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信陵君府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傲剑王小米,此刻想起来学过的古文。信陵君府在王城一旁,可见魏无忌信陵君的地位和权势。食客三千的奢华和财力。

    不是所有的王侯有那样的气势和眼见,让秦国一直不敢妄动。文韬武略,计谋无双。

    独当一面,最为关键。

    可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天有不测之风云。······可是权利一直也是一把双刃剑,看在谁的手里面,怎么操作了。······

    马车行驶在大梁城中,无数的哨卡暗防,都一一通行无阻,因为是朱雀堂主燕无双的马车,顺利通行。

    天色快亮了,一路颠簸疲倦。

    却丝毫没有让两个人感觉不适,反而越聊越上头。相见恨晚的情绪,互相倾慕。有说不完的话题,聊不完的话语。

    “燕堂主是怎么成为信陵君的食客门人最佳人员?”傲剑王小米目的性很强的询问。也就是摸底排查的小套路之一。

    “因为饥饿。”朱雀堂主燕无双平静说道。

    “饥饿?······”傲剑王小米惊住。人性本能也是动物的本能。饿了,能够解释一切的动机和原因。活着,必须做点事做点有意义的事。

    “当快要饿死的时候,一身武艺也是无能为力,你不能偷不能抢,守住师父交给我们的底线,只能等死的时候,是魏公子大人信陵君出现了。有吃的了,你必须干活卖力。做的是为国为民,侠之大义。······我们朱雀堂的人活了下来,没有出卖灵魂和道义。所以我做的比他们都好,都努力。······”朱雀堂主燕无双泪如雨下。每一个人都有一段经历,都有故事。只是在某一个时间段,被拉扯出来,情绪失控。

    “燕堂主?···我····不应该问你那么多的,我···”傲剑王小米开始不知所措又开始结巴起来。面对一个哭的女人,你也无法,女人的眼泪也是一种武器。杀伤力极强,特别是对怜香惜玉的人,知冷暖解风情的人。

    “没事···我哭一下马上就好了,多久没有这样了。对不起···”朱雀堂主燕无双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失控,为什么在他面前会这样?放下所有的防备和警戒?自己的软弱和柔情都一览无遗?燕无双你可是女汉子啊,是堂堂朱雀堂的堂主啊,手下带着那么多弟子和亲兵,都依靠着燕无双啊,不能够有半点的脆弱和软肋,不能够······燕无双想了很多,狠狠擦掉了眼泪。最后一次掉眼泪,暗自发誓。首先一个人,是一个人就会有弱点,有弱点就会被打败。燕无双不能够败!······

    马车停了。

    信陵君府到了。天色微亮,黎阴来到。

    朱红色宽大的门,卫兵约莫一个小队十五六名,都是精兵强将。早已经恭候多时了,丝毫没有懈怠和疲倦。

    都是钢铁军兵的模样,对朱雀堂主燕无双和傲剑王小米毕恭毕敬。

    “燕堂主,一路辛苦劳累。信陵君大人等候多时了,在早课大厅,请!······”为首的将官高大威猛,丝毫没有半点架子和官威。

    “有劳周将军,早课大厅的路我熟,不劳引路,我们自便。”朱雀堂主燕无双还礼道。

    “请!······”周将军挥手卫兵让开道路,鞠躬指路。

    进了信陵君府的大门,见到巨大的风水石,上刻有:龙盘虎踞。可见信陵君府的霸气威严。四个字王者风范,霸气外露。

    穿过一段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到早课大厅,花了接近一刻钟时间。可见信陵君府的宽大和面积,低调奢华。

    早课大厅,更是华丽无比。上层建筑的战国风格,让傲剑王小米大开眼界,第一次来到信陵君府,感觉仿佛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目瞪口呆。修仙门的王小米和傲剑王小米是不一样的,思维记忆变了,身体不变,只是共用了元神和魂魄。而在现代的王小米身体一直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修仙门的王小米思维记忆一直在沉睡植物人状态,要等待战国的傲剑王小米的灵魂回来,才能够互换。这个就是穿越的代价和离奇事件。意识和认知换了,身体停留在了原处。等待着时机机缘到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见到了信陵君,才二十多岁的人。

    英姿勃发,神采四溢。

    中等个子,华服高贵典雅。人中龙凤也,一脸秀气和俊俏。

    “傲剑先生和燕堂主!信陵君有礼了!”魏公子首先施礼道。礼贤下士的精髓处处可见,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

    “魏公子大人!···久等了!···”傲剑王小米和朱雀堂主燕无双回礼道。依次坐下,在早课大厅里面。两名年轻貌美的丫鬟看了茶,退了出去。在大厅外候着。

    “一路风尘,一路颠簸。听探子回报,路上出现了意外和麻烦,骑兵总管吴将军毙命,原白虎堂主赵熊力逃走。”魏公子漫不经心说道。早已经把外面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

    “是属下办事不利,请信陵君大人责罚!”朱雀堂主燕无双连忙跪下请罪。

    “燕堂主何罪之有?快快请起!救了傲剑先生一路护送到了我府,有功何罪之有?伤应该好多了吧。”魏公子连忙扶起关心道。

    “伤无大碍,喝了傲剑先生的药酒,好多了。···”朱雀堂主燕无双羞愧道。魏无忌对外面的事,每一个细节都知道非常清楚。没有什么能够瞒住的,这个就是魏公子的厉害之处。

    “哦,···这样还是不行,去疗伤吧,我的医官早候着了,不要留下伤患和疾病。···”魏公子语气清淡却让人不可抗拒,带着命令的味道。还有和傲剑王小米的谈话内容的避讳。。

    “好!···”朱雀堂主燕无双躬身退出早课大厅。出门时候,看了一眼傲剑王小米。

    傲剑王小米假装视而不见。终于摆脱了这个缠人的小妮子!

最新推荐: 我在七零招女婿 | 恣宠 | 农门寡妻田园小药娘 | 重生八零捡破烂 | 重生八零:财源广进 | 随身灵市农女生活有点甜 | 金媒玉聘 | 王爷,将军又来提亲啦 | 赵默赵依仙 | 明月照东篱 | 拾箸记 | 直死无限 | 闲后保命准则 | 屠夫家的俏媳妇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甜 | 病娇Boss的小医妻 | 重生1982医女撩夫忙 | 侯门贵妾 | 长工家的小农妻 | 我在古代有超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