上那个突厥狗贼是怎么死的吗?”

听到程咬金的话,尉迟恭喝了一口茶水,不屑的说道:“是被一位英雄少年一指戳死的啊!这件事是个人都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那位击杀突厥狗贼的英雄少年,就是你眼前的布衣榜首何足道!”

程咬金的话刚说出口,尉迟恭随即将刚刚喝下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再看众人望向房遗爱的目光,哪里还有半点轻蔑之色,取而代之的则是敬佩和惊讶。

见程咬金公然表明自己的身份,房遗爱有些吃惊,不由暗暗笑骂道程咬金果然是心直口快,之前还在秦琼府邸答应他不会将望月台上的事情传扬出去,可这才过了几天就当着众人说出了口!

“何榜首原来就是那位少年英雄,怪不得,怪不得如此器宇不凡。”

“早就听说何榜首文采卓然,没成想武艺也是十分精湛!”

“我听说那突厥狗贼一击将史大奈的右臂废掉,没成想竟然死在了何榜首手上,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面对众人的称赞,房遗爱连连拱手回应,“些许小事不足众位大人一道。”

就在几人交谈间,两名身着奇装异服、颌下赤色胡须的西域商人随即登上了决明楼顶层。

走进大厅,为首的一名西域商人拱手说道,“让众位将军久等了。”

说着,一名小厮手托木盘,木盘上遮盖有红色布匹,显然正是秦琼口中的西域灵药。

看着小厮手中的木盘,尉迟恭清了清嗓子,随即问道:“这就是西域灵药么?能治疗常年累月征战留下的刀疮箭伤?”

见尉迟恭询问,站在西域商人身后,一位面容怪异的中年男人说道:“众位将军,这不是都带来懂行的高手了吗。请他们一验便知真假。”

“恩?”尉迟恭见男人面容怪异,随即问道:“你是谁?”

见尉迟恭面带疑惑,西域异人轻笑一声,说道:“在下西域异人,曾在死亡沙漠历练三年。这株灵药就是我在死亡沙漠得来的。”

尉迟恭对着西域异人仔细观瞧,接着轻哼一声,十分傲气的说道:“西域异人?长得倒是挺怪异的。”

西域异人见尉迟恭出言侮辱,怪异的面容上阴郁之色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瞬,但却还是被暗中偷偷观察的房遗爱看了个正着。

交谈过后,西域商人对着小厮挥了挥手,说道:“把药材拿给众位将军查看。”

说完,西域商人伸手取下木盘上的红绸,接着对小厮使了一个眼色。

听到吩咐,小厮拖着木盘缓步走到众人面前,随即将木盘中的灵药展示给了众人观看。

趁着众人观看灵药的空档,房遗爱起身站立,走到西域商人跟前,说道:“敢问龟兹国也信封佛教么?”

说着,房遗爱随即伸手指向了位于大厅入口处的木质经幢。

“这个...”西域商人被房遗爱问了一愣,轻笑一声说道:“唐朝地大物博,这栋经幢是在下在洛阳白马寺购得。打算运回龟兹供人观看。”

见西域商人言语存有漏洞,房遗爱心中暗想,“将一栋木质经幢千里迢迢运回龟兹?自古商人重利轻别离,他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

就在房遗爱暗自感到异常的时候,西域商人拱手问道:“但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是哪家将军的公子?”

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房遗爱的直觉告诉他,西域商人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兜售灵药,这件事绝对有古怪!

想到这里,出于戒心房遗爱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转而说道:“在下贱命不足入耳,我是胡国公的外甥。”

“胡国公的外甥?”

得知房遗爱的身份,西域商人和西域异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随即闪过了一丝杀意。

尉迟恭见房遗爱出言盘问西域商人,原本就与秦琼不合的他,随即开口呵斥道:“我说那小子,你絮絮叨叨嘟囔什么呢?秦老二让你来帮忙看药材,你盘问人家家底做什么?”

见尉迟恭出言刁难,房遗爱心中有些不快,转而回到秦琼身旁,仔细观看起了木盘中的灵药。

就在房遗爱将视线刚刚转移到灵药上面的同时,一道苍老的声音,随即从尉迟恭身后传了过来。

“哼,区区一个竖子也敢在众位将军面前卖弄?”

听到声音,房遗爱下意识抬头望去,只见一位手持拂尘、须发苍白的老者,此刻正站在尉迟恭身后,面带不屑的看着自己。

见自己两次三番被无故针对,房遗爱眉头微皱,拱手问道:“但不知这位老先生是?”

平老道见房遗爱询问,手中浮沉一挥,颔首傲然说道:“在下云台观平道士。”

话音刚落,平老道继续说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一个毛头小子竟然也敢到此卖弄才华?”

听着平老道刺耳的话语,房遗爱冷哼一声,暗想道:“毛头小子?我有混元心经“岐黄篇”在手,任凭十个百个平老道恐怕也难追上吧?今天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敢当众口出狂言!”

喜欢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请大家收藏:()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