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魏无忌召见

    深夜,夜凉如水。阴月,皎洁如镜。

    此刻战国魏国的都城,大梁城。(今河,南开封。当时最大的都城之一。)在郊外的散仙阁,如今兵马入驻,约有六十多精兵,负责修仙门散仙阁的安全和防务。实则监督和镇守,术士总管李大人的精心部署。

    傲剑王小米勤奋练剑,夜里挑灯看剑,只为更上一层楼。

    三辆马车,一队约为20名的骑兵队,疾驰郊外的散仙阁,马不停蹄的赶来。

    “报!···信陵君魏公子大人骑兵总管吴将军求见!···”一名披甲戴盔的士兵传信而来。在散仙阁的庭院秋水亭报喊。神情紧张睡意朦胧的样子,突现紧急情况大汗淋漓。

    正在秋水亭练剑的傲剑王小米,把剑收起,入了剑鞘。

    “这个时辰?还来干什么?让吴将军去散仙阁会客大厅等候,我一会便来。”傲剑王小米吩咐道。

    “得令!···”士兵低头缓缓退下。

    在散仙阁的会客大厅,灯火辉煌。

    吴将军早已经等候多时,才见傲剑王小米缓缓来迟。

    “参见!傲剑公子!”吴将军恭敬有礼道。吴将军约莫40多岁,武艺高强身体硬朗无比。腰间佩剑华丽惊人有黄金镶刻玉石配饰。让人侧目惊叹,也只有将军级别才有的风范。

    “吴将军!深夜到寒舍,所为何事?”傲剑王小米问道。

    “是信陵君魏公子大人召见!”

    “哦,这般时辰?还让吴将军亲自跑?”傲剑王小米不解。

    “正因为如此,信陵君大人让我备了马车,带骑兵护送傲剑公子,传闻你们郊外散仙阁最近闹战事很厉害,死了几个要员,所以我不得不亲自来此。”吴将军解释道。

    “信陵君大人魏公子简直心细如发,仔细周全。礼贤下士,太客气了。还有情报也是一流的,整个大梁城没有他不知道的密事!···好好!···这就随吴将军走!···”傲剑王小米呵呵一笑。散仙阁有公孙小蝶在,也无妨。

    出了散仙阁的大门,一队骑兵相迎而来。多数人手持火把和马灯,整个路面如同白昼。

    三辆马车,吴将军和傲剑王小米坐中间的马车,前后有骑兵相卫,威严而整齐。骑兵小队首开先锋,疾驰而上路。

    “吴将军怎么弄了三辆马车?太浪费了吧,我们坐一辆就够了。”傲剑王小米感觉今夜不一般。

    “前后的马车是我的卫兵和术士专用,为了我们的安全太平,最近战事连连,秦国大兵压境,不得不小心谨慎了。傲剑公子多心了,我骑兵队的职责就是安安全全把傲剑公子送到信陵君府上。”吴将军连忙回应道。

    “秦国狼子野心,虎视眈眈。现在又大兵压境?······”傲剑王小米惊道。难怪信陵君魏无忌深夜召见,战事紧急了。而我又能替君分忧什么呢?修仙门在魏无忌的眼里面又是怎么样的性质和地位?一直没有跟公孙小蝶讨论和详细了解,没有做功课啊,出来丢人现眼了?

    “对啊,秦国现在越来越过分了,三年前修仙门就禀告过魏公子大人,说秦国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准备鲸吞天下,而当时魏公子大人还比较乐观,说不会的。···现在看来···你们修仙门的占卜和预言之术,太准了太灵了。······”吴将军佩服道。

    “原来如此,···”傲剑王小米阴白了,修仙门的预言和占卜之术,还有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可以预言上千年的事了,这个更加神奇了。还好都是自己的强项啊,内心有点惊喜了。相当有趣哦,自己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说也奇怪,你们修仙门的人现在···只剩下···”吴将军欲言又止道。很忌讳人家的痛处,难道是泄露天机遭到天谴?这个现在的说法很流行,在整个大梁城,魏国的都城里面七嘴八舌添油加醋的说法更加离谱。上百名弟子众多的修仙门凋落至此,是有点令人费解和猜测。前段时间,术士总管李大人又派兵和异能人士围剿和刺探,更加神秘莫测了。影子部队的四大面具挂了三面,都是万里挑一的精锐,都丧命于修仙门的散仙阁。所以现在大费周章,兴师动众。

    “吴将军,我们修仙门现在只剩有两名弟子,这个就是现实了,没有办法。修仙门的命数也。有些东西不能够强求强要,命数皆注定,改命逆天,代价很大。都会于另外的方式颠覆大家的认知和感受,修仙门主修仙道,注重延年益寿,飞升上仙,占卜预言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乱世护危,解救苦难。在国护主,指点迷津。······”傲剑王小米滔滔不绝的说道。不愧是写网文的高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可以编继续编。

    听得吴将军一愣一愣的,修仙门的弟子果真神神叨叨。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

    骏马嘶吼不住,骑兵骚动起来。

    颠簸停顿,一切充满变数。

    “怎么了?!···”吴将军首先下了马车。骂骂咧咧起来。

    “将军大人!···不好了!···前面有马车挡道了,而且都是几个白衣服是穿孝服麻衣的赶马车的人,只有···服丧出丧的才···现在是深夜,太诡异了吧,···前面的先锋骑兵都不敢走!···好像被定住了似的!······”一个骑兵赶奔过来禀告。

    “什么鬼东西?老子在战场杀了多少人?你知道吗?我的骑兵会怕几个赶丧的?敢挡老子的路?简直找死了!······”吴将军怒骂道。准备冲到前方看个究竟。

    五个骑兵先锋,五匹高头骏马。

    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雕像?太诡异了吧?

    还在郊外的一出密林弯道,夜黑风高。几个拿着火把和马灯的骑兵在后面不敢向前,先锋不动,必有蹊跷。

    吴将军抢过火把,越过骑兵先锋。

    前面不远处,估计大约有六七辆马车,都是白马白车和穿白衣孝服麻衣的怪人?!还有拿着白色哭丧棒的人?!着实吓人瘆人!!

    “你们都是干什么的?敢挡军爷的骑兵?该当何罪?!······”吴将军大叫起来。

    “吴将军别来无恙啊!”为首拿着白色哭丧棒的怪人首先发话了。看来是认识吴将军的人?故意在此围堵?

最新推荐: 我在七零招女婿 | 恣宠 | 农门寡妻田园小药娘 | 重生八零捡破烂 | 重生八零:财源广进 | 随身灵市农女生活有点甜 | 金媒玉聘 | 王爷,将军又来提亲啦 | 赵默赵依仙 | 明月照东篱 | 拾箸记 | 直死无限 | 闲后保命准则 | 屠夫家的俏媳妇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甜 | 病娇Boss的小医妻 | 重生1982医女撩夫忙 | 侯门贵妾 | 长工家的小农妻 | 我在古代有超市 |